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最後由yamaha8869於編輯

  拖著剛剛被高原奸淫完畢的身體,也不敢清理自己的下身。我就走回了我的

  住所,天色已經發暗了,手表顯示已經是晚上7點了。因為我懶得再做飯,于是

  在路上的小店買了兩籠小籠包,一些鹵雞翅,決定回家隨便吃一頓就好。

  我剛放下手上的東西關了門,準備洗手吃飯。突然,電話響了。我皺了皺眉

  頭,這個時候希望不會是「他」吧?如果是……怎麼辦?會不會……又有什麼變

  態的要求?那我……還要照他說的做嗎?怎麼辦?我腦子里胡思亂想。

  我有些猶豫地接起了電話。「喂?」「嘿嘿,小美人,今天怎麼樣啊?」

  是他!我不禁向自己家窗外看去,雖然什麼都看不到。現在,按照那個人的

  要求,每天我一回來就要把客廳和我臥室里的落地窗的窗簾打開,以方便他窺視

  我,不,已經不是窺視了,而是明白地看,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視線之內!

  但是我不得不對那個人恭恭敬敬,到底是因為把柄在他手上還是自己的欲望

  呢?已經分不清楚了,可能……還是后者吧?

  「是……今天,我照你說的做了,但為什麼要我的學生……」我回答道。

  「你還有什麼異議嗎?嘿嘿,其實你也很期待吧?對學生難道沒有幻想過麼?」

  那個人毫不客氣地說到我痛處。確實,有時候,我也會想到自己的學生……

  「好了,現在把電話弄揚聲,然后到窗口來!」

  「是……」我無法拒絕,或者說我已經有些喜歡上這樣的感覺了?我乖乖地

  走到窗口前,等候著他的指示。

  「好,真乖。把衣服脫了,快些。」

  「是。」任何反抗都是無效的,我惟有照做。我很快地脫下身上的所有衣物,

  把他們放在一邊,現在,我赤身裸體地站在窗口前,巨大的落地窗映出我的身體,

  嬌好的曲線讓我自己都有些迷醉,但是它現在卻是一個陌生男人的玩物……又讓

  我羞愧不已。

  「嘿嘿,真漂亮!」電話那頭男人稱贊道,接著,說:「騷貨,現在給我坐

  下來張開腿,我要看到你的騷穴和屁眼!好好檢查你!」

  「好……好的……」我回答著,同時按他說的,坐在地上,兩腳呈M字分開,

  盡力挺起我的腰,把陰戶和屁股都亮出來,這一切也由玻璃窗反射在我眼里,這

  樣的姿勢,實在是太淫蕩了,尤其是我的屁眼里還伸出一個小拉環,而陰戶,我

  也要盡力收緊,才能保持里面的高原的精液不會流出來,但還是有奸淫的痕跡。

  「嘿嘿,你的騷穴果真有干過的痕跡啊,陰唇還有點發紅呢,哦?還有寫字

  啊,唔,欠干的騷貨,淫蕩的母狗。哈哈,還真是下賤啊!怎麼樣,和學生干的

  滋味爽不爽啊?」那個人下流地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

  「是嗎?那多叫幾個學生去奸你你才知道是不是?」

  「不!千萬不要那樣!我……我……我覺得……很爽……」我大吃一驚,如

  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后果……真的不堪設想了。

  「哈哈哈,就是嘛,爽就要說出來啊,因為你是騷貨嘛,一個臭婊子,被人

  干當然會爽啦,是不是啊?」那個人不依不饒地說。

  「這……是……」我的聲音開始變小,因為這樣的問題,還是會感到羞恥啊。

  「你那學生射在你哪里了?」

  「是……在……在陰戶里……」

  「哦?那你沒有嘗到他精液的味道啊,多可惜啊。」那頭像是在沈思著,沒

  有出聲,而我也不敢亂動,一會,他說:「你今天買回來什麼東西?」

  「啊?哦,是小籠包和燒雞翅,是我的晚餐。」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問這

  個,但是也一五一十地回答,不敢有一點怠慢。

  「哦,哈哈,那正好啊!」那人發出一陣笑聲,說:「好了,你去把買的東

  西都拿過來,吃給我看!」

  為什麼會這麼要求?我不理解,但是還是照做了。我把食物都拿了過來,拆

  開包裝盒,正準備吃,突然那人又發話了:「等等,嘿嘿,沒有佐料怎麼好吃啊?

  賤貨,你的騷穴里一定還有精液吧?給我把包子塞進里面去!」

  「啊?!」我失聲叫出來,這……這太變態了!

  「叫什麼!這不正是最適合你的佐料麼,臭婊子,哈哈,快點做!」那男人

  命令道。

  「這……這……好……好的……」我想說什麼,但是最后還是屈服了,我終

  于還是沒有向那個人反抗的勇氣和能力,或許也是心甘情願,我願意成為他的奴

  仆……

  我拿起一個小籠包,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大陰唇盡量分開,接著把手上的包子

  往陰道里塞入。雖然小籠包大約有三個手指粗細的直徑,但是畢竟是柔軟的,而

  且經過高原的大肉棒的奸淫,我的陰道也有些松了,加上精液和油的潤滑,所以

  還是很順利地進去了。

  「哦,做得好,接著放,直到我說停為止!」那男人說。

  「好……好的……」我別無選擇,只能依他說的做。很快的,又一個小籠包

  消失在我的陰道里。已經漸漸感覺到滿漲了……我的陰道,可以感覺到里面的精

  液和小籠包浸泡在了一起……

  「再一個!」那個男人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

  我只好又拿起一個包子,往陰戶里塞,這次已經有些困難了,我可以感覺得

  到陰道里那重無法表述的滿漲感,也是一種滿足感,包子已經涼了,那種油膩的

  感覺讓我的陰道根本容不住它們,幾次都要滑出來了,而里面原有的精液也被擠

  了一些出來,流到地板上。

  「嘿嘿,感覺不錯吧?你這淫婦,這可是你最喜歡的食物啊,好了取出來吃

  了它!」那個男人又命令道。

  像這個命令我倒是毫無拒絕的心理,小籠包沒費什麼力,幾乎是自己滑了出

  來,上面沾滿了濃白的精液,但是,的確,這對于我這樣的淫蕩女人來說,的確

  是很合口味。我把一個包子放進嘴里,精液的味道立刻彌漫著我的感官,對此我

  是很享受的,眼前似乎又出現了下午高原奸淫我的情景……已經又忍不住濕了…

  …

  「不錯,嘿嘿。」那個人看著我把三個小籠包都吃完,又讓我如法炮制,把

  剩下的都這麼先塞進陰道里沾滿精液,再拿出來吃掉。兩籠小籠包吃完,我居然

  感到身子發熱臉上發燙,這麼吃自己陰道里的精液,讓我有快感!

  「我操啊,你這賤貨,這麼吃也會有快感啊?是不是?」

  「是……是……」我感到口干舌燥,回答道。

  「別急,還有燒雞翅呢,嘿嘿,這次把燒雞翅塞進屁眼里,再塞進你的騷穴,

  然后吃!」那個男人淫褻地笑著說,「給你多加點料啊,哈哈……」

  「屁……屁眼……可是……會受不了……」我越說越小聲,我知道,自己的

  身子也在期待這樣的虐待啊!

  「我干,你還給我裝啊!你屁眼連這麼大的珠子都塞得下還有什麼好說嗎?

  快點,我可要上傳你的精彩照片了!」那個男人惡聲說。

  「不……不要,我……我照做就是了……」我連忙答道。

  按照他的吩咐,我找來個坐墊墊在我屁股底下,兩腿大大分開,讓自己的屁

  眼和陰戶都充分暴露在窗口前,然后一點一點地把肛門珠拉了出來,這個過程讓

  我本來就敏感的屁眼感受到了充分的快感。接著,把手上的燒雞翅小心翼翼地往

  屁眼里塞。雞翅本來就是扁形的東西,加上有油汁的潤滑也不算太難進入,但上

  面凹凸不平的顆粒和骨頭卻不斷摩擦著肛門,感覺又癢又興奮。

  「對!好婊子,做得很好!把前端都塞進去,很好,自己拿住那尾巴,在屁

  股里好好攪動一下,這樣會更加美味的!嘿嘿……」那個男人一邊欣賞這淫亂的

  景色一邊指示我怎麼做。

  「是……」我捏住雞翅尾部,左右轉動。「哦……」這真是奇妙的感受,奇

  形怪狀的摩擦帶來的快感,讓我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來,陰戶也不禁夾緊,一些

  精液竟被擠了出來。這時那個男人又說:「哈哈,很爽是吧?精液可不能浪費啊,

  再用一個把你的浪穴塞上,知道嗎騷婊子!」

  「好……好的……」陰戶經過了小籠包的開發,很容易就吞下了一個雞翅。

  接著那男人又讓我同時攪動兩根雞翅,讓它們同時摩擦我的陰戶和屁眼,那種感

  覺,是雙倍的羞恥和快感!幾乎讓我高潮!

  然后,那男人又讓我把兩根雞翅調換位置,屁眼里的那根進了我的陰道,而

  原先在陰道里的塞進了肛門,這樣交換攪動了一會,再拿出來的時候,原本香氣

  四溢的燒雞翅已經變成了腥臭撲鼻,散發一股古怪作嘔的味道。白色的精液和黃

  褐色的汙穢物混合附著在上面,但是我想現在情欲高漲的我,真的更適合這樣的

  食物吧。不用那男人吩咐,自己就已經津津有味地吃起剛剛蹂躪過自己肛門和陰

  戶的雞翅了。

  「哈哈……我果然沒有看錯啊,你這女人就是下賤!合胃口了吧?接著吃!」

  「是……嗯……」那股怪味成了我的催情劑,反而越吃越香,剩下的幾根雞

  翅也自覺的如法炮制地吃掉了,而陰道里的精液竟也陸陸續續被我弄干淨了,只

  是陰道和屁眼都油膩膩的,有些不舒服的感覺。

  那個人安靜地看著我的淫蕩表現,並不說話。等到我吃完了,才又聽見了他

  的指示:「騷貨,用你吃剩下的骨頭,自己高潮給我看!」

  「好的……」我已經學會聽從了。馴服地揀起那些骨頭,讓它們重新進入我

  的陰道和肛門里,有了油的潤滑,骨頭在體內進進出出並不困難了,但是它們在

  陰道里和屁眼里的摩擦還是不斷刺激著我的感覺,「啊……啊……好……好舒服

  ……唔……唔……」

  「哈哈……媽的,奶子大的女人就是下賤啊!老師又怎麼樣,長得漂亮又怎

  麼樣!還不是乖乖地和骨頭做愛!再給我用力啊,婊子!你不是很想高潮嗎!」

  那個男人大聲說。

  「是……啊!……哦……哦……快……快到了……哦……」我的手似乎已經

  不屬于自己,竟聽從那男人的加大了力氣,以至感覺到有些痛了,但是隨之而來

  的被虐待的快感和被窺視的興奮感立刻淹沒了痛苦,我已經接近身體欲望的顛峰

  了!

  「左手捏自己的奶子!右手給我轉屁眼里的骨頭!快!」

  「是!……唔……哦……」男人的指令,我一一照做,手上甚至沒有因為是

  自己的身體而減少力道,疼痛和快感同時由乳房和下身傳開來,我已經身不由己

  了!我真的快這麼高潮了!

  「再用力!臭婊子!用力擰自己的奶頭,干自己的穴!」

  「啊!啊!……不……不行了……真的……高……高潮了……」

  「高潮吧!賤貨!」那男人大吼一聲,似乎他那邊也射精了似的。但是不論

  怎樣,我是真真切切達到了高潮,我的身體不住痙攣著,大量的淫水在下身泛濫,

  地板都已經完全被打濕了……但是自己已經完全沈浸在這樣的高潮中,無法自拔

  了,更懶得起來清理屋子,我竟然就這麼躺在自己的淫水里,沈沈地睡了下去…

  …

  等到第二天我醒過來,才發現自己的淫穴和肛門里,仍然插著那些帶著肉渣

  的骨頭,兩顆自豪的巨乳因為用力捏擰而留下了淡淡的淤青。昨晚上的淫水已經

  干了,留下大片的痕跡和一股騷味,是否昨晚因為興奮而失禁了?我不得而知,

  回想起了昨天的淫蕩的滋味,只覺得自己下身又有些濕了。

  已經是7點整了,我把昨晚沒掛好的電話掛上,然后去洗手間整理一下自己,

  準備去上班。

  「鈴鈴……」是電話!我才驚覺過來,那個人……

  「喂?」

  「嘿嘿,是我啊,昨天夠舒服了吧?」果然……又是那個人。

  「是……很……很舒服。」不知道為什麼,盡管難以啟齒,我還是照實向他

  說了,心里還明顯地有這麼一種想法:我要服從這個男人。

  「很好!今天你可以穿正經一些去上班了,但是,我要你把手機調成震動,

  用套子套住然后放進你的浪穴里!還有把號碼告訴我。」

  「這……你要什麼時候打?」我已經不是那麼反抗了,但是這樣的要求,卻

  有些擔心,萬一要是學生們發現了……怎麼辦?

  「這個就看我的興趣了,嘿嘿,你有選擇的權利嗎?」男人加重了語氣。

  「不……我……做就是了……」我立刻軟了下來。只是那男人卻不依不饒,

  喝道:「你有選擇的權利嗎!?」

  「我……我……沒……沒有……」我聲音越來越低,我感到心虛,我還妄想

  著為人師表嗎?還想像正常人一樣嗎?我……我是由他支配的……還有……什麼

  選擇權呢?

  「哼哼,知道就好!你記住了,你就是一頭淫賤的母狗,以后就聽我的去做!

  要問為什麼,就是你自己奶大下賤,欠人干欠人玩,你就是一個性玩具,懂了沒

  有?!」那個男人口氣決絕地說,一點也容不得我有什麼反抗。

  「我……我……這……」這樣羞辱的語言,我似乎一下子不能適應,但是,

  心里的什麼地方,好象被觸碰到了一樣,竟有強烈的共鳴!我回想起自己的種種,

  是,我不正是這麼渴望的麼,渴望被奸淫,渴望下賤的生活和男人的調教……

  「是……我記住了……」我不由得脫口而出回答道。

  「很好!好了,照我說的做!」「是……」……

  就這樣,我走在大街上,整齊的工作服,還有公文包,誰都可以看得出來,

  這是一個白領或是教師一類的人物。但是,在不為人知的筒裙下面,我的陰道里,

  竟然變態地塞進了一只手機,一只隨時震動讓我流出淫水的手機。我知道,自己

  變了,以前隱秘的欲望被那個人慢慢地發覺出來,變態的教師生涯,正在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