本帖最後由 q900627 於 编辑 调教娜娜(2) 森从袋中拿出来一件黑色内裤。「本来想要晚一点再拿出来,但是看到你的 身体,马上想让你穿上。」 接过来之後,胡丽娜看了吓一跳,现在手上拿的,有附一根塑胶的小管子, 说小也有男性左右的尺寸。 「这个滋味如果你过後,你会欲罢不能的。」 望着胡丽娜的森,重重地将胡丽娜从胸部,大力地抱着。 「喂!快穿吧!」另一手,在无防备的腿间,游走着。 啊!啊! 通过长腿的根部,穿着附有男根的内裤,在腿间前後地搓动着, 那种压迫感,超过想像。 这种好像与性交爱好者的美人奴隶十分配合! 森望着闪着光亮清纯美的 裸体美女,身穿着一条黑色内裤。 这种刺激与全裸是不同的,胡丽娜也奇妙地感到羞耻而兴奋着。 「喂!来试试!」松崎按上开关。 前面的粗管子一振动,胡丽娜发出想像不到的声音,两脚紧闭着。 「嗯嗯!不行了!」受到想像不到的冲击,胡丽娜也快忍不住了。 「如何了!小性奴!」不意地将开关切掉,森在胡丽娜的背後发出了声音。 「喂!站起来,今天一整天就穿着这个吧!只要你略略动一下,就会有刚才 那样的感觉,你就练习到习惯为止吧。」 胡丽娜站了起来,森又按了开关。 「呀!呀!」咬着牙,胡丽娜忍受着冲击,之後数秒,膝盖也就略略的颤动 了。再如何受挑逗,腰也不动的,大概受到了十来次的攻击之後。 森取出了黑色塑胶皮带。首先将胡丽娜的胸部结实地绑着,接着腰也绑上了, 再一条通过脖子再穿过胸部再与腰部的皮带连接,剩下的穿过两腿之间在背後固 定。 ``` ``` 胡丽娜坐在森的车上,朝学校方向开。 在满是编纹的超迷你裙上,森伸出了手,在那丰满的大腿上爱抚着。 「把上衣脱掉,两手绕到後面。」 「要做什麽呢?」 「别问了,如果想要口交的话别出声照做就是了!」 森都那样说了,胡丽娜不敢抵抗。 将手绕到後面,森一样的绑上了黑色的皮带。「好了,走吧!」 森下了车,也叫胡丽娜下车,且将外套披在她的肩上,手被反绑之事,从外 观都看不出来。 被森牵着,朝向高楼街走去,许多男子都望着迷你裙下,伸展的曲线美及充 满智慧、优美的胡丽娜的脸。 「如果要带着散步的话,还是要像你这麽淫荡的美女。」 森用手揽住了腰,且紧紧靠着,用双手从迷你裙一直往上抚摸着。 胡丽娜脸红了,但是被梆的手,又不能动。 森马上又要将迷你裙卷起来,接着黑色的内裤露出的一半屁股。 「别这样,被人看见了!」胡丽娜将脸靠向森的肩膀,小声地要求着。 「你不会在意吧!我是想小性奴你有这个需求吗?」 用手拧屁股肉,胡丽娜混身颤抖了起来。 「求求你,主人,可能随时都有人会出来。」 「知道了,我有重要的工作要做。」讲完了,森走上了陆桥。走到了楼梯上。 「在这里慢慢等,我要努力去工作了!」 「主人,不可以,请别走!」胡丽娜请他拿掉手中的皮带。 「何必,我马上回来,你一个人先乐一下吧!」 森将那开关开了,那管子开始动了。 「啊…」久候的冲击,让胡丽娜有种坠落的感觉。 「别被别人查觉喔!」被森一说,胡丽娜又咬紧了牙,忍着。 「十分的性感喔!等我回来,一定会带来你最喜欢的东西。」讲完这话,森 便下了楼..... 一个人独处时,心想着,身体上被绑着塑胶皮带,而路过的人,都望着那超 短迷你裙。 管子的冲击虽已习惯,但取而代之的是今早那种数度而不停止的猛烈冲击。 那管子的振动,让那二腿根处的花蜜,慢慢的泌出,而二腿的颤动也阻止不了那 种喘息。再加上,因为站在楼梯的第一阶,所以从下面上来的人,虽厌恶也眺望 着那根处的大腿。超迷你裙虽好,但是仍不能隐住胡丽娜的大腿最深处,男女的 眼睛,都逃不过地想望望。 当森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二个小时了。 「主人,我已经忍受不了了!」 「知道了,但是说好了,要送你最喜欢的礼物。」森又挽着胡丽娜的腰下了 楼梯。 胡丽娜想着可能会带她到饭店休息,但是森所选的却是小巷子内的纯茶。 坐到椅子上後,森的手马上就伸到超迷你裙下去摸那大腿。 「嗯…」仅是这样的动作,胡丽娜就受到甘美的痉挛的侵袭。经过了一个小 时,燃烧的火焰更感到强烈。 「将双腿再开一点!」森将手压了进来,将胡丽娜美丽、充实的大腿左右分 开。 「啊…」虽然是间接的,但是受到男人的爱抚,胡丽娜全身的血都沸腾起来。 服务生走过来,胡丽娜两膝紧闭,全身变得紧张。 「别动,别怕,我要可乐!」森的手仍如薯饼般的柔软,在胡丽娜的大腿之 间游走着。 身材高眺的服务生,将水倒入玻璃杯中,放在桌子上。 「嗯!嗯!可乐与咖啡。」满脸通红的胡丽娜轻声地说着。 那位服务生走了之後,森轻搔胡丽娜的耳朵。 森用手脱掉胡丽娜衬衫上的扣子,且左右将衬衫打开。虽说是在昏暗的店内, 但是随时会有人出现的冲击,让胡丽娜十分的战栗。 并不是只有裸露,而是被绑着黑色松紧带的左右胸部,被绑在正中,且乳头 朝向上。 「长得美丽,皮肤又美,臀部也有成熟的魅力,像你长得这麽可爱的女生, 在这时代已经没有了!」。 从走道上,有一位年轻的男孩,满怀好奇地望着他们。 (不要看我们…) 心中虽然如此恳求着,但是身体却受到奇特的冲击,使得气氛更为燃烧了起 来,令人喘息。 在森的掌中,那如处女般湿润的乳头尖端,都给欲情的火焰所染着。服务生 拿来了可乐及咖啡。 胡丽娜从胸中叫了起来,想拿衬衫挡住胸部,但是森仍很坦然地将二个乳头 交互地搓揉着。 「衬衫也脱了吧!」 胡丽娜用颤抖的指尖,将衬衫从肩头脱下。在此纯茶的恋人,上半身裸露的 并不是没有,但是像上半身,如五花大绑的裸露着,比裸露着更为淫贱。 森轻靠在沙发上。 超迷你裙被卷起,内裤被看到一半的事,完全已不在意,胡丽娜的上身,已 经都倾向森的身上。 在超迷你裙的深处,二条大腿间的根部,吸吮着的,流出来的是那倒三角的 花丛所溢出来的甜美花蜜。 「可以结束了,我不是你的嘴巴,那麽喜欢臀部。」 擡头起来,舌头离开时,仍流着唾液的线,瞳孔中仍含着泪水,伸手拿起了 衬衫。 「不必再穿了,就在外面而已。」 森将衬衫拿开,胡丽娜的双手又绑到後面,再将外套披在肩上。 「走吧!」森抱着胡丽娜的肩,走出了纯茶。 外面的明亮,刺痛了两人的眼,此时刚好是午休,街道上都是上班族。 与他们交身而过的人,都会交头接耳,低语着,也盯着胡丽娜的胸部及大腿, 似乎要去舔他们一样。 人们那种刺眼的眼光,胡丽娜身体深处所涌起的那种欢愉,完全是视若无睹。 在人群之中,她不觉得自己美丽又兼备才能,而虽然是剥夺了羞耻心及人格,但 是在心底深处,到今天为止,才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慾一口气地喷出来。 森带来的地方,不是饭店,而是电影院。 「主人…」胡丽娜不安地开了口。 「这种地方,是很适合你这种小性奴再度燃起慾火的。」 森买了票就进入了戏院。 (为什麽都在这种地方) 正这麽想的时候,客人们陆续地进入了暗黑的馆内,上半身裸露的胡丽娜, 此刻的情绪,又开始摇晃起来。 「寂寞的臀部,小性奴!」虽有黑色内裤包着,但是森的手如揉扭般的爱抚 时。 「啊!啊!」 仅是这样的声音,在超迷你裙之下如布丁般的皮肤,左右,再前後般的被摇 动起来。 「你的臀部像如此般的演技,实在是性感,而且是淫乱!」 在耳边轻语後,这些话语让胡丽娜身体中喷出了花蜜了! 「请求你!快一点!」胡丽娜已语无论次了。 「我知道,但是在那之前,先让我到厕所去一下,之後我再让你有意想不到 的快感。」 「请别留下我一个人!」 「没问题,你还有这个…」森按了摇控器。 「呜…」响遍了脑门,那甜蜜的冲击,贯穿了胡丽娜的全身。 森从侧门走出前,偷看了胡丽娜,只见她握了扶把,必死地咬着牙。 从早上到现在没有休止的爱抚与执拗的责备,胡丽娜的身体已达到极限。 再怎麽忍着,腿间的管子,包着丰满的屁股,淫乱却没有停止,随着流出的 花蜜,也伴随着甜蜜的哭泣。 背後的门打开後,走进了一位中年男子,胡丽娜吓了一跳,慢慢地走进了, 那位客人望了胡丽娜的姿势,半天没发出一点声音,只盯着看。 胡丽娜的另一侧,最後列坐的大学生,看到中年男子的样子,也留意到了胡 丽娜。 (主人,请早一点回来) 但是等了又等,却没看到森回来。 此刻,中年男子,看到美丽又全裸的性感身体,有一种想去舔一下的冲动。 刚才那位学生,还有他前面的中年男子,也都移向了胡丽娜。 但是不能够忍受的是,那全身性感愈变愈强烈,双腿之间的管子,那官能的 火焰不停的燃烧着。 已经没有办法站起来,那三位客人望着如此的胡丽娜,更浮出了兴趣! 电影院中的光线愈来愈暗,胡丽娜觉得羞愧,脸掩入了腕中,全身如被火烧 了一样。胡丽娜的背後伸出了手来,去接触那胸部。 (别!别这样) 准备叫出来的那一刹那,但是胸部被手抚摸到的瞬间,那种强烈的愉悦。 胡丽娜叫了起来。 这是何等的快乐呢!对方是谁都不知道的色狼。 被松紧带紧绑而出汗,弄得皮肤发出光亮,被绑紧了,没办法抵抗,让对方 快意地揉着那胸部,那屈辱,却让胡丽娜扬起了被虐待的心。 男子用单手握住了胸部,且用指尖贴着乳头,另一手卷起了超迷你裙,揉扭 着那白色的屁股。 男的手,轻轻揉着美丽的高二学生的臀部,而顺势将往那腿部的深处。 「呜!住手!住手!」 「抵抗也是无用的。」 「如此迷人的臀部令人看了,也会忍受不住的! 森出现了。 「来!站起来。」」 将胡丽娜朝向客人,森将松紧带往外拉。穿着细带凉鞋的胡丽娜,白白裸裸 的一身,那丰满的双峰,客人们,都盯着傻傻的。 接着,从早上一直穿着的黑色内裤被脱了。 呀! 还有余的羞耻心,被脱时,一点儿抵抗的能力都没有,森将她脱了下来。 客人们,眼见着从修长腿部脱下的内裤,竟附着巨大的管子。 「性变态!」「花痴!」的小声地自言自语。 「如此的发浪,身为高中生,不觉得羞耻吗? 森边说着,用双手抚摸着双乳,揉着、揉着。 「我们来看看她的身体!」 「呀!别这样!」 「只是被看,就湿成这样,等待被摸已经很久了吧!那请各位来帮忙一下。」 森压着她,把胡丽娜移向客人们。 锁着双眉的胡丽娜,现在被人用吞食的眼神看着,全身的血已经都喷出来了。 「请!请摸我一下!」颤抖的声音,却明确地告诉大家。 但是男人们,面对着胡丽娜那美色而来的威压,都无法出手。 仅是胸部、臀部的丰满,并不能说是性感,而手脚又修长,手、足又端正有 气质,加上柔软的秀发,有三分之一的脸被挡住了,但却显出一级棒的优雅而又 有魅力。 …… 那如魔性般的日子,电影院以来,已过了一个星期了。明天晚上,父母将从 国外出差回来。从电影院後,胡丽娜的身心都十分的疲惫。 这种被命令的事,在电车上,将裙子卷起来,露出屁股。 此外每天晚上洗澡时,都得如三温暖中的女子,做相同的服务。 洗椅子、洗垫子,不管是手脚,从手指开始到肛门的洞都舔过了。 但是令人担心的是,在胡丽娜的身体之中,被虐待的喜欢,并不是仅止於耻 辱的时候,只要摸了屁股,股间就会流出那种湿润。 愈接近父母的归国之日,森责难更为厉害,胡丽娜的身体更变得成熟。 「很想要把这家夥拿开吧!」森拿出贞Cao 带的钥匙。 「我知道了!」将裙予卷往臀部的上方。耻辱感是没有办法压抑的。 「还是小性奴的臀部最棒,而这样的贞Cao 带,如此合适的臀部,别的地方 是没有的。」 走到餐厅,森拿了椅子坐下来。打开冰箱,胡丽娜自己不敢喝…… 打开瓶盖,倒在森手中的杯子。 边说着手摸着裙摆,从大腿往上摸,贞Cao 带。 「呀!」一下子弄倒了啤酒,「对不起!」胡丽娜拿着抹布擦着桌子。 看到紧张,优美的侧面,森摸着那有肉的屁股。 「我们再喝一瓶後,就开始办事!」森对着步向冰箱的胡丽娜说着。 森将胡丽娜裙子剥掉。 「喂!胡丽娜,酒!酒!还有做点下酒的小菜。」 所以全裸且羞耻姿势的胡丽娜,倒酒给森,锁着贞Cao 带的臀部,就好像是 自己的桃子一样。 「好吧!开始吧!」讲完,领着胡丽娜进了寝室。 「来!把剩下的衣服脱掉!」 在床上放置着袋子,森拿出了道具排成了一列。 「手放到後面!」边说着,很粗野的将胡丽娜的手腕绑起来,用绳子紧紧的 绕了二圈。 「躺到床上。」森将胡丽娜推到床上。将贞Cao 带拿开,从足踝将胡丽娜的 脚好好的绑住,将身体二部份地折着。 弄成这样子,这是想做些什麽呢?望着森,胡丽娜脸上露出不安! 「啊!」叫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胡丽娜的身体仰躺在床上转动着,当然被绑 的下肢,那丰满的大腿被大胆的大角度地张开,花丛顶处那是当然,开发的新感 性带,还有那小花蒂都给堂堂的看到了。 「不要!不要!」 单手摸在大腿的森,将那塑胶的栓松开,说是栓子倒不如说是大粗根的男性 男根来的恰当。「今天我们不再擦乳液了,我用唾液来帮你擦。」 讲完,森朝着大腿的根部,将头放入,发出声响的吻着被唾液弄湿的花丛, 再用手指去摸。 「啊!啊!别这样!」如同着魔一般的叫着,胡丽娜身体颤动着。此时的胡 丽娜那处有些微刺感,花园虽儒湿了,但身体中却燃烧着异样的光与热。 「喂!这样子,你爽吗?」边说着,那二十公分长的管子,一公分一公分地 伸入。 「不要动!」森用尖锐的声音命令着。「否则弄伤的话,我是不管哦!」 胡丽娜全身停止,静静地等着。 「好久没有洗肠了,期待吧!哈哈!」当温热的药水流入那肠中,那种感觉 让全身的紧张都解决了。 「如何!久违了的感觉。」 玻璃瓶中放着二百五十CC的药水,森望一下胡丽娜的脸。 「好难过,早一点将绳子打开好吗?」隐藏住狼狈,胡丽娜的声音痉挛的叫 着。 「喂!!刚开始而已,别一直鬼叫鬼叫的!」对胡丽娜的叫声全然不放在眼 里,又继续灌肠。装着五百CC的水,去掉一半。 「休息一下,还剩一半!」 「如果要洗肠的话,一次解决好吗,主人?」 在床上的森,对绑着紧紧的胸部,用手掌去揉搓着。「如何!你不想吗?如 果你开口,我则如往常地吸吮你的乳头。」完全与处女一模一样,淡色幼嫩的乳 头,用指头转着,用嘴去吸着。 「啊…」胡丽娜受到了快美的感受,想像不到她哭了起来。眉根深锁的污辱 感,胡丽娜都呜咽了,对於那唇,森已是着迷地压上去。 「嗯!」边吻着边再洗肠。 森手上的玻璃瓶,忽高忽低地流入那水。 这次胡丽娜发出高昂的声音,发出呻吟的声音。 「呀!已经承受不了了!」美貌上泛着苍白,汗水中叫出悲痛的声音,如同 一幕背景音乐。事实上,如此洗肠的苦痛边喘着气,高中女生的肉体,被唇吸着, 揉着乳房,边动着,无法想像的快感,燃烧着,燃烧着!「求求你,我想去厕所, 已经忍不住了!」 已被灌了约一千CC左右的液体,异样的火热与昂奋袭击着。 「还早呢!已经一个月没有洗肠了,如果不乐一下的话,不是太可惜了吗?」 讲完将手中的开关,如热水般的液体进入了花间狭处。 接着森舔着乳房,又用双手揉着乳头,管子又在那里抽动着。 全身已变得全散了,那令人慌恐的愉悦,胡丽娜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着。刺 痛的感觉,快融化般的快感,那种如同通往地狱的快乐。胡丽娜泛青的脸孔,看 着将管子律动停止的森。 森将胡丽娜的足踝的绳子解开,在地毯上放着报纸,从浴室中拿出了洗面盆。 在报纸上将洗面盆放上去,拿到这塑胶袋的黄色容器。 森将手放在躺在床上、汗流如注、全身栗动的高二女生的肩上。 「自己上吧!还是帮你忙呢?」 上身站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办法站直,他们才像抱小孩尿尿似的,两膝往後 弯曲着。就这样,抱到洗面器处。 「好了,可以轻松一下了!」 肠的内膜,有着异样的感觉,胡丽娜呻吟着,但是在那花瓣之中,仍有着那 管子。 森将後面的绳子解开,倒在床上,用肛门扩张器来调。那种冷冷金属的感觉, 使胡丽娜发出了抽动的声音。 「受过调教後,变成如何?来检查一下。」讲完,森将扩张器握着,如鸭嘴 般一点一点地撑开。 「呜!好痛!好痛!」胡丽娜被弄得悲痛不已,狂乱的头发散了一脸。 「我觉得你的颜色好,宽度也够,柔软度也好,太棒了!」森的眼睛闪着怪 异的眼光,看着肛门扩张器里面。 吞着自己口水的森,看着胡丽娜的身体,握住扩张器,左右地摇晃,自得其 乐的摇着。 「小性奴真的是美人胚子,甚至屁股的屁眼,都如此的漂亮,如此这般,你 的感觉如何呢?」 「呀!呀!很痛呢!请饶了我吧!求求你,别再那样了!」 「这已是最後了,胡丽娜你会不会後悔自己身为女人?」 「嗯…为什麽那麽…为何要这样虐待我…」想像不到的低着眼睛,流着眼泪。 「这些都是你长得太美丽了,人有气质,而招惹来的!」说完,两手按住胡 丽娜的双颊,野蛮地用唇压着她的唇。 「跪下伸出双手来!」 跪了下来,伸出双手,在手腕上上了锁。 「这一个,你自己扣在腿上!」 还有一个脚铐,胡丽娜自己扣上了双脚。 接着,锁在脖子上的锁,扣好之後森站了起来。 「好了!来!」用手将铐拉着。 脸四处望着,胡丽娜尾随着森之後,床上有四个铐环。 手脚上的锁在地板上发出磨擦的声音,讨厌却了解到自己被放在那个定位, 但是胡丽娜体内又提起了妖媚、甘美的兴奋。走到房间中央,天花板的滑车垂下 来的条,将两手锁在那条上,就这样子被吊着。 「喂!这是你最喜欢的!」 森手中拿着电动管子,将被吊着的胡丽娜,由插入私处。 管子那端令胡丽娜的身体弹了起来,声音也高了起来。之前涂的乳膏,浸透 到体内,最敏感的二个性感带,又甜,又痒、又感到疼。管子尖端,又压到那阴 道中。伴随着耻辱感,胡丽娜在感觉上又摇动了起来。接着,管子在那当中轻轻 的擦着。 「啊!啊!」花蜜已无法阻止的一直流出来,胡丽娜按捺不住的将下肢打开。 「已经湿成这个样子,胡丽娜你是何时变成这样子?」 「这就是你最喜欢的。」拿出以前每天穿的有一支jj的黑色紧身内裤,且穿 上。 「很适合你这种狗猫般的奴隶,今晚都穿着。」讲完,按上遥控的按键。 「啊!啊!」胡丽娜望着天花板,展出白色优美的裸身。 一个月的时间,胡丽娜自已发现,自己的欲情,此瞬间,如果一点火,一定 是烧了起来.... 「别这样,请饶了我吧!」美丽的头发都乱了,如幼童般地哭着。 森拿起皮鞭,左右的打着那圆浑的屁股。在打时站在胡丽娜的背後,边打着 胡丽娜,使胡丽娜在承受那苦痛,而自己却陶醉在莫名的快感中。在挥打之中, 胡丽娜自己深觉自己是一匹狗奴。 胡丽娜变成了森的奴隶,已经是二个星期了。 上学是优秀的班干部,但是踏入家中一步,完全过着奴隶般的生活。依旧穿 着那黑色的内裤,手脚绑着手铐、脚铐。 但是胡丽娜不敢不满,每晚胡丽娜被叫进房间,受着各种新道具的淩辱。 每当叫胡丽娜过来,在管子上涂红辣椒,再叫她穿胡丽娜上学的服装有些改 变,她穿上极短的贴身裙。和以前扑素的衣着相比,现在的胡丽娜性感得多了。 每天早上胡丽娜都将短裙拉高,让森看私处。胡丽娜不被允许穿内裤,只要 一拉高短裙就可以让森为所欲为。 胡丽娜只穿上一条吊带丝袜,在挤迫的电车中,很多好色的男人看见胡丽娜 的性感衣着都忍不住走近她去碰她的身体,他们摸在胡丽娜的下体时,立刻发现 胡丽娜剃了毛。在电车中,胡丽娜经常被人露骨地授抚下体和胸部。 「原来你没有穿内裤的。」在电车中,很多人望着胡丽娜讨论她的身裁。 「你剃掉了耻毛?」摸过胡丽娜的大都会这样说。 但是胡丽娜完全不理会这些人,胡丽娜任由喜欢的人去摸弄自己的身体,因 为,胡丽娜被完全不认识的人抚弄会产生被虐的快乐。她只穿迷你裙和不穿底裤 上学,每次都流出很多淫水。 一个男人用手指插入胡丽娜的阴道,当他撩动手指时,里面的淫水发出古怪 的声音,那个男人亦被胡丽娜的丰富淫水吓了一跳:「你的性慾得不到满足吗?」 胡丽娜将那个男人的手拉开,若果任由他继续撩下去的话,胡丽娜会在电车 中产生高潮,到时就麻烦了。 那个男人再次攻击胡丽娜的阴核,「呀……」胡丽娜发出娇声,引起全车人 的注视。 胡丽娜看见周围的人望着自己泛起红霞的面颊更加兴奋,她的下体好像收缩 到不再存在。 ``` ``` 「我有件事求你,请你将那裸照还给我。」胡丽娜望着森说。 「不行,每次看见胡丽娜可怜的样子,我的精液便会喷射而出。」森喝了一 口啤酒之後,面上露出淫猥的笑容。 他们两人并排坐在酒吧的柜台。森忍不住伸手入胡丽娜的贴身短裙内抚摸胡 丽娜的大腿。 「不要在这地方摸我。」 「那麽,我们到外面去摸吧。」森将手指插入胡丽娜的阴道口。 「不要……不要这样。」胡丽娜拉低短裙,夹紧双脚。 酒吧内灯光灰暗,轻微的钢琴声传遍整个酒吧。森撑开胡丽娜的阴唇,用手 指摸在胡丽娜的阴核摩擦。 「呀……停手……」胡丽娜望望身边的环境,酒吧内的人都在高兴地谈话。 森看着胡丽娜的忧郁表情,手指在胡丽娜的紧身裙里面活动,那只手指快速 地摩擦阴核。 「不行,我……已经开始兴奋。」胡丽娜的面孔露出性的喜悦表情。 「胡丽娜,你将上衣的钮解开,让侍应生看看你的丰满乳房吧!」 「不行,其他人会看见。」 「是吗?你怕自己被快感侵吞吗?你有露体狂。」 胡丽娜内心觉捉内村的说话是事实。现在,下体已经流出淫水。森的手指像 插了入水池中。 「快解开上衣的衫钮。」 胡丽娜用颤抖的手解开上衣的钮,杏色半胸胸围包着两个丰满的肉球,深深 的乳沟令人想将头埋入去,胡丽娜的胸部散发出少女清香的气味。 「将所有钮解开。」 因为胡丽娜面向柜台而坐,其他客看不见她已经解开了衫钮,但是水吧侍应 生却清楚地看见胡丽娜在宽衣,他的眼睛瞪大。 森好像可以看透胡丽娜内心似的,他用力拧胡丽娜的阴核,胡丽娜的淫水汹 涌而出。 「胡丽娜,你让他看看乳房便流出很多淫冰,若果你给他看看阴户便会加倍 快感。你以前也曾试过当众裸露,何必感到难为情?」」森的两只手指已经陷入 胡丽娜的阴道内。 「噫噫……」胡丽娜叫出娇哼的声音,酒吧内响起胡丽娜近乎女高音的叫声, 正在倾谈的各人都转过头来看看柜台的一边。 森将胡丽娜的衣服从肩部剥下。 「呀,不要……」胡丽娜当众裸露上半身,在一瞬之间,胡丽娜全身麻痹. 「要拉高短裙。」森拉着胡丽娜的肩部,将坐在高脚转椅上的胡丽娜拧向外面。 本来胡丽娜是背着所有酒吧客人,但是现在她却面向所有人。 森拉住胡丽娜双手,胡丽娜外形优美的乳房显现在酒吧内所有人的面前,很 多尖锐的目光瞄准胡丽娜的乳房。 「胡丽娜,给他们看看你的阴户。」森在胡丽娜耳边轻轻地说。 胡丽娜被暴露的快感埋没了理性,她用麻痹的双手拉住贴身裙脚,慢慢把短 裙拉高,她的雪白大腿夹着的东西慢慢地暴露出来。胡丽娜的手开始颤抖,胡丽 娜丝袜对上的雪白大腿经已暴露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胡丽娜雪白到眩眼 的柔肌肤上。胡丽娜将短裙拉高至腰间,裙内风光尽现人前。 「啊……」酒吧内的人因为有个性感尤物赤裸上身及暴露下体而感到惊惧, 但是最令他们惊愕的不是胡丽娜的美貌和她的大胆暴露,而是她是个下体没有耻 毛的美女。 胡丽娜将自己双腿分开,完全没有耻毛的大阴唇张开,剃毛後的大阴唇呈现 阴暗的蓝色,两片暗蓝色的大阴唇之间有张开了的浅粉红色小阴唇。 酒吧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停下来不喝酒不倾谈。胡丽娜张开了阴 户之後,她感到所有人的目光化为勃起了的jj,从四方八面插入自己的阴户。酒 吧内的人都因为这个赤裸的美人而眼前一亮。 「撑开阴唇给他们看看,胡丽娜。」胡丽娜的耳边响起恶魔的声音。 胡丽娜已经完全被暴露的快感支配着。她弯低腰,双腿屈曲,双手将左右阴 唇分开,闪亮的淫水从阴沟滴下。 「胡丽娜,脱光衣服。」 胡丽娜站起来,她的双乳摇荡不定。酒吧内的人都好像停止了呼吸等待胡丽 娜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