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跟心仪已久的护士女网有约在一家知名超商门口见面。 等了许久没见到人,心里正想放弃时。 忽然见到超商里正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的女郎, 长发垂直到腰部穿着白圆领毛上衣,下身是淡灰色短裙, 真的很短大约膝上二十公分,整条雪白光洁的大腿几乎是裸露的, 让人看得心荡神驰可能皮肤光滑白腻的关系, 裸露的大腿上没有穿丝袜而小腿则套着长筒黑靴, 显得辛辣中透着十足的女人味。 说到长像,嗯!单眼皮,可不是普通的单眼皮, 而是在一双又细又长眼睛如水灵流转之上的单眼皮, 这就是人家说的丹凤眼吧!眼神娇巧中透着妖媚 鼻子挺而秀气唇有点像梅艳芳,但唇弧比梅艳芳的唇更性感, 配上标准的瓜子脸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让人看了想咬一口。 老天爷!我有点后悔站在超商门口,因爲这麽美的美女(真的比许多电视演员都美), 如果看得到吃不着甯可不看。 刹时我好像已经忘记我是来等VIVI的,正惊讶刚才这麽美的女郎走入超商时我难道眼睛沾了牛屎, 怎麽会没看见?这娇媚的女郎对我一笑。 我恍然大悟: 你是VIVI?她说: 嗯!有没有失望?我摇头说: 哦…失望还不如说让我惊讶……说这话时, 我完全明白她见的第一位网友爲什麽想上她了 以她的条件想跟她上床的男人只怕一列火车都装不完。 她说: 有什麽好惊讶的?是不是认爲网上都是恐龙?我说: 就算不全是恐龙, 像你这种条件的只怕是稀有动物……她说: 你别太夸我 现在美女多是……从这句话就明白她对自己的自信了。 我说: 你的条件, 在医院中一定有不少病人骚扰你吧?她说: 病人还好, 有的心里想可是不敢,讨厌的是医生,像苍蝇一样, 赶又赶不走避又避不了……我们边说边走,信步来到不远的咖啡馆坐下, 坐下点完饮料我反而不知道该说什麽了。 相反的,她大胆的打量我,我被她那双迷人的丹凤眼盯得混身不自在。 她忍不住微微一笑: 你一直没问我一句话!我说: 什麽话?她说: 我对你满意不满意……我说: 对喔!那你对我…满意吗?她挑一下嘴角, 逗弄着说: 还可以否则我就在超商里等你离开才出来!我暗骂自己刚才怎麽笨到不进超商瞧瞧, 只知道像呆鸟一样站在超商外活该被她消遗。 不过她这句话总算把我的信心重拾回来不少, 心情能比较放松的与她聊天。 言谈间,她说她跟医院签了半年的特别护士约, 等这半年做完就不想做了。 我问她还有多久?她说还剩三个月,接着又提到她有一位男朋友, 我心凉了半截不知道谁说过,女人如果主动在你面前提到男朋友, 就表是她对你没兴趣!可是她又说男朋友在当兵 比她小一岁有时觉得他太不成熟。 几句话又燃起了我的希望,精神爲之一振, 这时发现由透明玻璃桌面看下去她的美腿一览无遗, 尤其她左腿交叉放在右腿上使人忍不住顺着修长雪的的大腿弧度往腿根瞄过去, 那迷人的三角地带若隐若现让我心跳加快,裤裆里的阳具又按耐不住了。 她看到我的表情,我想她也能看穿我的心事。 她说: 你们男人就是想那个……果然看穿了我的心事。 我说: 现在才早上十点多, 我不敢想啦……她瞟我一眼: 是吗?如果我现在说, 走!我们上床去你会不同意吗?没想到她来这一招, 我再假道学也装不下去了。 我说: 哦这…你讲真的还假的?她说: 半真半假, 你自己想喽……她说着将右腿上的左腿放下来, 又把右腿放到左腿上这交叉一放间,我瞄到了她裙内紧窄的小内裤, 竟然是红色的透明的隐约中还有一团黑蒙蒙的在内裤里, 她的阴毛一定很多。 他妈的!这小妮子,真会勾人,她说她是处女座的, 很保守我瞧是外表保守,内里闷骚吧!她医院里的医生肯定每天打手枪。 我看她又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瞧,我再不回答有损我的男子汉气慨了。 我说: 只要你敢, 我没什麽不敢的!她说: 谁怕谁是不是?我又僵了: 我……她说: 你说实话, 你有没有跟网友上过床?就算已经上过好几个女网友(其中还有处女呢!) 当此之时只有傻瓜才会说实话。 我说: 没有!我不敢的, 我怕得病……她说: 这麽说, 你很干净喽?我说: 当然!她又不语 再度以她迷人的丹凤眼打量我我无趣的东看西看, 间或视缐扫过她那修长迷人的大腿看到她架在左腿上的右腿, 长筒黑靴一晃一晃的好像催眠的锺摆,让我头晕目眩。 如果阳具有三公尺长的话,就可以悄悄的由桌上伸到她裙摆里, 再悄悄的钻入她的红色小内裤不!如果够硬, 就能戳破她的红色小内裤直接杵到她大腿根部的迷人洞里去了。 我正胡思乱想间,她已经起身了,我一下着了慌, 怕她就此一走相见无期,忙站起来。 我说: 要走了?她说: 你又不说话, 我们耗在这里干什麽?我说: 我我…我去结帐!我付帐的时候 她已经先走到门外我担心等我出门已经不见芳踪, 连够搭一次捷运剩下的二十元都忍痛不要了快步的走出咖啡馆大门口, 左右张望只见到她的背影在人行道上缓缓的走着, 这是我头一回看到她的背影及腰的长发(在此之前, 我没认识过头发这麽长的女人最多只到肩膀以下十几公分), 穿着长筒黑靴的修长的美腿由背后看过去,才知道她的身材有多美, 对了!刚才一起走的时候她胸部好像也很挺, 大概胸围也很可观吧!我边走边想竟没有超过她去瞎扯, 直到她止步回头媚眼一转,我才回过神来。 她说: 你在背后看我的身材是不是?我说: 没有啊!是你走太快了, 我赶不上…(简直胡说八道她明明走的很慢。 )啊!难道她是在等我?她淡然一笑: 我刚上完大夜, 有点困想回去休息,要不要到我那儿去坐坐?奇怪?有点困要回去休息, 爲什麽还要我去她那儿「坐坐」?她看我发呆 有点不耐烦。 她说: 你不想去不勉强!我忙说: 方便吗?她说: 跟我住一起的同事是早班, 下午三点才回来……我说: 方便就好方便就好!走入她们称的护士之家, 原来是一间温馨颇爲的套房两张大床之外还有书桌电视, 电视前面一张双人小沙发瞧着挺舒服的。 进了门,她说不用脱鞋,听到「不用脱」三个字, 我想大概没希望了。 她先开了书桌上的灯,再过去把窗帘拉上, 顺口说着因爲她们经常白天睡觉,所以窗帘都是用双层不透光的, 所以当她拉上窗帘室内立即一片漆黑,光源只剩书桌上那盏灯, 倒蛮有情调的。 她顺手开了电视,坐上沙发又翘起左腿放在右腿上, 对正在咀嚼着「不用脱」三个字含意的我说: 坐啊!坐?就这一张两人小沙发 怎麽坐?挤两个侏儒差不多。 我说: 噢!坐哪?我视缐转头床上, 磨磨蹭曾想走到床边坐下时她不开口,只把屁股往右挪了一下, 意思是要我跟她在小沙发上挤一挤。 我战战兢兢的坐下,右侧的屁股感受到她臀部传来的温度, 我那根不争气的大阳具已经快把裤裆戳破了。 她眯眼看着电视,好像真的很困,雪白光润的大腿放下来, 与我的大腿并排贴得更紧了。 我忍不住,假装不经意的将手放在她大腿上, 柔软中透着弹性好滑腻,真的是肤如凝脂,没想到这时她又把右腿擡起来压在左大腿上, 这麽一来我的宝贝手就像汉堡肉一样,夹在她两条迷人的大腿中了。 我唿吸快停止了,幸运的手掌感觉到她两条大腿传来的温热, 唉!如果手掌换成我的大阳具有多好?脑海里波涛汹涌 被夹在美腿中的手掌却一动都不敢动深怕微小的颤抖都会把两条大腿惊走。 我这时候的表情一定很古怪。 她转头看我: 你怎麽了?我故作若无其视: 没啊!你的腿很美……她说: 男人想的还不是那个……我说: 那个?她说: 怎麽样把女人哄上床, 然后…跟她当连体婴……我说: 哦!连体婴不是头连在一起就是背连在一起 有什麽好?她说: 你少装蒜!你是…你想……我说: 想什麽?说啊!她翘起嘴不服气: 你想让你的生殖器跟…(很小声)我的连在一起……我没想到她这麽直接 她在挑逗我吗?她像她口中说的 只跟男朋友做过七八次吗?她盯着我: 是不是?(转过头去)哼!我: ……她又转过头来瞄着我: 你最好说实话, 说不定我会肯哟?碰到这种冰雪聪明又娇媚动人的大美女, 我只有投降的点点头她微微一笑,拿遥控器随手关了电视, 柔软的上半身缓缓靠在我身上。 一时室内静了下来,晕黄的桌灯,我听到我的心跳声, 不对!是她的心跳声砰通!砰通!砰通!她好像比我还紧张。 我低头看我的裤裆上凸起的那一块,好像火箭已经要升空, 罩在上面的掩体再不打开火箭就要爆炸了。 我被夹在她两腿中的手掌动了一动,感觉到她大腿根部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大腿张开了我正懊恼深怕把她柔美的大腿惊走, 没想到张开的大腿又迅速合拢更紧的夹着我的手掌, 大腿移动后我的中指尖刚好轻轻碰在她腿根部微凸的部份, 我知道是她的阴户我这时豁出去了,中指隔着红色小内裤不老实的在微凸部份揉着, 再轻轻顶到下面微凹处这时靠在我肩上的她突然粗重的喘气, 口中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耳朵上我的血管快要爆炸了。 中指间感觉湿湿的,她流水了,我中指再轻轻戳一下, 没错有点粘腻的水透过内裤渗出来了。 我想转头看她,却被她伸手推住我的脸。 她粗重的吐着气: 不要看我!我看不到她脸, 但我知道她这时一定满脸通红我的中指突然大胆起来, 撩开了她的内裤探入浓密的草丛中,哇!好茂盛的草, 中间的溪流已经涨潮要山洪爆发了,我的中指拨弄着柔软的阴唇, 正要探入迷人洞中之时被她用手按住。 她说: 不要用手,不卫生!不愧是护士, 对卫生有一定的概念。 她喘息着说话时,我忍不住吻住了她微张的, 性感的嘴唇舌头伸入她口中,她的舌头由第一次接触的闪躲腼腆到最后的一发不可收拾, 与我的舌交缠在一起我们两人贪婪的吸着对方口中的津液。 我解开长裤,露出我17。 5公分长,鸡蛋粗的大阳具,引导她白嫩的手掌握住。 她惊讶: 好大!我挑战: 你怕不怕?她喘着气: 我除了见过当兵男朋友的东西之外, 还没见过别的男人的……我好奇: 这麽说没得比较了?她媚眼水盈盈: 不过听朋友说男人的东西越大越舒服!那个告诉她的朋友我一定要认识认识!这时我已经扯下了她的红色小内裤 将她抱起来靠坐在沙发上她的两条雪白修长犹套着长筒黑靴的美腿已经自动张了开来, 之前她说过男友在当兵她已经五个月没做过了, 而且她第一次是男朋友当兵由训练中心出来爲了劳军才跟男朋友做的 算来到现在还不到十次如果她说的是实话,老天爷真是太对得起我了。 当我的大龟头磨她的阴唇之时,她已经喘得脸红耳赤, 淫液横流了我又低头吻住她的唇,吸住她柔软温润的舌头, 趁她陶醉在津液交流之时下半身用力一挺,将我的整根大阳具一插到底。 她哀叫一声: 哎喔?轻点!痛……我这时感觉到我的阳具被一圈温嫩柔滑的肉紧紧的圈住, 一插到底的龟头紧顶在她的花蕊上她的子宫颈急速的收缩, 扎住了我龟头的沟我整根阳具好像被她的肉穴紧紧的吸住了, 跟我以前插过的处女穴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里忍不住大叫着: 你没骗人果然经验不多, 好紧!她两腿抽搐两手紧抓着我的肩,只是喘气。 她满脸通红: 哦?你轻点……我认定她是闷骚型的, 决定让她以后每天想我干她的嫩穴于是挺起阳具, 勐插狠插她的肉穴她开始有点害怕。 她突然叫: 不要!我不要了…我只是一时冲动, 我没想到会真的做你拿出来,我不要了…我不要…你放开我……我不理会她, 只是用力的不断狠插她没经历几次的嫩穴阳具与她阴道壁强烈的磨擦中, 她穴内的水狂泄而出由于水份过多,小套房内轻晰的声到噗哧!噗哧阳具抽插阴道的声音。 她眼睛含泪, 开始昏乱: 你拔出来, 我不是真的要跟你做的…求求你拔出来…我不要了……(最后那声不要叫得好无力)她由强烈的推拒 到无力的呻吟当我如磨菇般的大龟头一次次撞击到她子宫深处的花蕊时, 她由痛楚转爲欢愉突然两腿像抽筋一样不停的抖动, 穴肉的嫩肉不停蠕动收缩吸吮着我的阳具。 我知道她高潮快来了,大阳具更加强力的冲刺她的嫩穴, 突然她两手紧抱着我的屁股用力向下按阴户则勐烈的向上挺, 穴内强烈的收缩好像要夹断我的阳具,又似乎要把我俩的生殖器融爲一体。 我立刻将我粗壮的阳具尽根插到底,感受到大龟头大完全深入到她的子宫腔粘膜内, 龟头的马眼紧蜜的顶在她的花蕊上研磨着刹时一阵磙烫热流由她的花蕊中狂泄而出, 我的大阳具完全浸泡在她热磙磙又浓稠的阴精中。 她叫着: 啊?啊?你你…我受不了了, 我头皮好麻…好麻…啊啊…难道这就是高潮?哦啊……我听她的叫声微楞 难道她以往跟她男朋友干的时候从来没有高潮过吗?果真如此, 我何其幸运这麽美的女人,她第一次泄出的宝贝元阴竟然被我品嚐享受, 这简直比戳破她处女膜开苞还过瘾。 她的脸像突然抹上了一层胭脂般的艳丽, 丹凤眼中出现水泽般的闪光挺直秀美的鼻尖泛汗, 鼻翼搧动着张口吐气如兰,持续不断的高潮使得她缠在我腰间的两条修长柔滑的美腿不停的颤抖着, 抽搐着下体耻骨与我的耻骨顶得紧密扎实,紧夹着我大阳具的阴道还在强烈收缩着, 子宫颈咬着我龟头的沟吸吮着,圆润的花蕊与我的龟头撕磨着, 美得我全身舒畅汗毛孔全张了开来,插了这麽多女人, 从来没遇到过如此美穴 太棒了!她叫着: 又来了, 又来了…抱我抱我……啊……我抱紧她的微翘有弹性的美臀, 将我们的结合的生殖器抵到最紧同时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又压在我屁股上, 强烈的生理反应使她凸起的阴户不停的顶着我把插到尽根的阳具根部的耻骨 浓密的阴毛与我相对浓密的阴毛勐烈的磨擦使我的耻骨隐隐生疼。 她这时已经完全的投入,自己掀开了圆领衫, 扯开胸罩哇!她的美乳好白,乳房最少有34C以上, 乳头还是粉红肉色的好像被吸得次数不多,她用手揉着自己的乳房。 我拉开她揉美乳的手,张开嘴含住她的左乳头, 她大声呻吟一声我接着又吸又舔,另一手抓着她的右乳揉搓着。 她突然张口大叫: 不要…不要……她的花心像小孩吃奶一样吸着我的龟头, 一鼓浓精热流又喷在我的龟头上一双迷死人的美腿紧缠着我的腰, 手像八爪鱼一样搂得我喘不过气来。 她喘着: 不要!我不要了…我不要了……口中说着不要, 下身还不停的挺动阴道依旧像饿了三年似的不停的吞食着我的大阳具, 我不得不奋起腰身勐刺她的嫩穴,一股股阴精顺着我像唧筒般抽插的阳具根部涌了出来, 我坚忍不拔的抽插了约四十分锺她像虚脱一样, 高潮一波又一波连泄了七八次身子,最后她抱紧我, 贴着我 咬着我的舌头说了一句: 你太强了喔…好痒…快点!我说: 什麽快点?她说: 我里面好痒…动快一点…又要来了, 又要来了…啊?快…快…用力……我的阳具这时也被她紧蜜的阴道收缩吸吮的受不了了 同时与她有默契似的抱紧了对方的臀部,让两人的生殖器紧蜜接合到真的像连体婴一样。 我说: 我们一起丢!说着她的美腿已经像藤蔓一样, 紧紧的绞缠住我的腰身于是在我们上面四唇紧吻, 津液交流下身像八爪鱼一样纠缠的分不出是谁的肉体, 她的子宫颈再度紧紧的咬住我的龟头沟花蕊内的阴精狂泄的喷上我的龟头, 同时我磙烫的阳精也像山洪爆发一样,射入她的花心深处, 与她的阴精溶合。 泄了精之后,我们两人的身子还是紧紧纠缠着不愿意分开, 直到她身子不小心滑下了两人小沙发两人磙到地板上, 突来的状况我们忍不住笑了出来,而两人的生殖器这时才依依不舍的分了开来。 之后,她带着我去冲洗,提到她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麽了, 平常她再好奇也不可能让初见面的男人进入她的房间, 因爲有室友连她当兵的男朋友都没有来过, 更别说竟然与我在沙发上就……她红着脸说: 没想到在沙发上就…就让你干我……我很惊讶她怎麽会讲出「干」这个字, 她害羞的说是以前上网,看到情色文学上都这麽写的。 在浴室中,我看到她同事的黑色及白色小内裤, 都是透明的我心想,你的室友可能比你还骚!当我们赤条条回到床上时, 看着她美妙的身材迷人的瓜子脸,细致白嫩的皮肤, 尤其当那水盈盈媚死人的丹凤眼眯着瞧我时我的阳具又举旗了, 于我们俩人又狠狠的大战了两回中饭都无心吃。 由于射过两次,越战越持久,在第三次狠干之时, 我还未射精两人就在困倦中四肢交缠着沈沈睡去, 直到午三点二十左右她室友下班回来,开锁声惊醒了我们这对生殖器还紧蜜结合在一起的鸳鸯, 但是她在室友推开门时迅速的将棉被盖在我俩的身上。 她美艳的室友虽然大吃一惊,她不得不对室友声称我是她的男朋友, 我闭着眼装睡隐约间觉得她的室友好像一直盯着鼓鼓的棉被, 也许知道我跟她在棉被下的下半身还纠缠在一起。 我还感觉到她由于紧张,阴道子宫腔的软肉把我尽根插在她阴道内的阳具又吸又夹的, 好像当人面偷情一样舒畅快美!但后来她室友进入浴室传来洗澡的水声, 我俩才赶紧又不舍的将紧连在一起的生殖器分开 我在穿衣服时她性感的柔唇又贴在我耳边。 她说: 以前我跟我男朋友做,每次从来没有超过十分锺, 我算了一下从你第一次进入到现在,做了三次, 快要四个小时我们生殖器连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超过我跟我男朋友的好几倍, 这真是缘份……听了她这又甜又腻的话我才穿上的裤子真想脱下来再大战一场, 把我第三次未射的阳精全射到她的花心里去她真是天生尤物。 当然,这种美女吃了还想再吃,她成了我最亲蜜的炮友之一, 当她辞掉了特别护士的工作转而跟朋友投资去做化?品专柜时, 我跟她还是每周最少五炮有时兴致来时,一天五炮也是有的, 她最喜欢的是打完第一炮开第二炮时我不射精, 用侧交的姿势将阳具与她的阴道紧蜜的插在一起 两人四腿交缠一觉睡到天亮,等醒来之时,两人紧连在一起的生殖器再继续大战, 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她出国到欧洲去学化?品艺术 但两个月后她又要回来了到时……而她的男友早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唉!当兵的人每天不都是戴着绿帽子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