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暗夜劫色

    清明连假,住在台北的我,因为有活动并没有让我们放假,所以我只能待在家里,不能跟爸妈回南部扫墓,爸妈为了我的学业,不准我请假要我一人待在家,努力读书。就读私立国中的我,因为家教非常严格,常有门禁时间,而且也不能跟男生有太亲密互动,所以我还是个处女,我完全没接触过色情,连最基本的自慰都不会。

    这天清明节,我在图书馆过了一整天,眼前只有书百般的无聊。晚上回到家,在吃饭的时候我爸跟我讲:

    「女儿,我跟你妈等下就要先回南部,明天下午就会回来,你明天不要睡过头蛤」

    爸妈在晚上就先趁车流量少的时候,下乡扫墓去了,目送他们关上门之後,终於是自由之时,平常严格的管控下,都必须在十点准时睡觉,今天我至少熬到了十二点才关掉客厅的灯,洗洗澡就去睡了。

    半夜两点多,正熟睡的我听到细微的金属敲击声,客厅大门的风铃响了,「拎拎拎」的刺耳声吵醒了我,透过房门下的门缝,我看到客厅的灯被点亮,我睡眼惺忪地想着,爸妈是忘记拿甚麽东西了吗,怎麽这麽快就回来了,我披着被子走下床,打开房门正准备问:

    「爸,你忘记拿甚麽了吗?……你….你是谁」

    眼前的身影不是熟悉的爸妈,眼前是一个金发身材瘦小的男生,我惊讶的问「你…是谁…要干嘛」,我跟他四眼相对了几秒,他立马冲过来,抽出藏於小背包里的水果刀,「小…偷呜呜」在我还没喊出声的时候就被抵在墙上,他摀住我的嘴,锋利的水果刀轻轻划过我脸庞。

    「安静,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是来偷点钱,乖一点,拿完钱我就走了」小偷说道。

    我惊讶地已经腿软,他用随身的绳子将我的手绑在床头,并用胶带将我嘴巴封住,关上房门出去翻箱倒柜。在他翻箱找钱同时,我使力的挣紮,他绑的绳结并不牢固,三两下就被我挣脱,我轻轻的将封住我嘴的胶带撕下,赶紧拿起我桌上的电话拨打报警,但因为我太紧张,不小心把书包打翻,厚重的书本掉落地上产生极大的声响,我的心颤抖了一下,但此刻不能害怕,我正要按下通话键时,小偷打开了房门,看见我手拿着电话正在拨打,马上冲向我,将我电话夺下并重摔在地上,手机硬生碎裂,他狠狠瞪着我并向我呼了一巴掌,我整个人没站稳的跌坐在地上,门外的灯光照映在小偷身上,眼前黑色的身影是我今晚的噩梦,他生气地向我出拳,我本能地护着头,并大喊「对不起啦….」

    「敬酒不吃吃罚酒阿….是你逼我得」小偷说道。

    他将我硬拉上床,用绳子将我手脚綑绑,我激烈的挣紮,我挣紮一次他就打我一拳,我痛的已经无法挣紮,他绑完手脚後再次用胶带将我封口,我被绑到真的动不了後,他露出了邪恶的笑容,那笑容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你真不爱惜自己,敢报警,是你逼我的喔,原本不想伤害你的」小偷说道。

    他走向客厅将翻倒的柜子、杂乱的纸张衣物整理好,并将客厅灯关闭,看在眼里的我不知他要干嘛。客厅的灯光瞬间熄灭後,黑暗的家只剩我床头前的夜灯,金毛仔走向了我的房间,脸上再次透露出邪恶的笑容,他关上了房门放下了背包,把椅子面对我并坐下来,他翻着我的书桌书包。

    「哦..某某私立学校,有钱人的孩子,学校老师难道没有教你要听别人的话吗」金毛仔说道。

    他凶狠的将学生证甩到我身上,随後拿起身上的水果刀,坐在我身边,坚韧的刀锋从我睡衣上的钮扣一刀划过,这一刻我只能咬着牙忍过去,「好久没吃国中妹了,你运气好我保险套刚用完,呵呵」金毛仔说道。

    他轻柔地将我睡衣退去,我哭红的双眼紧闭着,不敢面对眼前的景象正在抚摸着我的身躯。他用那粗糙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身体。

    「胸部好小喔,一手就能掌握,真可爱」金毛仔说道。

    他将我胸罩割成两半,我的小乳房暴露在他眼前,他将嘴巴凑了上去,利用舌头挑逗着我的乳头,我身体本能地抖动着。

    他大胆地将我身上的绳索解开,完全不害怕我会逃跑或者是反抗,我也不敢,他一拳我就倒地了,我双手护着胸部龟缩在床角,看他那淫邪的笑容,他在我眼前将上衣脱掉,赤裸结实的身躯我第一次看到,他爬上了床将我压在床中央,嘴巴紧凑在我的嘴前,努力的把舌头吐进我嘴里,我们俩的口水交杂。他在亲我的同时,双手各自有着工作,一手将我脖子固定住,防止我逃离他的亲吻;另一只手在我下体外游走,「我想要了给我吧」金毛仔说道。

    给你甚麽我听不太懂,他用绳索把我双手各绑在床角,用着他的舌头慢慢地舔至了我的内裤,那感觉很奇妙痒痒的。他轻轻的将我睡裤跟内裤一并脱去。

    「还没长毛阿,还是处女吧,让我帮你开苞」金毛仔说道。

    他先用手指轻轻地在我的小穴外摩擦,这动作让我有点招架不住,身体激烈的抖动,随着我的动作,他将手指伸入我的小穴,因为交代摀住我的嘴,不然我早就放声大叫,「呜恩…呜」我发出了一些声音。

    「你湿了唉,处女就是特别敏感」

    「要不要嚐嚐我的阿」金毛仔说道。

    他站在床边,脱下了裤子跟内裤,露出那巨大的肉棒,一手套弄着一手将我嘴上胶带撕掉,「救命….救」我大声哭喊,那瞬间他毫不留情地又赏我一巴掌,他拿着刀跪在我胸前,那肉棒在我嘴前等待着进入我的嘴里,他拿着刀在我眼前晃啊晃。

    「快帮我含,不然你就死定了」金毛仔恐吓着我。

    我赶紧张开嘴巴接受他的肉棒,他轻摇着腰间,肉棒在我嘴里摇动,我分泌了好多口水迎接着肉棒,他双手扶着我的头,舒服地摇动着腰。我不断的流着口水,沾湿了四周的床垫。

    「来吧,让你破处罗,很舒服的」金毛仔抽出了肉棒,并将我两腿跨在他肩膀上,肉棒在小穴门口摩擦着。

    他突然的一刺,我拱起了我的身体,双眼再次哭红了,好痛好痛。

    「真紧阿,干处女就是比较爽」金毛仔说道。

    金毛仔抓着我的双腿,猛力的冲撞着我的屁股,「啪啪啪啪….」的声响遍布房间,我的小穴不争气的分泌大量水分,滋润着肉棒跟小穴的交合,「噗滋..噗滋..」小穴跟肉棒之间的活塞运动,夹杂着水声另金毛仔很性奋。

    「你听听看你有多湿了,被我干很爽吧!」金毛仔问道。

    我无言的摇着头回应他,我伤心害怕的样子似乎更让他兽性大发,他越撞越用力。他将我两腿放下,将我的手解开,双手穿过我腋下讲我扶起,我坐在他身上,他使劲的摇着我的腰间,每一下的摇动,都将肉棒深深的突进我的子宫,他加快了摇动的速度,我觉得身体内有股暖流迅速的往下冲,我的身体突然抽蓄,小穴喷出了好多透明尿液,将金毛仔喷得满身。

    「高潮啦,终於高潮了,你还真难伺候。以前的国中妹,插不到几下就高潮了」金毛仔说道。

    我迅速无力地趴在他胸前喘息着,他却不让我休息,右手将肉棒慢慢对准小穴口,左手将小穴拨开,好让肉棒进入,他大力的一顶,湿淋淋的小穴又被填满了,他抱着我并用他的下体猛力的撞着我。

    他将我推到一旁,看我已经无力抵抗,把我嘴巴开封,我那喘息声让他觉得很爽,那淫邪的笑容再次浮现,他要我跪趴着,我只能依他的指令照做,从背後再度将肉棒插了进去,同时快速的抽插着,我的屁股也被他撞击的再次啪啪作响。

    「阿恩….阿….好痛…阿恩」我第一次呻吟着。

    「你叫声真好听,喜不喜欢被我干阿」金毛仔问道。

    「阿恩….喜..喜欢….」只是付和他而已。

    金毛仔却越干越兴奋,下身猛力的抽插着我,我这样被他干了好一会,小腹一阵抽搐又高潮了,一股热流喷出,透明的水液尿满整张床,我侧身倒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眼前。

    金毛仔将我翻身,回到最初的姿势,轻扶我的腰将肉棒慢慢滑入,「啊…啊…好爽…啊…啊」我忘情地回应着,从开始性侵我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天都快亮了,金毛仔一边摇动着下身,一边说道「我要内射罗」,说完这句话後,再次猛力的撞击着我的小穴,他忘情地闭上眼睛,使劲一顶,我感觉到子宫有股热流,反射进我的小穴,他抽出了肉棒後,看着我又露出邪恶的笑容。我双脚开开的,爽手瘫软在床上,眼神迷幻的看着天花板,小穴不断流出热热的液体,金毛仔将肉棒擦拭乾净後,从小背包拿出多纸钞,洒在我身旁。

    「今天就算我买你一夜,处女价十万,其他的我拿走了」金毛仔说道。

    金毛仔穿上了衣服裤子随後把我拉到浴室,将我体内的精液全部冲乾净,我全身赤裸地被他抱回床上,破烂的内衣裤被他用垃圾袋装起准备带走,他拿起了手机,将我姿势乔好拍下了一张当作纪念,并躺在我身旁分享着他跟哪个妹做爱的照片,照片里的女生都跟我年纪差不多,双眼迷茫身体红肿,那小穴也沾满白色体液。

    「你知不知道,你是我干过最爽的一个,小穴很紧实,而且还是处女」金毛仔骄傲地说道。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罗,呵呵」

    金毛仔背起背包关上客厅大门,外头的鸟叫声特别清脆,早晨了,我才刚被摧残完,我再次大哭了一场,但不敢跟任何人诉说。

    直到过了两个月,我在某天的新闻看见了金毛仔的踪迹。

    「暗夜色狼,在公园强暴女生被抓,并在住所电脑找到超过四十多名被害人性爱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