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的另一面

    盛夏的下午,几片吊扇的扇叶有气无力的转着,学生们已经在紧张的学习中劳累了一天,整个教室中充斥着一阵烦闷!讲台上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还在讲台上徒劳的讲着课,无疑她没注意到男生们盯着她高耸的兴趣远远大於听课的兴趣。这就是我所在的高中(四)班,乏味的生活,乏味的同学,大家都只在朝着高考的独木桥上走着!

    正在讲课的老师叫田叶,是我们的英语老师也是我们班的班主任,才分到我们学校不久,由於前班主任住院,其它老资格的老师都太忙,所以也就不得已而为之。

    纯真美丽的脸蛋上洋溢着浅浅的微笑,在炎热的天气中象一阵清风吹过,让所有的这一切看上去不是这麽的可憎!雪白的长裙环绕着窈窕的腰肢,更能衬托出高佻的身材,如珍珠般的汗滴在肌肤上滚动,好象玉石般闪动着。几颗调皮的汗珠滑进了深深的乳沟,将前胸打湿了一片,丝滑的长裙在沾上水後若隐若现出如葡萄般的突起!引得几个色色的小子眼珠都快要掉出来了!

    我扫了扫周围的同学,轻蔑的撇了下嘴,有贼心没贼胆的人,没有我的话,连今天的美景都别想看到!看到这诱人的一幕,想到田老师那迷人的身躯,丰满滑腻的乳房,葡萄般的突起闪现着诱人的粉红,让我的肉棒坚挺了起来,心也充满了火焰!我轻轻咳了一声,左手放在田老师看得到的位置上比了个手势!当田老师的美目看到我的手势後,一丝羞涩而兴奋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张信同学,请将黑板上的题目解答一下!』

    我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睛紧紧的盯着田老师道:『不知道!』

    『我刚刚才讲过了的,张信同学,很显然你没有用心听讲,放学後到我办公室里来!』田老师似乎有些气恼,再加上炎热的天气,小嘴轻轻的喘着气。

    同学们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我,虽然大家都没听讲,但既然你运气差被抓住了就请节哀吧!我做出一副很倒霉的样子,大大的满足了一下同学们的同情欲望。

    杀鸡吓猴,接下来的课大家又都强打起了精神,虽然该看的还是要看,但显然不能那麽得意了。

    下课的铃声终於响了,课堂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叹气声!田老师带着一丝妩媚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收拾好教案走出了教室。

    在哥们祝好运声中,我也慢慢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看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朝办公室慢慢的晃去。

    落日的余晖依旧烤人,操场上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我走到三楼田老师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田老师在吗?』

    耳中传了两声小小的狗叫声,我的脸上又浮出刚刚怪异的笑容,看了看周围没人,於是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我走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房中没有开灯,借着百叶窗透过的光线,我扫视着房里的东西。

    一具白皙赤裸的肉体跪伏在我面前,双腿合拢,跪在地上,两手也合拢,掌心朝下的放在地上,青丝滑动的头紧紧的贴在手背上。

    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我轻轻的咳了一声,『田老师,是你吗?』

    地上跪伏的肉体抬起了头来,露出了田老师一张可人的小脸,迷人的眼睛飞快的看了我一眼,立即又羞涩的移开了,双靥浮起一晕酡红,瑶鼻微微颤动着,显露出主人激动的心情。

    昏暗的光线依旧掩盖不了田老师美丽的身躯,通体洁白如玉的肌肤上一丝不挂,仅一只鲜红的狗圈挂在她的脖子上,一根黑色的皮索一头系在狗圈上,一头系在门後的衣架上。如果隔的近的话,可以看到狗圈上铭刻着『母狗田叶,主人张信於2003年收养!如有丢失,请拾到者与主人联系!』的字样。

    田老师蹲坐了起来,将双腿大开,原本阴毛浓迷的阴处居然寸草不见,两片阴唇早已激动成了红色,依稀看见浅浅的淫水在沟内滑出,而小巧的阴核也早就翘了起来,有如婴儿的小指般大小!田老师双手各抓住一片阴唇,将它向两边分开,将阴道处显露的格外清晰,『母狗给主人请安了,请主人检查母狗淫荡的小穴!』诱人的嗲音中带着浓浓的荡意。

    『田老师,你是我的老师也,怎麽能这样呢,要是让别的同学知道了老师现在的样子……』我笑着说。

    『请主人不要再称呼母狗老师了,母狗不配做主人的老师,母狗只想做主人一辈子的宠物!』田老师如同条件反射一样的回答道。

    不愧我花了这些时间来调教,我想到。我笑道:『毕竟你是我的老师,我还是叫你叶奴,你自己称呼自己母狗。』

    『母狗一切都听主人的!』叶奴乖巧的说。

    我取下衣钩上的皮索,走到叶奴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叶奴乖乖的跟着爬了过来,匀称修长的四肢在光滑的地板上慢慢的爬行着,口中还时时发出撒娇似的呜咽,雪白肥美的屁股左右摇摆着,屁股……

    我突然生气道:『叶奴,不是要你每次还要插上尾巴迎接主人的吗?母狗怎麽能没有尾巴呢!』

    『对不起啊,主人,是母狗今天太着急,忘了插了。』叶奴听到我有些严厉的声音,立刻回答道,『母狗马上装上尾巴!』

    我摇摇头,道:『犯了错误就要接受惩罚!叶奴,你说该怎样罚你呀!』

    叶奴连忙叩头道:『母狗没有听主人的话,请主人严厉的处罚,请主人打…打母狗的屁屁!』

    『那打多少下呢!』

    『至少要打母狗三十下!』叶奴晃着屁股,讨好的说。

    我突然感觉不太对,道:『叶奴抬起头来!』

    叶奴这才扬起脸来,小脸上哪有一丝恐惧,忍俊不禁的小脸上浮现出可爱的笑容,似乎早就期待着我的惩罚。

    我忍不住笑着站了起来,道:『你这个小贱货,这麽喜欢主人打你,今天是故意不听主人的话吧。主人今天非要打到你讨饶不可!』

    『请主人惩罚母狗吧!』叶奴嘻嘻一笑,也不分辩。

    我让叶奴四肢着地的跪在了桌上,将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叶奴没想到我会在桌上惩罚她,有些犹豫的看着窗户,我故意说道:『主人要让大家都看到纯洁漂亮的田老师象母狗一样在桌上被人打屁股!』

    说完我走到窗户前将百叶窗完全的拉上了。叶奴感激的看着我道:『谢谢主人疼惜母狗。』

    我笑道:『你是我的宠物,主人才不想让你的身体被别人看到呢。』

    打开叶奴的办公桌,有一个抽屉里全是各式各样的性虐器具,这些都是我和叶奴在一起必不可少的工具。为了收集这些东西,我让叶奴仅着一件半透明的短睡衣去情趣用品店买的,而叶奴现在戴的狗圈则更是让她全身赤裸,仅戴着墨镜和我一起去挑的,最後在情趣商店里我亲自给她戴上的。

    我取出一只皮鞭,轻轻的挥舞了两下,皮鞭在空中呼呼的叫着,我能感受到叶奴在接受鞭打到来前的恐惧和期待。

    谁知道先落下来的竟是我的大手,当我的大手拍打在她的屁股上的时候,叶奴的全身不由自主的一颤,口中也轻轻的哎呀了一声,我的手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感受着她滑腻的肌肤,当手滑到两股之间时,早已充涌其间的淫水将我的手打的通湿。这条母狗,早就已经发情发成这样了。

    在我的大手连拍之下,叶奴的雪臀立刻红肿了起来,而股间的淫水也顺着双腿滑了下来,在办公桌上形成了个小水滩。

    当她刚开始习惯了我的拍打後,真正的鞭打开始了,皮鞭落在开始有些红肿的屁股上。显然刺激是强烈的,叶奴忍不住大声的叫了一下,但这只是才开始,鞭子随着我的心意与臀肉亲密接触,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触目的红印,随着鞭击的进行,叶奴臀部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喘息中也带进了越来越多的呻吟声。

    在慢慢习惯了鞭打的节奏和刺激後,叶奴的身体又放松了下来,她的喘息声中带着丝丝的欲望,在多日的调教中,她早已学会在这之中寻找快乐。

    随着屁股上的红印越来越密集,鞭打的频率逐渐慢了下来。就在她呼出一口气,摇晃着屁股开始试图享受鞭打的乐趣的时候,我冷冷的一笑,猝不及防的剧痛两腿间炸开。痛苦是如此剧烈,几乎不能判断是具体哪个部位受到重击。无法遏制的惨叫声回荡在办公室中。

    一瞬间,她的菊门,会阴和私处迅雷不及掩耳地连击三鞭,虽然力量不大,却收到奇效,可以看到淫水在皮鞭落下的位置飞溅出来,然後又随着皮鞭在空中划过。我将叶奴翻了过来,皮鞭像雨点般地落在阴部的两边,疼痛让她的小手徒劳的试图想遮掩住阴部,但长期的调教让她努力的遏止住自己的动作。

    皮鞭飞快的落了下来,阴唇在挨了几下後,肿涨的更厉害了,充血充的红通通的,当最後的一鞭敲击在她凸出的阴核上的时候,眼泪、鼻涕、口水和尿液和着她的哀鸣声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在一阵疯狂的颤抖中,叶奴瘫倒在了桌上!

    空气中弥漫着淫水尿水的气味,而叶奴和整个桌面简直就是从水里面捞起来的一样!粉红色的身躯若有若无的抽动着,如同搽了油一般发出光泽。

    『叶奴,叶奴!怎麽样?』我问道。

    叶奴勉强睁开眼睛,道:『母狗险些受不了了,谢谢主人调教母狗!』

    我从抽屉中取出了一条毛绒绒的尾巴,递给叶奴道:『自己装上吧!』

    叶奴慢慢跪了起来,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刺激中恢复过来,两眼迷离的接过了尾巴,看也不看将尖头往菊门插去,『哎呀,好痛哟!』叶奴惊叫道。

    我看的不禁一阵大笑,『笨奴,没有滋润怎麽能插进去呢!』

    叶奴娇嗔的看了我一眼,道:『主人坏死了,母狗都快要疼死了,还在这儿笑!』

    我又是一阵大笑。

    『还笑,还笑母狗!!!』

    我强忍住笑道:『好,不笑不笑,你自己慢慢装进去了!』

    叶奴将尾巴的尖柄转过来,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舔了舔,妩媚的朝我一笑。如同舔棒冰一样细细的品尝着,在舔了几下後,索性将尖柄整个含在口中,诱惑的看着我,让我的欲火一阵炙热。

    在细细品完後,看我没有什麽反应,才将尾巴插入到了菊门中,但显然异物的入侵让她感到有些不舒服,细眉轻轻的皱了下。

    我牵着皮索道:『下来,让主人遛遛!』

    叶奴慢慢的从桌上爬了下来,看到桌上满是自己的淫水和尿水,不禁一张小脸红的特别可爱。

    叶奴趴在地上轻轻晃动着屁股,雪白的尾巴也跟着左右摇摆着,显得格外的诱人,叶奴在前面绕着办公室爬着,身躯如同舞蹈般轻盈自然,窈窕的腰肢更显得仅只一握。叶奴一边慢慢的爬着,时而还回过头来对我报以甜甜的笑,当爬到门边的时候,我突然叫停。

    叶奴奇怪的回过头来看着我,我冲她笑道:『叶奴是不是母狗啊!』

    叶奴笑着道:『叶奴一辈子都是主人的母狗!』

    我道:『那就在这学狗撒尿给主人看看!』

    虽然早就经过了排尿的调教,但在自己神圣工作的地方还要学狗一样撒尿,叶奴为难的看着,嘴巴动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抬起了腿。但刚才毕竟已经撒过尿了,憋了半天也没有出来,为难的对我道:『主人,母狗实在是拉不出来。』

    我佯装生气道:『拉不出来?我把门打开,让你在大家面前拉!』

    叶奴连忙求饶道:『主人不要啊,母狗再试试!』

    在我的威逼下,叶奴的一张脸憋的通红,终於稀稀沥沥的拉了几滴出来了。

    我实在是憋的难受了,掏出肉棒对着叶奴的粉脸淋去,叶奴没想到我会在这里这样,顿时让我淋的全身都是我的尿液。小嘴也惊讶的半张中,喝了一小口尿水到肚子里去了。

    看着我的肉棒,叶奴的眼神一下子炙热起来,如同看到骨头一般围了上来,我回到椅子上,叶奴也自觉的紧跟着来到我面前,我笑道:『叶奴怎麽了!』

    『主人,母狗已经好多天没有高潮过了,请主人给母狗吧!』叶奴哀求道。

    在叶奴签定的母狗契约书上规定了,母狗的一切都属於主人,包括母狗的乳房,阴部,肛门,没有主人的允许是不能使用的,性和高潮没有主人的允许也是不可以的,为了防止叶奴手淫,她的阴部长期由一具小巧的贞操带锁住!虽然她自己也拥有钥匙,但严厉的惩罚让她知道如果私自打开会有可怕的後果。

    我想了想,道:『主人的肉棒不能给你,但今天允许你在主人面前手淫!』

    虽然感到有些羞涩,但叶奴还是为即将可以享受一次高潮而高兴,『谢谢主人!请主人观看淫贱的母狗手淫!』叶奴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听到自己淫贱的话语,叶奴就没乾过的阴道又兴奋的开始流出快乐的淫水来!

    叶奴熟悉的将手指伸向自己的阴部,被剃光了阴毛的阴部显得非常的平整,触手上去,阴毛的根部还是有些发痒,叶奴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另一只手也迫不及待的握住了自己丰硕的胸部。

    自从被我收养後,我经常给叶奴注射一些丰乳的药剂,虽然每次都痛死了,但胸部也渐渐的丰满极了,象现在一只手都握不住了。

    叶奴轻轻的刺激着自己敏感的地区,让这好不容易到来的手淫能高潮的更长久些。

    慢慢的,叶奴忘记了有我在旁边观看着她的演出,径自一个人享受了起来,美丽的阴部在叶奴的玩弄下,象朵花一样绽放了,鲜红的花蕊中间流动着颗颗露珠,雪白细长的手指在阴道内缓慢的抽动着,而大拇指却绕着阴核划着圈。

    叶奴的眉目中流露着荡人的春情,口中咿唔的呻吟着,一双媚眼早就半闭,一心沈静在快乐的田地中。

    我看着眼前的叶奴如动物本能般寻求着性和交配,而这一切仅仅也就是我几个月的调教,将这个原本连手淫都不会的女孩变成如今的荡妇淫娃!心中充满着一种莫名的情感。

    早已忘却一切的叶奴大声的呻吟着,双手也加快了速度,丰硕的乳房在她的手中被任意的肆虐,而阴部则更是象开了水龙头一样,大量的淫水奔流而出。

    渐渐的,渐渐的,叶奴的脸上露出似难受似快乐的神情,口中也禁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亏得这间办公室隔音效果好!

    眼看着叶奴就快要到了高峰的顶点了,我突然的道:『停!』

    叶奴下意识的停下了手,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情。

    在这突然的打击下,叶奴哀求的看着我道:『主人,母狗就快要到了,让母狗高潮了吧!』

    这时,办公室的锁突然响了,叶奴顿时惊呆了,这个办公室是她和另一个一起分配来的女老师共同使用的,这个时候也只有她会有钥匙了。

    我看叶奴已经惊的动弹不得了,连忙用脚将她踹进了办公桌的下面,其它的地方也没办法收拾了。

    门开了,果然是同办公室的刘欣老师,我连忙叫道:『刘老师!』

    刘老师是和叶奴截然不同的女孩,一个是属於那种温柔型的美女,一个是属於活泼型的美女。

    刘老师皱着眉头道:『怎麽你在这,田老师呢?好难闻的气味呀!』

    我连忙解释道:『田老师刚刚有点事出去了,要我在这先自己温会书。』

    『喔,』刘老师根本就没留意的应声道,『怎麽到处都是水呀!』

    『刚才我不小心把茶杯打翻了,又没找到拖把,所以……』

    『是这样啊。』刘老师笑道:『你怎麽这麽不努力呀,我天天都能看到你,你这样做对得起田老师吗?』

    我装做悔恨的低下头道:『我一定会努力读好书的!』

    『那就好。』刘老师说完就不再理我了,关上门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改作业。

    天啊,我下面还有一个没穿衣服的叶奴啊!

    我也只好假意看起书来。

    我将脚伸到了桌下面,碰到的地方感觉软软的,还有一个葡萄大的凸点在前面,我脱下鞋,用脚丫夹住叶奴的乳头轻轻的扯动着。另一只脚的脚底摩擦着她的身体,丝绸般的肌肤连粗糙的脚板都能感觉出来,叶奴的身体在我的挑动下慢慢的开始动情了。

    突然脚趾间感觉冰冰的,滑滑的,有一个湿润的东西在蠕动,叶奴将我的脚趾含在口中舔吸着,让我觉得非常的舒服。

    慢慢的叶奴忘却了周围的一切,细细的亲吻着我的脚,刚才半截的高潮让她感觉到无比的难受,忘却了一切,又重新开始追逐快感。

    压抑的喘息声虽然很低沈,但在安静的办公室中显得很明显,而叶奴的身躯也频频撞在桌上。

    刘老师奇怪的道:『什麽声音?』

    我笑道:『是田老师今天拣的一条狗,放在办公室里的。』

    刘老师笑道:『真的呀,是公狗还是母狗啊?』

    我强调道:『是一条母狗啦。』

    『让我看看吧。』刘老师站起身来走了过来。

    叶奴听到我们的对话,明显身体都僵硬了,却在稍一犹豫後,动作更快了。

    我飞快的站起身来,当叶奴看见刘老师惊诧的表情时,刹那间的快感如同决堤般涌了过来,叶奴甚至来不及遮掩自己赤裸的身体,就被高潮所征服。

    一阵巨大的羞耻感和快感交替征服着她,从没有过的高潮让叶奴全身哪怕是一根脚趾也移动不了,只能羞耻的躺在桌下任刘老师观看。

    『田老师,你躺在地上做什麽呀!好奇怪呀,你怎麽能在学生面前做这种事呢,你简直侮辱了教师这个称号,太淫贱了!』刘老师道。

    『对不起,对不起!』叶奴口中只能喃喃的说着。头垂到了地上,自己的名声,自己的事业,一切都完了。

    『母狗给主人请安了,请主人检查母狗淫荡的小穴!』诱人的嗲音中带着浓浓的荡意。

    一样的声音,一样的称呼,当叶奴抬起头来的时候,刘老师已经全身脱光了衣服,如同刚才自己对主人行礼的姿势一样。而脖子上也戴着一个黑色的狗圈,可以看到狗圈上铭刻着『母狗刘欣,主人张信於2003年收养!如有丢失,请拾到者与主人联系!』的字样。

    叶奴惊讶的看着刘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笑道:『叶奴,这是欣奴,是比你晚一个月收的母狗,今天让你们两条母狗见一见面!』

    欣奴笑着道:『母狗早就想拜见一下姐姐了,今天终於可以正式拜见姐姐了!』

    叶奴从桌底下爬了出来,两只美丽的美女犬匍匐在我的面前,争相献媚!两条雪白的尾巴也在空中晃动的!

    我不由又拿起了身边的皮鞭。

    『请主人调教母狗吧!』两只母狗同声娇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