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桃源深处妙趣多

戌中时分,甄南仁再入桂涵莲房中,她立即羞喜的迎来道:“哥!谢谢你昨夜让我留下完美的印象!”

甄南仁搂她道:“你今夜会更愉快!”

“嗯!”

他立即吻上樱唇。

这回,她迅即热吻着。

双臂更是紧搂着他的虎背。

四只脚更是默契十足的行向榻前。

不久,二入的衣衫纷纷滑落地面。

他轻搭上酥肩道:“莲妹!你真美!”

他满意的爱抚这……!

她亦满是的听说衷情啦!

翌日起,他在白天陪她们出游,夜晚则陪桂函莲,经过七夜的灌溉,她更加的艳丽及愉快了!

这天上午,侯晋德单骑返庄,门房刚欢呼“少庄主回来啦!”他便直接掠下马及掠向大厅。

侯氏立即欣然道:“孩子!你回来啦?”

“是的!姐夫呢?”

“在明月院内!爹呢?”

“爹在后面,掌门人们也一起来啦!”

“真的呀?我得吩咐下人准备接待!”

“孩儿去见见姐夫!”

说着,他立即向后掠去。

甄南仁诸人方才闻声,便联袂行来,此时一见侯晋德掠来,侯佩仪欣喜的立即唤道:“弟!回来啦!”

“是呀!参见姐夫!”

“哈哈!免礼!恭喜你凯归!”

“谢谢!姐夫,十四派之掌门人已经跟着桂爷爷及爹要来见你,爹请你到大门前迎接他们。”

“好呀!快到了吗?”

“大约尚须半个盏茶时间,咱们边走边谈吧!”

“好!”

“姐夫,各派真佩服你及感激你,他们要来当面向你致谢。”

“何必呢”我只希望他们别误会我。“”没这回事,若非你冒险忍辱,各派早就完啦!“

“谢啦!各派伤亡如何?”

“死了五千余人,伤了二干余人。”

“怎会如此呢?”

“黑道人物敢拼呀!”

“爷爷他们不要紧吧?”

“还好!只是受了一些外伤而已!”

“你呢?”

“背部挨了一剑,伤口巴合啦!”

“还好!你们没去瞧瞧青城派吗??

“没有!大门深锁,街上也瞧不见他们的人影哩!各派对他们这三派十分的不谅解,他们今后将难抬头啦!”

“他们是受内奸控制呀!”

“各派明白!不过,大家仍难谅解。”

“何苦呢?”

“降本庄及华山外,各派元气大伤,大家皆心情不好呀!”

“各派也该检讨呀!别只怪他人嘛!”

“过些时日,大家会心情愉快些!”

“各派重建,有否需要我协助之处?”

“不必啦!他们由黑道人物身上搜出不少的财富予以均分,他们反而发了-笔横财,足够今后发展啦!”

“对了!各派内奸死了否?”

“死了!”

邵忠呢?“

“也死了!他们该赎罪呀!姐夫为何提及此事?”

“我打算替他们解毒呀!”

“姐夫太仁厚了!对了!我们沿途皆听人提到甄南仁济助贫民之事。是不是姐夫之善行呀?”

“是的!我捐三千万两供官方济贫。”

“太伟大啦!太伟大啦!”

说至此,他们已经站在大门口。

立见桂承武和六十人先行驰来,侯晋德欣然挥手道:“武哥!姐夫在等候你们啦!快歇息吧!”

“哈哈!太好啦!”

桂承武一驰近,立即腾空掠来。

甄南仁扶住他,着右臂纱布道:“伤势不要紧吧?”

“托福!挨了三剑,全无伤及筋骨。”

“哈哈!太好啦?

“弟!快见过各派代表!”

那六十人立即行礼道:“参见公子!”

“免礼!在辛苦啦!”

“应该的。”

甄南仁和他们一一握过手,便见马群及车群由山腰出现,为首之人正是招贤庄总管侯永杰,他立即喊道:“总管好!”

“参见姑爷!”

庄中主人和那六十人立即准备上前接马。

甄南仁含笑和侯氏诸女站在门口等侯着。

总管一落地,立即行礼。

甄南仁一见他胸、臂之纱布。立即道:“英雄凯归!欢迎!”

鞭炮声立即响起。

马匹及车子纷停,便见桂永泰父父子和侯昭贤陪十四名俗、道、僧、尼、丐、儒中年人行来,甄南仁立即上前行礼。

桂永泰呵呵笑道:“各位,他便是小孙婿甄南仁。”各派掌门人立即纷纷行礼致谢。

双方客套一阵子。便欣然入内。

总管和侯氏母子便在门口招呼各派诸人。

入厅就座之后,甄南仁含笑道:“晚辈为了为先师斩情客复刀而化身进入黑道,若有得罪之处,请海涵!”

武当掌门人道:“施主客气矣!若非施主忍辱冒各派及江湖早就亡于内奸及沦入蒲公英及崔姬之掌。”

各派掌门人再度由衷致谢着。

甄南仁含笑道:“晚辈不该如何效劳?”

武当掌门人道:“心领!各派今后将记取本次教训改进,甚盼施主日后经过各派,入内指导一番。”

“不敢当!”

桂永泰含笑道:“仁儿,各派欲拥你掌盟领导武林,如何?”

“不可!不可!黑道已灭,各派只需自立自强即可!”

“呵呵!各位听见了吧?饶了仁儿吧!”

各位掌门人立即含笑同意。

甄南仁取出药瓶道:“此乃‘半年散’解药,可为各派内奸解毒。”

桂永泰道:“毁了吧?他们皆已战死赎罪了!”

“也好!”

“仁儿!你能指挥恒山三派之内奸否?”

“可以,不过,他们将在本月底毒发身亡,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三派应该会恢复正常。”

“各位有何卓见?”

各派掌门人立即摇头。

“好吧!正事已了,大家歇会儿,准备用膳吧!”

侯昭贤立即邀众人入客房歇息。

桂永泰邀甄南仁入凉亭,立即低声道:“你和莲儿合体子吧?”

“是的!”

“南宫针其-对女儿托附给你,如何?”

“不妥吧!太委屈她们了,我尚需问问莲妹她们哩!”

“你若同意,吾会安排妥当!这对姐妹端庄聪明,对你颇有助益,更可以稳定华中一带,如何?”

“好吧!”

“太好啦!吾待会再告知南宫白,此外,崔姬已死了吧?”

“是的!连同留在石家堡,主人皆已死。”

“很好!双姬呢?”

“已经归隐!”

“也好!听她们为你出力不少哩!”

“的确,若非她们出主意及安排,各派无法如此顺利的解决黑道人物,她们实在待我太好啦!”

“她们迷涂知返,颇能可贵!”

“是的!”

“你今后欲何往?”

“定居西湖,崔芬在西湖有座庄院。”

“也好!你打算如何对付朱天民?”

“对付朱天民?为什么?”

“他派其子趁火打劫,被武当派发现之后,因为拒捕而遭击毙,只有三拨该庄人员亦是如此哩!”

“哇操!他怎么会来这一套呢?”

“他们捞了不少的财物,吾已分配给各派,吾担心朱天民恼羞成怒,欲先率各派向他施压哩!”

“千万不可!”

“为什么?”

“据崔姬及其弟手表示,朱天民一直替左相颜忠除异己,各派若正面施,官方可能不会干休。”

“好可恶的家伙!该设法除掉!”

“朱府总管颜明伦乃是崔姬的内奸,我来解决此事吧!”

“好!别拖太久,以免他利用官方对付各派。”

“好!我今夜就启程吧!”

“也好!吾会私下告知各派掌门人。”

“你透过官方济贫啦!”

“是的!我捐了三千万两银子。”

“好小子!够大方!”

“崔姬留下太多的财物,我得努力花呀!”

“呵呵!说得好!吾可以安心归隐啦!”

“爷爷到西湖来住吧?”

“过些时日吧!你也别急着走、此地要办喜事啦!”

“赵敏要嫁来啦?”

“是的!此次路地赵家,赵正明已经同意此事啦!他将在近日内来此办喜事,和派掌门人也要留下来哩!”

“哇!我这一去朱家,岂不是喝不到喜酒啦!”

“呵呵!吾陪你补喝几缸吧!”

“几缸?骇死人!”

“呵呵!别假仙啦!听说你在石家堡及霸王庄以酒圣出名理!”

“哈哈!那只是乱灌而已啦!”

“呵呵!你扮啥就似啥,不简单!”

“我最惭的便是害文哥少了一臂。”

“他太大意,该有此教训,别理他。”

“崔姬这女人实在太厉害了。”

“不错!叶也一直怕这女人哩!”

“哈哈!爱说笑!”

“呵呵!吾该洗洗这身臭汗啦!”

说着,他立即欣然离去。

甄南仁找到崔芬,立即道:“我要去对付朱天民!”

也立即取出碧玉道:“你如何安排地呢?”

“见机行事吧!我先走啦!”

说着,他立即入房提起包袱。

崔芬送来二付面具道:“隐秘身份吧!”

“好!你转告她们吧!”

说着,他立即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他冰掠于山区,他的通玄功力促使他似闪电般飞掠,他便欣然全力飞掠着。

沿途畅行无阻,翌日上午,他已经进入洛扬城,他大方的进入朱家庄右前方酒楼取用早膳。

膳后,他住进上房,立即写妥一封信。

他连同碧玉放入信封内便行向朱家庄。

他一到大门,便见门房注社他,他立即递函道:“在下侯明,欲见贵庄颜总管,请代转此涵!”

门瞄信封中央之“颜明伦”三字,立即匆匆入内。

此时的颜明伦正在书房见朱天民,因为,朱天民已知由返庄之庄内高手知道其子事泄身亡这事呀!

偏偏他不敢告知内情,此时正吩咐颜明伦去见左相哩!

门房立即在门口道“:”禀庄主。有一名自称侯明之人欲见总管,同时送上此函!“说着,他已经捧出信函。

颜明伦上前一接函、便纳闷的诉函。

他乍见碧玉,立即心儿狂跳。

他一定神问道:“人呢?”

“尚在大门口!”

颜明伦二话不说的立即离去。

朱天民立即站在窗旁遥看大门口之人,他乍见对方之身材,心中一动的忖道:“他不是甄强吗?这……”

颜明伦一到大门口,立即故意哈哈笑道:“侯兄!久违啦!”

“哈哈!是呀!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请入内吧!请!”

“请!”

二人一入内。朱天民便更确定此是甄强,他稍加思忖,立即由书房进入暗道,再小心的走到总管房间下方。

他乍听步声,立即功默听。

甄南仁一入房,立即传音道:“别说话!”

说着,他已步向桌房。

颜明伦便恭敬的侍立一旁。

甄南仁立即写道:“朱建章在何处?”

颜明伦立即写道:“朱踪十一日!”

“庄中少了多少人?”

“一百零三人,昨天有十七人返回,其中六人负务,他们曾和庄主在书房中聚了半个时辰。”

“事后,朱天民的脸色不佳吧?”

“是的!”

“朱慧兰呢?”

“她一直闭门不出发,前些时日曾欲白尽。”

“为什么?”

“听说她有喜了。”

甄南仁不由心中狂跳!

他吸口气,定神写道:“她是因为上回去过主人处而有喜吗?”

“是的!她欲留孩子办识男人,朱天民原先欲逼她弄掉孩子,她自杀,朱天民方始同意她。”

甄南仁思忖一阵子之后,写道:“他最近和相爷处得如何?”

“失和!他因为紫衫会已灭,欲免除每月孝敬相爷这五十万两银子,相爷已经严厉警告他。”“他方才正打算吩咐小的透过相爷动用官方的力量对付武当振及其他帮派,正好使者驾暂搁下。”

甄南仁不由暗叫:“侥幸,”

他立即写道:“主人不准他如此做,你佯作同意,事后再告知相爷的不肯如此做,明白吗?”

“明白!”

“朱家尚有多少人?”

“八十六人!”

“谙武之人有多少?”

“四十二人,包括他们夫妇及女儿。”

“主人对你倚重甚殷,吾会主动来找你,你不必再各。”

“是!”

“你须于六月底服药吧?”

“是的!”

“好好干!主人不会亏待你!”

“是!”

“我走啦!你自行措辞向朱天民交代吧!”

“是!”

甄南仁一转身,便向外行去。

他一见颜明伦跟来,立即指向那些纸。

颜明伦会意的立即点烛焚纸。

甄南仁注视那些纸化成灰之后,方始行去。

那知,他一出门,便见朱天民站在远处厅口,他的心中一动,立即忖道:“他可能已经有所警惕,我该做何决定?”

颜明伦神色一变,立即怔立当场。

朱天民因为听到写字声而悄悄站在此地,他此时一见对方止步,他立即传时道:“甄公子,是你吧?”

甄南仁伟音道:“不错!入内聊聊吧!”

说着,他倏地转身,立即扣住颜明伦及予以制昏。

他挟颜胆伦一入内,便从城几旁及将颜明伦放在榻上。

朱天民一入内,立即沉声道:“你怎会和他搭上线?”

“他是崔姬的人。”

“啊!高明!少女原来是被他弄出去的呀?”

“不错!”

朱一成吸口气,道:“崔姬在人世否?”

“你为何有此一问,你如此怕她吗?”

“请据实以告。”

“你为可不问问我来此之原因?”

“你肯奉告吗?”

“当然肯!令郎已死,你知道吗?”

“知道!”

“你如此富有,为何如此贪婪?”

“人各有隐衷!”

“你打算利用官方对付武当及各派吗?”

“没这加事!”

“颜明伦方才不是正在和你商量此事吗?”

“你知道不少哩!”

“我由崔姬处获你太多之事啦!”

“你……别想套话!”

“好!我猜猜看,我孝敬崔姬一千方两换取平安,对不对?”

“说下去!”

“你为左相铲除异己,对不对?”

“说下去!”

“你为了每月五十万两孝敬金,最近和左相处得下爽,对不对?”

“说下去!”

“够啦!我有否猜错?”

朱天民嘘口气,立即沉思。

良久之后,朱天民道:“你要杀我?”

“不!各派自会杀你!”

“什么?各派敢如此绝!”

“你先不仁,别怪他们不义。”

“你打算怎样?”

“你留下一些财物,归隐吧!”

“这……你想吞我的财物?”

“有此必要吗?你听过我济贫吗?”

“哼!那些银子是吾的!”

“哈哈!你还是看不开,随你吧!”

说着,他立即起身。

“等一下!”

“咱们还有什么可谈的?”

“谁玩小女?你吧?”

“你为何咬定我?”

“崔姬为了取悦你,对不对?”

“对又如何?不对又如何?”

“若对!咱们可以好好谈!”

“先谈谈吧!”

“你先承认!”

“你先谈谈吧!”

“若是我,咱们便是亲戚。吾愿设计除去左相及他的狐群狗党,事后再匿名隐居,这些财物换取小女的幸福!”

“若不是我呢?”

“我仍针杀奸相,再。”

“你可知令媛的身体有何特征?”

“此言何意?”

“我曾被崔姬下毒玩过一名少女,我想猜看看她是否嫒?”

“说吧!”

“她的双腿根各有一粒黑痣。”

立听对面房中传来啊了一声。接着,朱氏急掠入内道:“就是你!就是你!”

甄南仁淡然一笑道:“可否冷静些。”

朱天民道:“夫人!坐吧!”

朱氏立即入座道:“老爷!依他吧!”

“别急!公子!请吩咐!”

“不敢当!夫人确定令媛便是……”

“正是!正是!她已有喜!她为你流了多少泪……”

朱天民道:“夫人冷静些!”

朱氏立即低下头。

甄南仁道:“庄主真有意除去奸相?”

“是的!”

“有把握否?”

“三天内可以完成此事,事了之后,吾一定遣散下人,只和内人隐居,尚盼公子好好照顾小女!”

“行!她若生子,我必择一姓朱。”

“太好啦!夫人,如何?”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立见朱慧兰持匕入内道:“我不同意!”

说着,他已将匕尖抵住心口。

朱氏急道:“孩子!别胡来!”

“娘!孩儿不能放过他,孩儿要死给他看,让他的孩子也死在他的面前!”说着、她已经戳向心口。

立见二名侍女分别扣住她及抢下短匕。

她立即叫道:“放手!放手!”

朱天民制住她的“哑穴”,便扶她入座道:“夫人!先招呼总管的人。”

朱氏会意的立即带二婢离去。

没多久,总管一家七口已经全死。

朱氏一返房,立即点了颜明伦“死穴”道:“全部解决啦!”

朱天民道:“公子可否让小女平静些?”

“可以!我是斩情客的弟子,我先后蒙月狐及华山派授武及提供‘七星兰’等灵的练成了一身琥功。”

“我为了潜近蒲公英,先参加招贤比武招亲,再一步步接受崔姬,终于顺利除去崔姬及蒲公英。”

“若百我忍辱冒险,各派早毁于内奸,天下便落入崔姬及蒲公英之手,贵庄必然难以幸免。”

朱天民点头道:“的确不错!”

“各派目前皆在捐贤庄,我一获悉武当杀了令郎,立即赶来此地,因为,我们合作过,我想给你们一条路走!”

“谢谢!兰儿,你想清楚了吧?”

说着,他立即解开她的“哑穴”。

她立即默默低下头。

朱氏问道:“尊夫人能接纳小女吗?”

“内人们鼓励我来此,我若不先来,各派必会对付你们,官方根本也奈何不了他们,对不对?”

“对!谢谢!”

“姑娘!你我皆被崔姬所害,世上有更多的人被她所害,为了令尊及令堂,我希望你冷静些。”

她仍然不吭半句。

“姑娘,你若不愿意跟我,我也不勉强,不过,请你别把此恨转注到无辜的孩子身上,你三思吧!”

她一拾头,立即道:“我跟你走,不过,你得让朱家庄能够抬头见人。”

“行!我会请各派成全你!”

朱天民摇头道:“孩子!爹心领!不过,此番入大内谋剌,难免会有所失误,吾实在没有把握能够保住本庄。”

“爹!孩儿该怎么办?”

“他是好人,他已经仁尽义至,你跟她走吧!”

她唤句“爹!”立即掉泪。

甄南仁道:“你可有其他万全之策?”

“吾原本打算在清明时节谋刺奸相,因为,他一定会出来祭祖,他的心腹们一定也会陪同。”

“清明快到了吧?”

“尚距十一天!”

“好!你们在清明下手,我回去稳住各派,如何?”

“感激不尽!”

“我该走啦!”

“可否请各派赐还小犬诸入之尸体?”

“好!”

“事了之后,我送小女至招贤庄。”

“我将定居西湖芬芳庄,我来迎吧!”

“不!我亲自送去吧!”

“也好!我走啦!”

“恕吾不远送!”

甄南仁自怀内取出一块绿玉,立即送入朱慧兰的手中道:“苦了你,我今生会好好的补偿你!”

她的心儿一激动,不由又掉泪。

甄南仁立即大步离去。

朱天民口气道:“也好!这才是正路!”

朱氏喜道:“是呀!咱们好好策划吧!”

翌日进午时分,甄南仁-返回招贤庄,桂永泰迫不及待的带他入凉亭道:“办妥了吗?”

他立即低声叙述着。

“呵呵!天于你真是天才!”

“爷爷!各派会同意吗?”

“没问题!他们杀人又发财,不会计较啦!走!”

他俩一入厅,各派掌门人便含笑起身。

桂永氏声叙述朱天民被崔姬及奸相逼迫入邪道及打算在清明除去奸相向各派作交代。

“各位同意给他一条生路吧!”

群豪立即欣然点头。

“各位肯奉还朵建章诸人尸体否?”

武录掌门人道:“可以!不过,尸体已入土哩!”

丐帮帮主道:“吾派弟于前往掘尸入殓再送去吧!”

桂永泰含笑遭:“太好啦!最好赶在清明前完成此事。”

丐帮帮土立即出去吩咐着。

甄南仁松口气,便携包袱入内。

他沐浴之后,便前来陪各派掌门人用膳。

膳后,他立即返房运功歇息。

黄昏时分,他一收功,便见田欣入内道:“赵家的人到了!”

“太好啦!何时成亲?”

“后天午时!听说另有二位大美人将于明天来此哩!”

“谁?”

“少来!你装什么蒜?”

“啊!我想起来啦!是南宫姐妹呀!”

“是呀!恭喜你啦!”

抱歉!我来不及告诉你们!别生气啦!“”逗你的啦!人多福气多!“

“谢啦!有赏!”

说着,他立即搂吻她。

她为他整过头发及衣衫道:“陪大家用膳吧!”

“一起去吧!”

“我们陪餐夫人母女!”

甄南仁立即欣然行去。

他一入厅,便见群豪毕集,侯昭贤含笑道:“仁儿!快过来见见赵亲家,他一直想见你哩!”

赵正明立即含笑起身。

“参见庄主!”

“哈哈!果真是人中之龙,坐吧!”

“请!”

二人一入座,桂永泰立即道:“仁儿!赵庄主希望你替他挡挡酒。”

“没问题!乐意郊劳!”

“呵呵!太好啦!”

赵正明道:“谢谢,小女出阁,蒙各位掌门人福证,感激之至!”

各派掌门人立即含笑致贺。

侯昭贤道:“先祭祭五脏庙!请!”

众人立即欣然赴餐厅。

膳后,甄南仁陪众人聊了一阵子,方始返房,立见诸女含笑入内,他立即含笑道:“我向各位报告一件事。”

他立即道出赴朱家庄之经过。

崔芬道:“她挺可怜的!大家好好接纳她吧!”

诸女立即含笑点头。

侯佩仪含笑道:“南宫姐妹明天可以抵达,大家得好好招待她们。”

诸女立即含笑点头。

崔芬道:“哥!丐帮已协助我们上芬芳庄两侧之明月园及九观庄,咱们可以随时招待访客啦!”

“哇操!太好啦!谁的点子?”

桂涵莲道:“我向爷爷提的!爷爷立即托丐帮飞函向两家屋主商量,他们皆欣然出售,价格也颇公道理!”

“太好啦!咱们可以畅览两湖胜景啦!”

崔芬问道:“哥可知是谁出资购下那两家庄院呢?”

甄南仁含笑望过诸女,立即道:“仪妹及莲妹、对不对?”

“咦?你怎会知道泥?”

“她们的笑容启示我呀!哈哈!”

“仁哥!你猜错了!”

“当真?谁买的。”

田欣道:“我买的!为了纪念二位恩师,我们已经决定易名为承恩及承师庄,我是用恩师之钱购置的!”

“哇操!丑透了!”

“哥!大家逗你的,别介意!”

“哈哈!我的脸皮够厚,没关系!”

诸女不由会心一笑。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方始返房歇息。

立见田欣含笑入内道:“哥!我侍候你。”

甄南仁搂她道:“你怎会想购屋?”

“原先是要由仪姐及莲妹出钱,我念及侯桂二家此次折损不少人日后又需重建,所以,我抢着出资。”

“对!反正咱们钱多多呀!”

“不错!哥,我把那粒金刚石借给莲妹,供她孕子。”

“太早了吧?”

“正是时候,据仪姐的体验,莲妹该在前阵子已经‘承种’,金刚石颇合她的内功路子,对她及孩子皆有益。”

“谢谢你的安排!”

“莲妹表示她日后若有二子,要让一子给我哩!”

“哇操!你贿赂她呀!”

“才不是哩!是她先提哩!你反对啦?”

“哈哈!我完全同意你们决定的任何事情。”

“我们若要卖掉你,你也同意吗?”

他轻抚香颊道:“你舍得吗?”

她啐句讨厌,立即送上香吻。

两人的衣衫立即纷纷被驱逐出境。

不久,她的右腿向椅背一搁,便亮出妙处他欣然入内拜访,立即玩乐着。

两人便尽情的玩着,各种花招。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欣然收兵歇息。

午后时分,南宫白夫妇陪着老爹,老娘带着一子二女及一百名高手浩浩荡荡的进入招贤庄。

各位掌门人立即向南宫老主人南宫星行礼。桂永泰呵呵笑道:“南宫兄!久违啦!”

南宫星呵呵笑道:“想不到咱们会结亲吧!”

“是呀!呵呵!”

二老立即串众欣然人厅。

甄南仁立即下跪一一行礼。

南宫星呵呵笑道:“好孩子你能除掉蒲公英,真令人欣慰。”

“谢谢爷爷赏识。”

“雪儿及云儿乃是南宫世家十七代以来最优秀的女娃,吾欣然将她们托附给你,望你多照顾她们。”

“是!”

“听说你捐三千万两银子济贫,是吗?”

“是的!”

“为何要如此出大手笔?”

“这些不义之财若做有意义之事,可鼓励人心向善。”

“嗯!不错!不错,你漏了一处!”

“请爷爷指示!”

“塞北荒凉,居民仗游维生,近三年来因为天候失调、屡有饿死,宜助他们粮食及牲畜。”

“是!请吩咐!”

“你捐个五百万两银子,如何?”

“一千万两也无妨!”

“呵呵!买一送一呀?好!就捐一千万两银子吧!”

“是!”

“峰儿!你不是一直向往塞外吗?你负责此事,如何?”

南宫峰立即欣然应是。

丐帮帮主忙道:“且容敝帮弟子效力!”

“欢迎之至!”

立见田欣取出一张存单及印章交给甄南仁。

甄南仁道:“大哥!偏劳你啦!”

南宫峰接过存单及印章道:“弟!我会踏遍塞北济助他们。”

“谢谢你!”

桂永泰含笑道:“太好啦!这项善举是为喜事添喜矣!”

众人同意的含笑点头着。

众人便欣然聊着。

诸女则到别庄内互相介绍及欢叙着。

黄昏时分,众人立即欣然共膳。

膳后,甄南仁便和诸女欢叙着。

南宫姐妹立即各赠给诸女-盒“雪参丸”,再噌甄南仁一瓶灵药。

侯佩仪含笑道:“南宫世家以炼药独步江湖,听说药方系承自黄帝和容成子之丹方,是吗?”

南宫雪含笑道:“是的!我带采一帖‘补血活气’丹方,它足供男女老幼服用,咱们日后再好好炼药吧!”

“好呀!”

甄南仁道:“明日参加喜宴之后,咱们后天便启程赴西湖定居,届时,咱们再好好的一起炼药吧!”

“好呀!”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方始歇息。

田欣入房低声道:“仪姐吩咐我来教教雪妹二人认识敦伦之道。”

“教?她们要来呀!”

“不是啦!让她们听听看啦!”

“那有这种教法。”

“有啦!你别太凶,免得吓了她们。”

“我若不凶,你会过瘾吗?”

“讨厌!你把人家视作什么啦?你可以施展妙技呀?”

“遵命!”

两人立即又粘住啦!“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欣然步入梦乡。

翌日午时,侯晋德及赵敏在众人祝福下顺利完成拜堂。

鞭炮声中,众人欣然入座。

贺客逾万,内外到处漾着愉快的笑容。

不久,甄南仁单独出采敬酒啦!群豪久仰他的酒量,立即起哄的闹酒,他立即托酒缸一桌桌的杀过去。

群豪亦欣然畅饮着。

尤其丐帮弟子更是大喝特喝着。

接着,侯昭贤夫妇及赵正明夫妇陪新人们出来敬酒,厅内外立即欢笑连连,处处洋溢着喜气。

黄昏时分,群豪方始欣然散席。

甄南仁向桂永泰道:“爷爷!幸不辰命!”

“来!陪咱们这两块老骨头喝几杯!”

“遵命!”

南宫星含笑道:“仁儿!南宫世家离西湖只有八、九千里远,今后,你们得常来家中陪吾喝几杯喔!”

“是!”

南宫雪道:“爷爷何不和我们作伴?”

“吾这块老骨头配作嫁妆吗?”

“讨厌!人家要您指点炼药嘛!”

“好!好!没问题!”

“谢谢爷爷!”

“女大不中留!唉!”

“讨厌!人家敬你嘛!”

“呵呵!来呀!”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南宫云举杯道:“爷爷;您曾说过一句话,您若有足够的财力,愿炼药助云贵居民,免得他们受天地之苦,对不对?”

“对!唔?你打算利用仁儿之财力榨爷爷吧?”

“好不好嘛?”

“好!当然好!”

“谢谢爷爷!敬爷爷!”

“桂兄,你看,女大不中留吧?”

“呵呵!好乖巧的孩子,挺会为苍生设想,吾陪杯。”

三人立即欣然干杯。

南宫姐妹行过礼,立即离去。

南宫星含笑道:“仁儿,云儿方才所提之事,你同意否?”

“同意!爷爷指点!我花钱,尽量的花吧!”

“呵呵!放心!只需四,五百万两银子即够矣!”

“行!干!”

“敬爷爷!”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桂永泰含笑道:“仁儿!你娶了南宫姐妹,也花了一千五百万两银子,你一定花得很愉快吧?”

“是的!谢谢爷爷!敬你!”

“呵呵!干杯!”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三人便边聊边喝酒。桂永泰含笑道:“仁儿!你们明日要赴西湖啦?”

“是的!爷爷一起去吧!”

“过些时日吧!吾得去华山,南方门派掌门人们将会和你们同行,他们有什么要求,你别拒绝。”

“是!”

“南宫兄,可否为吾那些孩子炼些行气增功药丸?”

“没问题!三十月内可以送至华山。”

“太好啦!敬你!”

“呵呵!干!”

三人又欢聚良久,方始返房歇息。

甄南仁一返房便见南宫雪一身红衫,羞郝的端茗道:“请!”

“谢谢!坐呀!”

两人一入座,他立即品茗道:“炼药需雇人吧?”

“放心!爷爷会带人及工具去炼药。”

“太好啦!我支持这个有意义的工作。”

“谢谢仁哥完成爷爷的夙愿!”

“客气矣!对了!我好似没有向大哥敬酒哩!”

“大哥已经先返庄安排运送工具及人员赴西湖之事,此外,他也着手进行赴塞外工作,他挺兴奋的。”

“大哥成家否?”

“尚未成家,不过已有对象,她是幕容世家的二姑娘。”

“太好啦!”

“大哥打算邀慕容世家共襄盛举哩!”

“我也颇想参与哩!”

“以后尚有机会!”

“有理!”

“仁哥!歇息吧!”

“好!”她羞郝卸下外衫裙,便钻入锦被中。

他轻抚榻前的龙凤花烛,便含笑宽衣上榻。

处子幽香立即使他一阵兴奋。

他轻搂胴体道:“谢谢你器重我!”

“客气矣!愚姐妹沾光矣!”

“你一定瞧过不少的灵药,真香喔!”

说着,他立即轻抚酥背。

她轻轻一颤道:“是的!此外,我经常协助炼药。”

“炼药一定很好玩吧?”

她立即叙述炼荮之辛苦及心得。

良久之后,房中方始安静下来。

离情依依,在侯昭贤率人一送再送之后,甄南仁和五妻一妾带着五位侍女搭着六部马车启程啦!

为了凑成六六大顺,他们搭乘五部车,另外一车则运送衣物。

南方帮派之掌门人果真率众随行,沿途之中,在他们安排之下,畅通无阻的食宿及通行着。

唯一秀稍影响行程之事,便是各地贫民们在丐帮弟子“故意泄密”之下,他们热情及感性的迎送甄南仁诸人。

三月初片下午末时,他们终于接近西湖,赫见人潮伴着红布陈列于前方,布上亦以金字写着“恭因迎甄大善人定居西湖”。

甄南仁获讯之后,立即含笑跟着掌门人掠向前方。

只见一名官吏率衙役们站在人潮前方,甄南仁怔了一下,立即挥手道:“张大人,是您呀?咱们挺有缘的。”

“是呀!欢迎公子来西湖定居。”

张大人因为代办甄南仁三千万两济贫而擢升到此,他此番一获悉南仁欲来此地定居,立即动员城民迎接着。

贫民们立即欢呼道:“铭谢甄大善人浩恩!”

张大人含笑道:“他们皆是受你恩恶之人。”

甄南仁立即挥手招呼着。

不少贫民们一见他如此年青俊逸,便有如此善行,加上他今后要定居西湖,他们欣中及感动的掉泪着。

甄南仁感动的决心在今后多照顾他们。

各派人员亦瞧得感动不已!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他们方始入城,入城之后,便见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人员吏站在门前向他挥手招呼着。

甄南仁和张大人同行,立即频频挥手着。

又过了半个时辰,他们方始出城及进入西湖胜景区,赫见仍有二排城民及好奇的游客站前方,他们便继续前行。

黄昏时分,他们在岔道口看见南宫峰和一百位南宫弟子率六十名青年眩妇含笑迎接着。

甄南仁介绍过南宫峰,便步入岔道。

不久,他便瞧见三栋庄院矗立于花木之中,它们不仅张灯结彩,大门上那三块金匾更分别写着“承恩庄”“承师庄”及“芬芳庄”。

张大人一走到门前;立即含笑道:“好地方!好地方!”

“欢迎大人常来赐教!”

“好!好!尚祈公子多照顾本城。”

“现该效劳。”

“公子尚如呼别人,下官告辞!”

“恭送大人!”

“请留步!”

说着,他已转身离去。

南宫峰立即低声道:“我己在城内安排妥食宿!”

“好!你先招呼他们入城,我陪各位掌门人入内瞧瞧!”

南宫峰立即欣然离去。

不久,他果真相一百名南宫弟子带走群豪。

甄南仁则陪掌门人们跟着下人逛过三家庄院。

侯佩仪诸女亦欣然跟行着。

侍女们则迅速的搬运衣物入内。

盏茶时间之后,甄南仁夫妇陪各派掌门人搭车入城陪群豪和用膳,庄中之下人们及侍女们则在庄中用膳。

这些下人乃是南宫峰和张大人在城内所甄选,他们大方的陪侍女们用过膳,立即自我介绍及认识环境。

他们又沟通一阵子,便按分工赴三家庄内等候。

庄内早已经整理得精美绝仑,热水及参茗更是早已备妥,他们便在厅内进一步做情感交流。

甄南仁边敬酒边道:“大家多喝几杯,明日再走。”

有这句话,众人便畅饮及欢叙着。

-个时辰之后,佩仪诸女先行搭车返庄净身歇息,甄南仁则一家家,一桌桌的敬酒及欢叙着。

子初时分,甄南仁方始和南宫星、南宫白夫妇搭车返庄。群豪则愉陕的进入客栈歇息或欢叙着。

他们皆是历经拼闹而活,他们面对连日来之所见所闻及今后之美景,他们当然愉快的聊着啦!

甄南仁一返庄,立即入浴。

浴后,他容光焕发的入厅,使见南官雪道:“哥!来瞧瞧炼药处吧!”

“好呀!”

二人步入后院,便步入-间宽敞处,只见锅、炉、灶及大小药包及瓶瓶罐罐皆整齐的放在壁前柜内及各就各位。

她便逐一介绍及解说着。

“太好啦!不过,场所似太窄了吧?会不会影响炼药速度?”

“不会呀!左右庄内亦各有一处炼药问,设备完全一样,大哥已经和城内大小药铺谈妥委托炼药及计酬之事。”

“太好啦!”

“此外大哥计划雇用贫民在家中协助炼制支财区居民之和药,他们应该会乐于担任此项工作。”

“对!多赏他们一些钱。”

“大哥已在前来此地之管中,向各地药铺订妥药材及工具,不出三日,例可以完全送达此地,爷爷有得忙啦!”

“咱们也可以帮忙,我颇想学习哩!”

“好呀!”

“对了!大哥花子多少银子呀?”

“二百万两左右吧!各家药铺一厅说是你这位甄大善人要炼药协助云贵居民,很多人根本不赚一文钱。”

“人性果真向善也。”

“是呀!”

“歇息吧!明日还得送各派之人哩!”

二人立即返房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刚用过,便掌门人们率群豪前来辞行,甄南仁夫妇及南宫星三代,便依依不舍的送别他们。

南宫峰百名商官弟子赴贫民区洽商雇工炼药之事。

甄南仁则率五妻一妾畅览西湖名胜,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入灵隐寺上香及添过油香,便游向别处。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他们正徜徉花香胜景之际,倏见一名书生由-族杜鹃花后步出,而且望着甄甫仁含笑行来。

甄南仁忖道:“哇操!他不是朱天民吗?”

他立即传音道:“爹!是您吗?”

立见对方颔首传音道:“是的!请!”

说着,他便转身行去。

甄南仁向诸女一颔首,便带她们跟去。

不久,他们一跟入一座庄院,便二名青上欠身行礼及迅速的关上夸大门及在门后警戒着。

厅门深锁,他们一步近,倏地有二名青年开门侧立。

他们一入厅,二名青年立即关门离去。

立见朱氏及朱慧兰站在桌旁,桌上则摆着二十六个方盒,每个盒上更以红布包妥,颇似贵重礼物哩!

甄南仁立即行礼道:“爹!娘好!兰妹!我来介绍一下!”

他立即一一介绍双方。

朱天民摘下面具道:“请坐!”

“请!”

众人一入座,朱天民立即道:“这二十六个盒内装着奸相及其二十五名心腹这首级,其余侍卫首级不在此列。”

“哇操!太好啦!对了外界为何没有传闻呢?”

“尸体全毁!大内尚以为他们贪玩忘返哩!”

“高明!你们来此多久啦?”

“我们于昨夜探夜抵达此地,此庄院系三年前所购置、若无意外,我们今后将定居在此地。”

“太好啦!我们可以时常见面啦!”

“吾今夜会送兰儿至贵庄。”

“好!朱家庄呢?”

“已在初九夜毁于一场无名火。”

“金蝉脱壳,高明!”

“吾已在本月初二将所有的财物处理及转为巨额银票,吾已经携它们到此地,今夜将会一起送入贵庄。”

“不!不!爹留着吧!”

“吾已留了一部分!”

“赏给人下人吧!”

“他们皆已经领赏离去,此地只剩下四名心腹而已!”

“可是,我有崔姬留下的巨额财富呀!”

“我知道!我更知道你今后将行善,你拿去吧!”

“好吧!谢谢爹!”

“谢谢你!我轻松不少了!”

“爹!欢迎你们常来聊聊!”

“会的!我们会去的!”

“爹!我正要进行炼药济助云贵地区居民及济助塞外人民,药场所便在庄中,请您常来指点。”

“唔!是依据南宫世家的丹方吧!”

“是的!”

“挺有意义的,我有一些大内秘方,我会和你们配合一番。”

“太好啦!爹!娘!你们今夜来庄中用膳吧!”

“好呀!”

甄南仁立即率诸女告辞。

他们一见天色已近午时,便直接返庄。

他们-入庄,便嗅到药味香,他们便步向后院。

只见南宫星指挥八人正在看炉、切药,他立即含笑道:“爷爷何必如此忙呢?

先歇息几天吧?”

“呵呵!吾已允为华山炼药呀!”

“我可以学学吗?”

“欢迎!不过、你们先逛几天,先让他们试炉吧!”

“好!爷爷!准备用膳吧!”

南宫星略加吩咐,立即跟去。

甄南仁立即叙述会见朱天民之经过。

南宫星愉快的道:“太好啦!天下真的太平啦!”

“是呀!”

“吾去洗洗手,待会再用膳吧!”

说着,他立即离去。

甄南仁便陪诸女返房漱洗及稍歇。

不久,他们便陪南宫星三代用膳,膳后,南宫峰道:“城内计有三千户愿办助炼药,己逾咱们之估计。”

南宫星喜道:“太好啦!好好安排及调教他们炼药技巧吧!”

“是!”

“朱庄主已除掉奸相及二十五名奸臣及定居此地,大内尚未发现此事,大家心照不宣,安心的炼药及济贫吧!”

“是!”

“稍歇之后,立即带人去传授炼药技巧吧!”

“是!”

众人立即返房歇息。

侯佩仪跟入道:“哥!兰妹受了不少苦,好好陪她。”

“我知道!你快分娩了吧?”

“五月初!”

“可是,你的腹部好大呀!”

“我怀了双胞胎!”

“天呀!二个呀!”

“嗯!”

“辛苦啦!分娩时得小心些!”

“娘会来照顾我,你放心!”

他立即搂着她道:“辛苦些!多保重。”

“我知道!欣妹及小仙一直在照顾我,你放心!”

两人便依偎的坐在榻沿聊着。

半个时辰之后,甄南仁便又陪诸女出游。

黄昏时分,他们赴朱天民之庄院邀朱家三人返庄,然后再和南宫三代之人一起用膳及欢叙着。

南宫星向朱天民道:“吾代表各派转达一件事,欢迎你!”

“谢谢大家给我再生之机会,我会好好把握。”

“很好!各派皆在重建,欢迎你加入行善之行列!”

“是!”

“你们不妨公然现身。”

“谢谢!过些时日吧!在下焚庄撤人,不愿引起无谓之意外。”

“也好!吾正在炼药济助云贵地区居民,欢迎加入。”

“乐意效劳!区区秘方,请参考!”

说着,他已经取出一个信封。

南宫星帛出药方一瞧,不由喜道:“大内秘方果真另有妙处,此丹方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吾也省了不少的事及时间哩!”

“欣慰之至!”

“走!咱们去瞧瞧炼药房吧!”

他们立即向后行去。

甄南仁立即含着道:“欣妹!你陪兰妹返房整理-下吧!”

“好呀!兰妹!请!”

南宫姐妹搬起一箱的银票跟去。

甄南仁道:“咱们暂停游湖,多协助炼药,如何?”

侯佩仪诸女立即欣然点头。

不久,朱天民夫妇欣道别,甄南仁和朱慧兰返房。

“兰妹,你若要添些物品,就直接吩咐下人吧!”

“好!”

“你们杀了奸相,一定赶了不少路吧!”

“我和娘先行来此,我们未参与行动。”

“我还担心你赶路太累哩!”

“谢谢!我这阵子心神稳定,身子已经复原,请放心!”

“我害你受了不少苦,对不起!”

“我可否求证一事?”

“可以呀!请说!”

“你当真被媚药催逼相戏和我合体吗?

“不是!我不便向爹娘直言,其实,我明知崔姬在坑害我,我为了获取她的信任,我当着她的面污了你,这正是我上次去找你之主因。”

她虚口气道:“谢谢!你值得托附终身。”

他上前搂她坐在榻沿道:“你为我吃了最多的苦,而且是吃最刻苦铭心之精神折磨,我发誓我会好好补偿你。”

“谢谢!爹娘能步入正途及平静渡日,乃是我的生平大愿,我不希望你太疼我,而影响大家在一起的感情。”

“放心!我会一视同仁,不过,我会在某方面补偿你!”说着,他已吻上樱唇。

她微微一震,双手不卸该放在何处?

她不慌不忙的吻着、舔着及爱抚着。

她羞喜的立即闭上双眼。

良久之后,两人便入内室沐浴着。

俗后,两人穿上睡袍,便上榻聊着。

没多久,她已满足的步入梦乡。

翌日起,他们便在白天协助炼药,入夜之后,他们便出去夜游西湖,游罢返回之后,便由甄南仁陪朱慧兰。

第三天,药材及工具一送来,便送往贫民家及三处庄院中,那一百名南宫弟子便日夜轮流的炼药。

不知不觉之中,端午佳节已经来临,南宫星为华山炼派制之第一批灵药亦已经出炉。

南宫星父子便小心监定着。

午膳之后,他们满意之下,继续依方炼制第二批药。

当天晚上,甄南仁步入南宫云房,她立即羞喜的出迎。

他一搂她。立即附耳低声道:“云妹,我冷落了你!抱歉!”“别如此说!你得多陪陪兰姐呀!”

“谢谢你的体谅,日子过得心惯吧?”

“很好!简直是在娘家呀!”

“你的炼药功夫真高明哩!”

“你也学得很快,天下若能永远太平,咱们的子子孙孙仗着炼药手法售药,便可以世世代代安稳渡日啦!”

“我也是如此想!”

“爷爷昨天各赏每户贫民五十两银子供他们过节,不要紧吧?”

“不要紧!朱家送了六千余万两银子,加上崔姬尚有两处藏宝,数目皆不低于此数目,大家尽量花吧!”

“真吓人!简直富逾国哩!”

“我也不敢再存入永昌银庄,免得引来麻烦。”

“对!”

他轻解襟领道:“我该侍侯你!”

说着,已经自行宽衣。

这一夜,她难忘之至。

翌日,她帛空向老姐交换心得,两人不由又羞又满足。

五月十四日上午,侯昭贤夫妇欣然前来,甄南仁陪他们不久,他便和侯昭贤进入炼药房陪南宫星聊着。

侯氏则仔细的为爱女切咏及检查着。

翌日年时,侯佩仪顺利的分娩一对男女,甄南仁一见他们的俊美模样,他不由乐得笑不拢口及来回抱着。

因为,他并不似易容之帅,他担心孩子也不帅呀!

众人当然纷纷道贺着。

良久之后,朱天民向南宫星道:“请为小女切切脉。”

“好呀!!

南宫星立即欣然伸出右手。

朱慧兰立即害羞的伸出右手。

南宫星切达右脉,立即又切过左脉。

不久,他派人找来南宫白之妻,便低声吩咐着。

南宫白之妻依言小心的按抚朱慧兰的腹部一阵于之后,她立即问道:“兰儿!

你停经之后,曾吃过何药?”

“我……啊!天呀!我的孩子怎么啦?”

朱氏忙道:“亲家母!兰儿当时心情不稳,曾服过三贴‘六合丸’,是不是碍及孩子?

有没有补救之方,请快说!“

南宫星呵呵笑道:“相反!一胎三婴也!”

“什……什么?”

众人立即一阵惊喜。

南宫星道:“那三贴药使婴儿发育过快,再过三个月,兰儿便会负荷破重,必须自今日起禁止行房及修炼顺气法。”

“是!”

南宫白之妻立即带朱慧兰返房指点着。

甄南仁乐道:“但愿有一名男婴承续朱家的香火。”

朱天民忙道:“不妥!长子该姓甄。”

“无妨!我不计较这些。”

南宫星含笑道:“放心!若有男婴,至少是一对兄弟。”

众人不由大喜!

不久,两位奶娘已经抱婴哺乳着。

众人便厅欢斜着。

崔芬道:“哥!恭喜啦!”

“谢谢!你也得加油,我同意让一子姓崔。”

“谢谢!”

侯昭贤道:“贤婿!孩子满月之后,你们要不要返庄一趟?”

“好呀!”

五月二十一日下竿,桂永泰夫妇和桂德柱夫妇带着土产及六名弟子前来,桂涵莲一马当先的出迎。

桂德柱瞄了爱女小腹一眼,立即微微一笑。

桂涵莲脸红的道:“孩儿有啦!”

“很好!听说仪儿添了一对子女哩!”

“是的!真可爱哩!”

甄南仁立即掠来行礼。

诸女亦纷纷出迎。

侯昭贤哈哈一笑,便含笑出厅。

桂德柱上前道:“恭喜亲家‘升格’啦!”

“哈哈!你们也快啦!”

下人立即前来接走土产。

他们一入厅,便见南宫白父子含笑迎来,另有四位青年则合抬二个大木箱放入厅中,便立即离去。

南宫白含笑道:“幸不辱命,这二箱灵药足供服用三年。”

桂永泰哈哈笑道:“感激不尽!柱儿!”

桂德柱立即取出一个红包双手奉上。

南宫白帛出银票,将红包收入怀内道:“心领!”

“南宫兄出钱又出力,请笑纳吧!”

“你交给仁儿吧!是他出的钱。”

“呵呵!行!行!吾记下这份情啦!”

桂德拄道过谢,方始入座。

桂永泰低声道:“仁儿,可有朱庄主的消息?”

“有呀!他们住在西湖,怎么啦?”

“上月底,九门提督亲自到华山来见吾及托吾代为寻找左相及二十六位官员,另外探访朱庄主。”

“他们的首级便在此地。”

“吾也料到此事,不过,吾未料明!”

桂涵莲问道:“九门提督怎会找上咱们呢?”

“他是邵忠伯父之长于,他一直入仕,混得不错哩!”

“原来如此!”

南宫星道:“桂兄何不料明呢?”

“吾尚未确定呀!何况,此人心术欠正,吾不敢交心。”

“也好!反正朱亲家已经归隐了。”

“官方查过的家庄及判定朱家之人未死,加上朱家财物事先处理完毕,官方颇欲探索朱家此举之用意哩!”

朱慧兰道:“有人想榨财!”

桂永泰道:“九门提督便是其中之一,别理他们,他们若敢追索太急,咱们就暗杀掉他们,俾杀一儆百。”

众人同意的轻轻点头。

桂永泰又道:“仁儿,九门提督捧过你的善行,亦好奇你的财源,经我告以你得自崔姬及蒲公英,他才不敢追问。”

“哇操!官场这么黑呀?”

“这全是奸相胡搞之结果。”

朱慧兰道:“大家放心!当今皇上已有心整顿朝政,却一直受制于奸相,他一定会把握机会整顿朝政。”

众人宽心的点点头。

桂水泰又道:“各派皆在历精图治,天下也太平了。”

甄南仁问道:“青城三派之内奸死了吧?”

“尸骨早寒!不过,他们不好意思和各派接近而已。”

南宫星道:“该化解此隙,三派弟子无辜呀!”

“吾明白!各派亦有复合之打算,不过,为了警惕他们,加上各派正在整顿,所以,各派暂时搁下复合之打算。

“不过据武当掌门表示,他打算邀各派掌门人于明年重阳来此地拜访,仁儿,他们届时可能会邀你掌盟哩!”

“不好啦!我不行啦!”

“别如此说!六合老人生前便白憾个性暴烈,否则,他早就组盟,你承阴于他,又有发此完美的条件,你该掌盟。”

“我完不懂呀!”

“无妨!各位亲家及柱儿协助你,你不是担心花不了钱吗?你若掌盟,就所有开支,一年至少可以花掉五十万两。”

“我真的此兴趣呀!”

崔芬道:“哥你该掌盟,这不是荣誉,这是你报答上夫赐给你目前之一切,我们会照顾安家,你别担心!”

田欣道:“哥!你若掌盟,可以更广泛行善,你出钱,各派出力呀!”

“这……”

朱慧兰道:“哥!你掌盟,也可以为爹赎些罪呀!”

“好!我答应啦!”

桂永泰呵呵笑道:“吾早已知道你会答应,所以,吾方才先去见过张大人,他已经同意将虎山拨供盟址。”

“哇操!何必这么急呢?”

“只剩下-年三个多月哩!光是与建盟府,便要费半年哩!你若同意,吾就留下来临工,如何?”

“好吧!”

“呵呵!很好!你先交出五十万两银子吧!”

“行!欣妹!”

田欣立即返房取来一个锦盒。

桂永泰呵呵笑道:“趁着雨季末至,吾得安排奠基工作哩!”

南宫星道:“虎山甚广,不妨择半山腰建堡,两侧及后面亦可建屋供各派人员及访客居庄,免得挤入客栈。”

“呵呵!没问题,反正有钱,要搞就搞大些。”

“对!咱们先研究一下呀!”

“行!”

二老立即联袂入房。

甄南仁摸头道:“我那能掌盟呢?”

桂德柱含笑道:“没问题!盟主之必备条件为武功及人品,你皆是独一无二何况,你有钱又有不少人支持你。”

“我太年青啦!”

“若按辈份,你师承六合老人,你比各派掌门人高一辈呀!”

“我……我……”

侯昭贤含笑道:“仁儿!你安心的掌盟吧!黑道已灭,这种太平盟主最拉风,不会有什么事啦!你放心啦!”

“我担心丢你们的脸呀!”

“没这回事!安心吧!”

“是!”

“为了配合你掌盟,吾打算将招贤庄迁来西湖,你更放心了吧?”

“哇操!太好啦!谢啦!”

“哈哈!瞧你如此乐,吾得忙着找‘窝’及搬家啦!”

“有事小婿服其劳。”

“心领?吾自己来吧!”

侯氏含笑道:“要搬就趁早,媳妇已有喜哩!”

“当然!吾明日函告德儿进行此事,咱们在这附近找庄院吧!”

喜上加喜,众人立即欢斜着。

崔芬道:“哥!咱们可以去取财物了吧?”

“好!咱们明日启程吧!”

翌日上午,侯昭贤陪甄南仁及崔芬启程,八名南宫弟子则随行。

他们由陆路接水路,第十天下午,他们便抵达石家堡,立见堡内荒草杂生,众人立即直接矗赴堡后。

不久,他们已经顺利掘出财物,侯昭贤迅速启箱瞧过财物,立即道:“好惊人!

这些珍宝每样皆价数万两银子哩!”

“爹!能够出售吗?”

“可以!此地之人不够水准,咱们边走边售,我认识不少富户。”

“好呀!”

他们立即运财物投宿。

翌日起,他们果真在沿途各大城市会晤富者及出售珍宝,一个月之后,他们一返庄,便多了八千余万两银票。

众人获讯之后,不由大喜。

膳后,他们赴虎山,便见七千余名工人正在干活,山腰更是矗立无数的大柱,桂永泰更在现场来回走动着。

他们立即上前招呼及瞧着。

黄昏时分,他们便返庄。

赫见侯晋德夫妇迎出,甄南仁喜道:“欢迎!”

“参见盟主!”

“拜托!八字都投一撇哩!”

“哈哈!迟早而已!”

“搬来多久啦?”

“七天!大家皆忙着炼药哩!”

“为什么呢?”

“云贵居民之药快炼妥了呀!”

“太好了!”

崔芬道:“哥!咱们趁着送药之时,赴大理掘宝吧!”

“好呀!”

众人欢斜一阵子,便欣然共膳。

膳后,众人又聊了一阵子,方始歇息。

立见小仙人入内道:“贱妾侍侯相公。”

“好!抱歉!我冷落了你。”

“相公忙呀!”

他搂她入怀,道:“谢谢你!”

她立即自动送上香吻。

中秋过后,崔芬、甄南仁和侯昭贤陪南宫星带六十名南宫弟子,运着十二车药丸浩浩荡荡的驰向云贵地区。

半个月之后,他们一抵达大理,便见丐邦弟子陪三千余人恭迎,这三千余入正是云贵地区各部落之代表。

南宫星抽样的为二十人切过脉,便放心的送药及银票。

丐帮弟子则分配着米粮食物。

不到一天,价值五百余万之药丸及二百余万之食物全部运走,甄南仁储人便和丐帮弟子会餐欢斜。

翌日上午,崔芬率众找到藏宝处,立即挖掘着。

不到-个时辰。一百箱财物已被掘出,侯昭贤噍过之后摇头道:“崔姬真会存财物,结果反而便宜你们,她一定死不瞑目。”

众人不由会心一笑。

他们便又沿途出售财物。

十月底,他们返回西湖,立即出售剩下的一车财物。

这一趟,又进帐九千余万两银票啦!

翌日上午,崔芬带他们到蒲公英潜居之雪庄,只有杂草遍生及“蛛网处处”,他们开启密室,立即运出六十箱财物。

侯昭贤边瞧边啊,当他瞧完最后一箱财物,不摇头道:“这老魔真会欣赏珍宝,我无法估计它们价值多少?”

甄南仁问道:“会超过崔姬那二处财物吗?”

“会!至少超逾一倍。”

“天呀!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仁儿!明年再售它们吧!”

“好!好!以免我被骇死!”

“明年出售,至少可以涨五成价码。”

“为什么?”

“时局安定,大家更有心情玩珍宝呀!”

“若留到后年呢?”

“至少涨一倍。”

“天呀!我不敢再问啦!”

“哈哈!先运回去吧!”

众人立即合力抬箱返庄。

当天晚上于初时分,崔芬在一阵腹疼之后,顺利分娩两个男婴,而且皆是又白又壮的“小帅哥”。甄南仁简直乐呆啦!

添子又进财,谁不乐呢?

众人纷纷道贺着。

天亮之后,大量的点心佳肴便运到工地,工人一听甄大善人又添二个儿子,人人皆道:“善有善报”及欣然取用着。

当天晚上,甄南仁在侯佩仪房中抱过子女,便交给奶娘。

侯佩仪喜道:“哥!恭喜你!”

“谢谢!妹!我今夜留下来,如何?”

“嗯!”

二人聊了不久,立即熄烛上榻。

两人立即情话绵绵的爱抚着。

此时的南宫雪和南宫云一起在饮着参茗,只见南宫雪轻抚隆鼓的腹部道:“我若能一举双胎,多好!”

“没问题啦!咱们私下服了不少灵药哩!”

“妹!你还记得咱们十五岁那年中秋,曾对月许过愿吗?”

“记得!你说,我们永不分离。”

“对!你说我们共侍一夫,对吧?”

“对!三年后,有人来提亲,咱们都拒绝,爹娘挺急哩!”

“不错!当时,我若应允嫁给独孤鸿,咱就发散啦!”

“对呀!姐!哥若掌盟,咱们该做些什么?”

“理家育子,别过问盟务。”

“可是,娘要邀另外三大世家入盟,咱们也该管些盟务呀!”

“简单!规则就那么几条,一背熟,便没事,今后将是太平盛世,咱们根本不必为盟务伤脑筋呀!”

“对!即使有事,爹他们也会出面。”

“是呀!哥若出巡,咱们也可以沾光。”

“万一又有喜,多难为情哩!”

“傻瓜!那才光荣呀!咱们是盟主夫人呀!”

“格格!我真的不敢想自己也有今日哩!”

“别忘了咱们一生下,便注定终身好命呀!”

“格格!那位相士算得真准哩!”

“是呀!”

二女立即愉快的聊着及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