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榨乳致死

    「……鉴於综上所述,本法庭宣判被告人陆菊青死刑,立即执行……」一身

    囚服的我,并没有看向台上正照本宣科的宣读着我的死刑判决的法官身上,而是

    无神的盯着坐在法庭原告席上,手嘴并用的玩弄着此时正坐在他大腿上坦胸露乳,

    不断浪叫着的女法警,那正是我的老公,也是把我告上法院,对法官要求判我死

    刑的男人。

    由於他对我刚刚发育到Dcup的胸部不满,而现在的法律对於女人胸部的

    规定则必须是到达Fcup才可以交易,所以,这也导致他在一怒之下将我和那

    个卖我给他的人贩子告上法庭,人贩子倒是什麽都没说,直接表示愿意赔偿,但

    是对於我,他并不打算原谅,於是便有了今天的审判。

    「……鉴於法律相关条例,原告拥有决定被告死刑方式的权利,本法院现在

    开始征询原告方意见。」听闻此话,他才将手掌从女警那已经达到Gcup的巨

    乳之上抽出来,然後用手舔了舔刚刚女警乳头之上喷出香浓乳汁後,站起身对法

    官施以一礼,便是说出了令我绝望的一句话後,转身扬长离去。

    「好的,既然原告方已经决定了,本法庭判陆菊青犯有欺瞒主人罪被判处榨

    乳刑,并在执行之後将其双乳赠与榨乳厂进行活体化处理!宣判结束,休庭!」

    我孤零零的站在被告席上,目光呆滞,直到有法警将我的囚服上衣扒掉,露出我

    那对因爲恐惧而不停颤抖的圆润乳房後,我才意识到自己必须开始反抗,只不过,

    法警在发现我的企图之後,立刻就在我的脖子上打了一针,随着脖子上的清凉感

    蔓延全身,我的意识也逐步的消失,直到完全陷入一片黑暗中。

    当我再度醒来时,自己已经身处刑场了,那是一间不算漆黑的屋子,周围有

    着几位身穿白大褂的人,拿着各种各样的药剂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听他们的话语

    好似在调配着什麽药剂。

    而我却是四肢被牢牢困缚住,双眼只能看到天花板,不过,从乳房上传来的

    感觉还好,只是感觉有些凉,应该是被特地漏出来了,因爲,自己一会即将用这

    女人身上最柔软的部位,去承受会使自己死亡的酷刑。

    然而就在我刚刚开始回想着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之时,一阵细微的刺痛伴随着

    一股清凉从双乳乳头处蔓延至整个乳房,我甚至来不及发出一点声响,就发现自

    己的乳房已经被执行了死刑。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不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而是一阵阵从乳房深处升腾出阵

    阵的温热,就仿佛刚刚步入青春期时,我那已经开始发育的乳房一样温暖,然而,

    现在的我正躺在刑床上赤裸着双乳,眼睁睁的看着那会令我死亡的药物注射进入

    我的乳房里。

    「我想你还不知道被执行榨乳刑之後会是什麽样子吧?没关系,按照现在的

    法律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周围的一个仅仅穿着性感胸罩的女性执行人员见

    我醒了,脸上便是露出一抹职业化的微笑,不过其眼神在扫过我现在的乳房时,

    却是用一种看待试验品的目光,不过,倒也是真的,自己的一对乳房马上就要不

    再属於自己了,想到这,心里总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也怪自己的乳房不争气,20岁之後居然还是在Dcup,远远低於国家标

    准,甚至就连被割下来丢到炼制乳油的炼油厂,人家都不要,仔细想想,自己这

    对奶子还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就是两个狗不理的肉包子啊!」

    「首先跟你解释一下,刚刚给你注射的是国家专用的乳刑药剂,JR009

    型高效催乳剂,使用过後会使你的乳腺无限制的增长,并且还会强制使你的乳房

    産乳,而且药效一般会持续到犯人身体机能完全被自己的乳房榨干爲止……」

    听着那位挺着一对还在渗奶的雪白巨乳,在那里喋喋不休介绍自己将会被如

    何如何被自己的乳房榨干的执行人,我已经闭上了双眼,说实话,我曾经见过他

    们口中被榨乳刑执行过後的人。

    那是我的姐姐,由於没有钱还债,被黑帮抓了过去,扒光了上衣,露出了一

    对比我要大两个罩杯的乳房,那个老大原本是想要将姐姐的乳房割掉,用姐姐的

    一对巨乳来顶债,可是姐姐是一个很怕疼的女人,无奈之下那个老大架不住姐姐

    的哀求,只得将她带去了一间地下丰胸实验室里。

    在那里,我亲眼看到姐姐被注射了一种药剂後,双手死死地捂住乳房,嘴里

    一直在喊着「好涨好涨」之类的话语,然後,姐姐的乳房就在衆目睽睽之下喷出

    了一道道淡黄色的乳汁,见此,那名老大便是将姐姐架起,然後将它放到一个特

    殊的架子上,再将她的乳头上都套上榨乳器,就这样,我的姐姐变成一头人形乳

    牛。

    而在那之後的一周後,我接到了姐姐被发现的消息,而当我赶去时便是见到

    姐姐的屍体躺在了医院的停屍间,而当我掀开笼罩在姐姐屍身上的白布时,那副

    景象倒是把我给吓的不轻。

    只见姐姐浑身都是成干屍状,若不是脸庞上依稀有着昔日的轮毂,我想我都

    认不出来,而最让我吃惊的,是她的乳房,有趣的是,就算全身干屍化,只有这

    对乳房却还保有着一定的水分,而此时这对乳房也早已不是我一周前见到的了,

    那对乳房如果论罩杯的话恐怕得有着Qcup,在其上密布着纹路,外形完全没

    有了之前的圆润,若使用一种东西来形容的话,那麽大蒜无疑是最佳选择,在其

    上,一对乳头变得巨大肥硕,乳晕如同两个被烧焦的烧饼被强行贴上一样,突出

    出乳房外,而一对乳头也是犹如两个烟囱一般开合着,甚至用鼻子贴近都能闻出

    来其内部传出来的阵阵乳臭味。

    见到姐姐的样子後,我并没有让法医解刨姐姐的屍体,而是请法医将姐姐的

    一对奶子割下来包好後,找到自己家的乳房墓地,将姐姐那对饱受折磨的奶子埋

    入土中,让这对奶子得到安息,而如今,自己的乳房也将变成这样,想到这,心

    中又一次的低沈了下来。

    在一旁的巨乳行刑官似乎看到了我的低沈,随即鬼魅的一笑,俯身向下,让

    她双乳之间的沟渠将我的双乳包裹,同时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湿软的

    香气吹拂着我的耳畔,使得我的脑还没意识到她说了什麽。

    然而,当我意识到她说了什麽时,自己双乳之下同时被贴上了一块说软不软

    说硬不硬的东西,随後感觉自己双乳被接触的地方同时一凉,紧接着一股股热浪

    便从那接触点上蔓延到整个乳房,自己的乳头也早在热浪第一波冲击下被完全攻

    占,变成了两颗鲜红的珍珠。

    我绝望的看着自己乳头上的鲜红逐渐变得黯淡,直到变成不正常的深紫色後,

    一波致命的快感才从我的双乳上蔓延到全身,仿佛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二战前的日

    本,被美国在自己的身体上投下了两颗原子弹後,那两颗原子弹化作了自己的乳

    房一般,沸腾,炽热,强烈的冲击源源不断的刺激着自己的身体。

    而处在爆炸中心的乳房,则仿佛被神明割下後暴露在无数白蚁之下,他们的

    啃咬、行走每一次活动都会给她带来不亚於高潮一般的快感。

    而此时的她,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心里最後的清明却是在想着行刑官对

    自己说的最後一句:「你先生要我将还在研制中的超强效催乳剂给你用哦。」

    清明之後便是一阵无边际的混沌,我的灵魂似乎离体而去,在消散前终於看

    到自己最终的样子。

    自己的身体早已经干枯成木乃伊状,然而在那异常干瘪的胸膛之上,却被从

    天花板上吊下的医疗网吊着一对晶莹通透的苍白肉球,足足有成熟的巨型南瓜般

    大小,那肉球的顶部还有着一双被浓稠的黄色黏浆牢牢堵塞的漆黑乳首。

    此时行刑官正一脸诧异的观看着这一奇观,仿佛发现了什麽极爲有趣的事件

    一般,连在自己身後不断抽插的男子都没在意,而那男子她也认识,正是把自己

    告上法院的薄情丈夫,此时的他一脸狂热的望向自己被吊在空中的一双肉球,不

    仅将双手伸进行刑官的胸怀,大力的揉搓挤压,从行刑官的胸衣下流出一道乳白

    色的河流,把他们面前的地面搞的一片白浊。

    终於,自己的丈夫在行刑官的蜜穴里一泻千里,在他高潮的同时,手中也不

    知什麽时候多出了一个遥控器,只见它单手一按,包裹自己肉球的白网就开始向

    上拉升。

    我知道,他们是时候该取走我的乳房了,当白网提升到一定的高度时,自己

    那干枯的身体也被带动着向上,仿佛是对自己乳房做最後的挽留一样,然而,自

    己那早已干枯的胸膛是无论如何都留不住她们的,只见自己的身体终於因爲重力

    的缘故,从乳房根部断裂开来,摔在了床上。

    再看断裂处并没有血液溅落,有的只是一股掺杂了腥味的奶香,至此,我的

    乳房就离开了我的身躯,而我也就此消散了,只是在消散前听到了自己丈夫想要

    赎回自己的奶子以用来嫁接到狗的身上之类的云云,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只是

    若还有来生,自己一定要做一个有着大奶子的女人……

    ? ?? ?? ?? ?? ?? ?? ?? ??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