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不信有爱

2003年10月2日,番禺市桥。

国庆节的第二天。过得很不愉快,原因是国庆节那天我被公司安排加班了,

而且是没有加班费的那种。所以从昨晚一直睡到现在下午4点才起床。胡乱找些

东西填饱肚子,觉得自己有性方面的需要了。第一时间想起沙墟那间发廊的那个

小MM,于是,收拾行头,开车直奔目的地而去。

沙墟是市桥最大的出租村落之一,那儿龙蛇混杂,而且在一条长约几百米的

小街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十几家发廊,都是从事色情服务生意的,不过女孩子

的质素比较低。

所以,一般来说,我是不大喜欢到这地方来的,但直至我有一天不经意地在

一家小发廊里物色到一个叫玲的女孩子。

(大家对前一段时间热播的《玻璃鞋》还有印象吗?玲长得和在那里面的童

年姐姐很像,眉宇间有种英气的那种小女孩,身材不高,160左右,但是那对

乳房很大很圆,货真价实,摸起来很弹手,更要命的是她刚出来做不久,下面很

紧,还比较新鲜……嘿嘿,不过今天的女主角不是她。)

和玲做过几次,感觉都很好,加上价钱不贵,全部搞定也就130元,所以

现在又想再去弄她一次。

我把车在门口停好,就走了进去。可能由于现在正是不早不晚的时候吧,小

店里只有一个顾客在剪发,另外有3个女孩子散散落落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只

是不见玲。

我觉得有点奇怪,正在四下瞄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很养眼的女孩子在

沙发的一角静静地坐着。她大约十八九岁,长得很可爱的那种,穿着一件吊带的

露背小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大约162左右,胸前的双峰鼓鼓的,有种

呼之欲出的感觉。我第一感觉就是:她肯定是个雏儿。

(这不是我吹牛的,我年纪不大,但前后干过的女人绝不少于100个,当

中嫖过的妓女也有50个左右吧。所以,我看女人的眼光很准。)

正在我思量的时候,老板娘看见我进来了,马上转头喊了一声:“小玲”,

然后问我是先洗头还是先按摩?

(我在这儿前后嫖过玲有4次了,所以老板娘和我也熟了,知道我每次来只

是找玲干——那当然,她那里就玲是最好的,其他的质素太低了。)

我这是已经盘算好了,看有没有机会把那个雏儿弄到手,于是,我取消了原

来一来就打炮的计划,先洗个头再看有没有戏唱。

(可能大家会问我不用这麽麻烦吧,直接问老板娘那雏儿干不干不就得了?

其实不然,因爲这间发廊只对熟客开放的,而且,从外观上你是绝对看不出这间

发廊是做那种生意的,因爲它里面只有两个洗头床,根本没有按摩床的。所以,

我要顾及人家的生意,不能当着其他客人的面问。)

这时玲从外面回来了,原来她就在旁边的电话亭里给朋友打电话。她一见到

我,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个丫头,可能真的对我産生感觉了,先

前老板娘和我说我不来那几天她一直在念叨我时我还不信呢,看来是有几分真的

了。)很熟练地让我坐下,围上毛巾,倒发水洗头。

我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终于等到那客人剪完头走人了。我马上让玲给

我冲了水,然后,我找了个借口,给了她10块钱,让她帮我到外面去买包烟。

她给了我个笑脸,乐呵呵地走了。

玲刚出门,老板娘就凑上来:“等一下还是让小玲给你做个按摩吗?”

“好呀,”我瞟了一眼坐在边上的那个雏儿:“不过今天不找玲了?”

“呀?!”老板娘有点惊讶:“那找哪个?”

我用眼光给老板娘做了个指示,老板娘看了看,显得有点爲难,俯在我耳边

低声说:“她是来玩的,不是我这儿的。”哈哈,原来我真的没猜错,看来有戏

了。

我看了看那小妞,她已经低下了头,正用可爱的小手揉弄着衣角,她应该知

道我们在谈论她吧,可能觉得不好意思了。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让我欲火大动。

我故作漫不经心地对老板娘说:“那你问问她嘛,说不定人家愿意呢?”

老板娘还在犹豫着,我加强了点语气:“还不快去!”老板娘于是转过头去

和那雏儿耳语起来。

(这就是本地人的好处了,沙墟这边开发廊的大多是外地人,一般来说,他

们都不敢怎样开罪本地人的。)

我紧张地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那雏儿,生怕她不同意,那我不就是白白浪费

了一个天赐娇娃。那雏儿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像红苹果似的,很是可爱。庆幸的

是,她娇羞无限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竟然点头同意了。

哦,thankgod!

这时,玲拿着包香烟从外面回来了。不过,后来的情景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因爲老板娘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把钥匙给她,而是给了别人。

(这家发廊不像沙墟上其他发廊一样,一楼用来给客人洗头,二楼就用作炮

房,而它是在外面离店不远的地方另外租有房间供客人打炮的,所以,一般人是

不会到它竟然也是个“鸡窝”。)

我领着那雏儿,一前一后的来到“炮房”,这是一间位于二楼的房间,大约

有十来平米,摆着一个书桌和一张大床,边上还有一台落地扇,收拾得还是比较

干净。

那雏儿低着头进了门,一声不吭地坐在床沿上。我把门反锁上,生怕她突然

反卦跑出去。凭着我多年的泡妞经验,我知道这时不能猴急,于是我挨着她坐下

来,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一边调整好语调,和她聊天。

聊了一会儿(其实无非也就是问她叫什麽名字,多大年纪啦,来市桥多久啦

等等废话……呵呵),燕儿已经慢慢地没有了刚进来那时的紧张,开始轻松下来

了。我见时机成熟了,于是开始吻她的小脸。

哗,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很是受用。(那时我心里还暗暗地夸她有情调

呢,懂得在脸上喷些香水,后来和她交往下去,才知道她脸上的那种幽香是与生

俱来的!)

我左手搂住她的肩膀,右手正轻轻按在她那鼓鼓的胸前准备好好揉一揉时,

她突然挣脱开来,红着脸说:“我不懂得怎样去做爱的,你可不可以主动呀?”

我感到有点意外,不会是处女吧?不过想归想,我还是很温柔地安慰她:

“当然没问题啦。你……你不会是第一次吧?”我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

“不是。一年前就不是了。”她低下头,用手捏弄着衣角,好像有点不好意

思了。

“哦。是给了男朋友吧?”

她摇了摇头,擡起头看了看我,张了张口,到最后还是没说一个字来。

我感觉到这当中可能发生了一些她不愉快的事,爲了不破坏气氛,我重新把

她拖回怀中,这时她只会低着头,任凭我抚弄,不过那害羞的样子真的很是吸引

人。

我终于结结实实地摸到了那对鼓鼓的乳房,虽然是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和乳

罩,但还是能感觉到她的丰满和弹性。

我摸了一会,觉得不过瘾,心想反正她已是肉在砭板上的了,那里还和她客

气。于是我左手绕到她背后,找到她背心的扣子,轻轻地一扯,轻而易举地把她

的小背心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了一边。她的乳房真的很不错,目测应该有34D

吧。

她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惊呼了一声,双手本能地抱在胸前。我按捺不

住,突然间有点疯狂地把她仰面按下床去,双手灵活地伸到后面去解开了她的扣

子,再回到前面,抓住罩杯用力一扯,把它扯离开去。

一对饱满的乳房,在失去了束缚后,骄傲地裸露在空气中。

她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双手已经抓住了她的双手,用力向两边一分,然

后整个身子压了下去。虽然隔着衣服,我的胸前还是能清楚地感受着那对美乳的

挤压。老实说,玲的乳房要比她的更圆更大,但坚挺度却不如她。

“你的乳房很不错呀。”我用胸脯不客气地压住她的胸部,磨了几圈:“你

看,多有弹性!”

“唔……”在我淫语的挑逗下,她的小脸已经彻底红通通了,只会用力地搂

住我的脖子,用头抵住我的脖子,任我轻薄。

我仍然压住她,双手沿着她的脖子向下抚摸,充分感受到这小女孩皮肤的光

滑。而我的牙齿,也已经毫不客气地叨住了她那两颗红提子,含在嘴里,轮流咀

嚼。

可能我用力有点过了,痛得她直叫“轻点、轻点”。她的嗓音很娇,让我生

了怜惜之意,于是改用舌头慢慢地舔。初经人事的美乳,口感的确不错,余香绕

齿。

双手经过她的后背,略一停留,便继续下移,向她的臂部进发。双手绕住她

的臂部转了一圈,单凭手感,我已经感觉到她长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屁股,一个很

好操的美臂!

按捺不住心头的高兴,我右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圆,重重地一下拍在她的屁股

上。

“啊!痛哦。你干嘛嘛?”她一下子擡起头,半娇半嗔地看着我。

“没事没事。”我笑了一笑,安慰她:“你的屁股好有弹性哦。”

“你坏死啦。”她轻轻地拍打了一下我的胸脯。

我用手捉住她的手,按在胸脯上:“来,看看哥哥的胸脯,性感吗?”

“不要!”她开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不由自主地想缩回手。

但在我的有力的右手带领下,最终她还是闭着眼,纤纤小手慢慢地把我强壮

的胸部抚摸了一遍。

“说,是不是很好摸?”我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呵气。

“唔……”她小嘴里呼出的热气,呵在我的胸前,将我的欲火继续升高。

“那你抓一抓,更舒服呢。”我松开右手,引导她。

“不要……我不会呀。”

我用指尖捏住她红红的乳头作圆圈状的晃动,让那已经慢慢挺起来的小乳头

更加发硬:“来,就好像哥哥这样子。”

“不要啦,很羞人哦。”我放开已经充分挺立的乳头,用指尖弹了一下。

受到这额外的刺激,她“啊”了一声,终于用小手慢慢地找到我的乳头,轻

轻地捏了一下。

“很好嘛,继续。”

爲了鼓励她,我用指缝夹住她乳头,整个手掌贴在她浑圆的乳房上:“你知

不知道,你的乳房很美啊,抓在手中很爽。”

她不出声,但她的动作告诉我,她已经开始发情了。

她的小手贴在我的胸脯上,开始用力的捏抓。

我张开双腿,将她的双腿分开分别压住。右手贴着她平滑的小肚子,向她胯

间进发:“来,让哥哥看看你下边湿了没?”

我用中指的关节抵住她的下边,隔着裤子磨了起来。

由于是隔着一条裤子,所以手感很差,加上我心头的欲火越来越旺,于是我

起身三下五除二地脱光衣服,再以最快的速度扒光她的衣服。

她仰面躺着,双腿微曲,股沟间黑黑一片茂盛的阴毛,很是诱人。

我躺在她旁边,把她拧转过来和我面对面侧身躺着。

“来,你看看哥哥的鸡巴是不是很大很硬?”我牵引着她的小手,握住我胯

下硬梆梆的阳具。

她羞得再次闭上眼,用阳春白雪般的小手,慢慢地握住我的大鸡巴。

想到有这麽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在用手握着我的鸡巴,这使得我更加兴奋。

我用手梳过她茂密的阴毛:“哗,你看,你的毛毛很多呀。”

她唔了一声,仍然不敢张开眼,但握着鸡巴的手慢慢地加了点力度。

“来嘛,不要不好意思,你看看,你的毛是不是很多?”我将左手伸过去,

划了一下她长长的眼睫毛。

她终于张开了大大的双眼,不好意思地看着我玩弄她的阴毛。

“人家说毛毛多的女孩子都是很容易出水的,让我看看是不是这样?”我继

续用这些低俗的言语来进一步挑起她欲火,同时中指已经顺着潮湿的阴毛,探进

了她小蜜穴里。

“啊,不要啊。”她受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我的鸡巴。

“没事的。”中指感受到她里边肉缝的包围,还带有一阵阵的悸动:“你里

边很紧啊,而且反应很好。”

随着我的手指一次次的搅动和拉伸,她的小脸已经红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看到她半张着嘴,不停地喘气的样子,我觉得下边的鸡巴已经硬得难受了。

我抽出手指,把她平放下来,然后整个身子压了上去,双手按着她的骄峰一

阵揉搓,下边硬硬的鸡巴慢慢地抵在她红红的蜜穴口上。从龟头的触磨感来看,

这小雏儿下边已经开始渗出大量的爱液来了。

看来她已经动情了。

我用手扶正龟头,撑开她的阴唇,准备进入。看她闭着眼完全没反应,心里

不禁一阵大乐。因爲她竟然不像其他妓女一样,在我提枪上马时要我戴上套子,

而且连这方面的反应也完全没有,好像不知道做爱要戴套一样。

我大口大口地舔着她的脖子,双手继续抓着她的那对豪乳,下边屁股一沈,

龟头借着淫水狠狠地钻了进去。

她叹了一声,那语气包含了无限的无奈。

(那种叹声我再熟悉不过了,记得刚出来工作那年,我迫奸了一个少妇,刚

进入她身体时她也是发出这种既无奈又有点熟悉的叹声。)

伴随着她这叹声,我愈发兴奋,更加的用力往前钻,奇怪的是,阴茎竟然被

一层层的阻碍包围着,寸步难行。难道是重门叠户型?

(说老实话,我没试过这种名器,只是在网友的色文中见识过,所以我本来

不相信真有这样的名器。刚开始时我也只是怀疑,不过后来又和她做了几次,才

证实原来世间真的是有这样的名器。)

我双手搂住她的脖子,以此爲支点,不断地用力,鸡巴一步步地撑开层层肉

缝,直抵她蜜穴深处。

“是不是很痛?”我用手抹了一把她额头上的细汗。

“唔,是有点。”她感觉到我对她的爱摸,感激地用手搂住了我的腰。

我慢慢地蠕动屁股,引导鸡巴做了一个温柔的抽送:“没事的,慢慢你就会

爽的了。”

“你是不是很久没做过爱了?”我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硬硬的红提子。

“唔。”她向后仰了一下头,反应很好:“你怎麽知道的?”

“我猜的。”我用舌头狠狠地舔了一把她的豪乳,继续慢慢地抽送:“告诉

哥哥,你第一次给谁了?”

她突然不说话了,只是更加用力地住下按我的屁股。

“你说不说?”她小穴里边仍然是紧紧地咬住我的鸡巴,但淫水也越来越多

了,温温的,烫得鸡巴很舒服。

她小脸发烫,但还是摇头。

我开始发狠了,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快,说来听听!”

“去年在广州给人骗了。”她终于捺不住我了。

我一听,更加兴奋了,连自已都能感觉动下边的鸡巴也随着她这句话而更加

硬挺。

“怎麽会给人家骗的?说!是不是你自己发浪?”我用手握住她的双腿,向

两边分开,鸡巴仍然保持在她紧凑的肉穴里边。

“不是。”她张了张小口,刚想说话,就被我狠狠地抽插了几下,不由自主

地啊了几声。

“还说不是,你看你自己多姣!”我继续用言语侮辱着她,下边继续狠狠地

抽送。这小丫头的肉穴真够紧的了,干了这几十下,还是死死地咬住大鸡巴。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她突然大声嚷了起来。她的声线本来就有点嗲,再

加上给我干到开始上气不接下气了,听起来比叫床别有一番滋味。

“不是?!那你自己说,到底是什麽回事?”我用鸡巴抵在她花心上,一阵

磨转。

“啊……!很爽啊!”受到这一击,她不自然地全身绷紧,双手尽最大的力

气抓住我,连指甲都划破我的腰了。

看着她的发浪的样子,特别是那句“很爽啊!”的刺激,使我不由得用了最

大的力气,一下一下地没根抽插。连阴囊都开始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她阴唇。

……

“快说,你怎麽会被人骗的?”不停的抽送,让我渐渐疯狂起来了,连她半

张的红唇,在我眼中,都是那麽的诱人。

“我说了、我说了,我是被人强奸的。”这小妮子,终于抵受不住我的操逼

了。

我一阵兴奋,感觉到好像自己就在强奸她一样:“是不是像我这样子,被几

个男人狠狠地强奸你?”

“不是。”她又要高潮了,全身再次僵硬,双手死死的抱住我的屁股让我往

下压:“没……没……没……这麽……爽!”

随着她这一声真真正正的叫床,我头脑一阵发热,血在上涌,精液随着鸡巴

的狠狠抽插,一股一股地喷射在这小娇娃的蜜穴深处。

(我正常不戴套做爱,也可以坚持半小时以上的。后来和她做过几次,也是

只能坚持十来分锺,最多一次是在酒店的马桶上做,坚持了不到二十分锺。呵呵

……这种名器的确很容易让我射精。)

射完精后,我仍然伏在她上面,用胸膛静静地感受她那两对玉兔的颤抖,回

味着刚才的那种快感。

而她,就静静地躺着,承受着我的压迫。

过了一会,她可能有点不堪重压了,用小手轻轻地推了推我:“哎,你……

你压痛人家了……能不能让我起来哎?”完全就一小女孩撒娇的味道。

我恋恋不舍地再搓揉了她一下那饱满的双峰,翻身下来,侧仰着,欣赏她那

正在成熟中的美妙身材。

“你……你干嘛这样盯着人家嘛?”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发现我在看她,小

脸没来由地红了,双手不自觉地掩在胸前。

“哈……”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正想和她调笑一番,突然我想到她还

有一个重要的事没做。

“哎,小傻瓜,你快去厕所蹲一下。要不可能会中招的。”

“什麽中招呀?干嘛要上厕所呀?”她怯生生地问我,那长长的眼睫毛一眨

一眨的,真是可爱。

唉,她是真不知道还是故作纯情呀?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我还是当她

真不知道好了:“上厕所把你里边的精液拉出来呀,要不会怀孕的。”

“哦……”

等她从厕所出来时,她就那样裸露着迷人的身材,俏生生地问:“哎,我们

回去啦,好不好?”

“干嘛那麽快嘛?”我有点不乐意了。这两年真的是搞女人搞得过度了,射

完精后已经不能像读书那时迅速回复体力了,所以我还真是不想这麽快就走。

“不是啦,我不想让我朋友知道我做这个啦。她快要回来了。”阳春白雪般

的小手不安地绕着,小脸红得越发可爱。

“哦?怎麽回事呢?”这话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我……其实是这样子的,我朋友她以前是这里(指那间发廊)的师

傅,她今天回来找老板娘要以前工资,所以我们就过来了。你没来之前她刚出去

找一个朋友了,所以让我在这里等她。”

“那你爲什麽肯跟我做呢?”我一边穿上衣服,一边从钱包里掏出张百元大

钞递给她。

“我……我……”她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犹豫了一下,

还是伸手把钱接了过来:“谢谢。”

“还有,刚才我跟你那个时,说的话有点过份了,你不要生我气哦。”我还

是不想在她心里留下坏印象,免得人家小女孩怕了我,没了下次。

“没事。”她咬了一下嘴唇,笑了一笑:“其实和你做那个……那个,感觉

……真的很好。”后边的声音低到我都快要竖起耳朵才能听明白。

“你有手机吗?”我有个习惯,在嫖妓后如果发现有满意的,一般都会留下

她的手机,以便日后方便解决一时之需。更何况经过刚才的使用,我发觉她虽然

不是处女,但下边还是相当的紧凑、水份充足。

“没有。”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样子啊,”我本来想就此作罢,但始终还是舍不得就此放过如此美味:

“要不这样好了,你明天下午6点在这里等我好不好?”

“那……好吧。”

“那就这样说好了,我明天过来找你。”我不喜欢和她一起回店里,因爲市

桥不是很大,要是给熟人碰上就不好了,所以我留下她一个人穿衣服:“我先走

了。”“哎,等一等。”我刚要出门时,她突然叫住我。

“怎麽啦?”我以爲她要变卦了。

“那个台费………”她咬了咬嘴唇,终于鼓起了勇气道:“你能不能帮我给

啊?”

“那当然啦!”我笑了。看来她真的不是做这个的啊,竟然不知道这间发廊

的通价都是嫖客另外给台费老板娘的。

第二天,睡了个午觉,醒来看看时间还早,加上肚子饿,就开车去了宝岛洗

脚,顺便吃了饭。

市桥的沐足房与广州其他地方不同,客户去洗脚,都是免费送水果、饮料之

类的东西的。而宝岛就更是个中佼佼者,它是市桥最出名的最大型的沐足房了,

不但装饰豪华,而且在那里可以免费吃到如苹果、雪梨、哈密瓜、葡萄等时鲜水

果,喝到奶茶、咖啡、可乐、雪碧等饮料,另外还免费提供炒饭、笼仔饭、炖品

、例汤、鲜美小炒等食物,不限数量,随便你叫,只是不能打包。

洗个小桶才50元,够超值了吧?更重要的是,它的技师大多比较年轻、漂

亮,数量又多,应该有200个左右吧。

(市桥沐足房的女技师是绝对不会爲客人提供性服务的,搂搂抱抱都不可以

的,但如果你有条件的话,可以泡她。沐足房的女技师大多年轻、漂亮、不会很

滥交,的确是值得一泡,不过还是要讲一些技巧的。我在2001年那时就狂泡

沐足房的女技师,基本上市桥那些比较出名的沐足房都有女技师被我泡过上床,

搞到后来连站门口的那些女咨客全都认识我了。以后吧,有空有心情的话我会专

门写一篇这方面的和大家交流。)

去到发廊,小燕果然已经在等着我了。(不知怎麽回事,写第1、2篇的时

候我不大喜欢用她的名字,而写这篇的时候就喜欢用她的名字了,有点怪。)

“哎,你知道吗?”我刚坐下来,老板娘就凑了上来:“你昨天不找小玲,

她生气了。”

“是吗?”我瞟了一下,果然,小玲抱着脚,缩在沙发上看电视,理都不理

我。

“要不,今天找她给你做个按摩吧?”看来老板娘还是挺关心她的发财工具

的。

“今天就不要了,我等会就和她出去。”我指了指小燕,发现老板娘的笑容

有点僵硬了。

“可以呀,不过要给出锺费啊。”做生意的就不一样,马上调整好笑容了。

“是吗?不过小燕不是你这里的吧?”我点了根烟,咪起眼睛。

“这……这……”哈哈,老板娘这次真的笑不出了,直搓着手。

“好啦,和你说笑的。”我摸出了50元递给老板娘:“虽然她不是你这里

的,但我也不会坏了你们的规矩的。”

老板娘马上就笑了。不过笑得很勉强。

上了车,和小燕聊了一会,才发现她原来还没有吃过麦当劳,于是我圆了她

一次心愿。

不过在麦当劳那里真的很不爽,原因是小燕穿着背心、牛仔短裙这种小女孩

的衣服,再加上她本来就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和她坐在一起,只要不是傻的

都会认爲我在欺骗无知少女了。

吃完东西,开车和她驶上禺山大道,直奔市郊。

“我们去那里呀?”和我在一起有半个多小时之后,小燕开始和我熟络了。

“唔,带你去大夫山森林公园。你去过吗?”

“没去过。不过我们去那里干嘛嘛?”这小女孩,有点紧张了:“不如我们

去酒店开房好了。”

“小傻瓜,带你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呀。”我发现了她的异常,伸手摸摸她

的头发:“不用怕,哥哥又不是坏人,不会吃了你的。”

“唔……”看来我是取得她的信任了,她不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

色。(请她第一次去吃麦当劳是正确的,令她对我的好感度大增。)

大夫山森林公园位于市郊,离市桥城区有几公里远,是番禺有名的休闲好去

处,占地约500亩吧,里面山青水绿,山连着湖,湖连着山,景色很不错。到

目前爲止还是免门票进去。(不过要是开摩托车进去的话就要给3元,小车给8

元。)

公园晚上是不开放的,一到6点就关门,这就爲一些寻欢作乐的人提供了好

去处。一到晚上,公园门口的草地上、花圃边就有不少情侣(也有偷情的)在那

里“打野战”。看着那些女的外边裹着一件衣服,坐在男的大腿上一上一下地耸

动着,嘿嘿,很容易就能勾起你的性欲来。

到了门口,停好车,和看门的阿伯打了声招呼,递上刚才特意给他买的一包

嘉洲鸡翼和一瓶“九江”,我就牵着小燕的手从侧门就进了公园。

(晚上还能进公园,这可花了我一点心血的。刚开始时我也带过女孩子在晚

上来过公园门口打过野战,但总是觉得不爽,因爲公园门口就是去顺德的公路,

车来车往的;后来经一些钓鱼的朋友介绍,我认识了看门的阿伯,就经常买些鸡

翼、酒贿赂他,和他熟了以后,他就让我进去了。嘿嘿,以后有朋友晚上想去那

里打野战的话,找我带进去好了。)

晚上的公园寂静无人,只有虫鸣蛙叫和着初升的月光。的确是一个可以让人

放心做爱的好环境。

“哎,我有点怕。”牵着她的手沿着林荫大道往里边走,我发现她的手心都

开始出汗了:“我们去酒店吧,好不好?”她摇着我的手,哀求着。

“乖乖,怕什麽呢?!”我搂住她的肩膀:“这里除了我们,不会有人来的

啦。”

小燕还是想走,但在我的坚持下,最终她妥协了。

我们在湖边树底下的长椅坐了下来。

“对了,小燕,你有没有男朋友呀?”我想找点话题。

“我还没有恋爱过呢。”小燕把头侧在我肩膀上,幽幽地说。

“对了,你爲什麽会被人强奸呀?”我还是想知道结果。

“……”

可能我问得太直接了,她突然低下头来不说话了。

“没事的,说给我听听嘛。放在心里多不好。”我亲昵地搂住她的肩膀。

在我的鼓励下,小燕终于说出了实情。

原来去年她表姐带她来广州玩,到了广州后就住在她表姐认识而她不认识的

一个老乡那里。有一天,那老乡借口带她出去找工作,然后把她带到一座正装修

的酒店里边把她强奸了。

“那你干吗不告诉你家里人呢?”我爱怜地用手爲她擦去脸上的泪珠。

“没用的,你不知道,我妈生了我后就死了,后来我爸娶了个后母,她带着

一个女孩的和一个男孩嫁了进来,”她摇了摇头,像是要挥去一些不开心的回忆

:“我后妈很凶的,我爸都……都不敢怎关心我。”

“后来呢?”我用力搂住她的肩膀。这个时候,身体语言是最好的安慰。

“后来,我跟我表姐说我不想在广州找工做,她就带我去了东莞,帮她看店

铺。到了今年8月份,我表姐的店铺关了门,她自己也找不到工做,于是就让我

过这边找她的好朋友,让她帮我找份工做。”

“哦,原来是这样。”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小脸,帮助她把情绪稳定下来。

“乖乖,我们不提这些伤心事了。”我怕再让她说下去的话,会影响她做爱

的情绪,于是我想是时候进入正题了:“来,亲哥哥一口。”

“好啦。”小燕倒是很听话,用柔软的小嘴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脸。

“这就叫亲啦?不行,我要罚你。”我笑着说,顺势把她按在椅背上。

“那你想人家怎样亲你嘛?”看来周围安静的环境的确让她松弛下来了,她

开始不自觉地对我撒娇了。

不过没等她说出下一句,她的嘴已经被我用舌头堵上了。

她的脸上传来一阵幽香,更加刺激得我的手不客气地开始在她胸前游走,这

让她的鼻息慢慢开始加重了。

吻了一两分锺,尝够了少女柔软的舌头后,我开始用舔她的耳垂,手也滑向

她光滑的大腿上。

“你这个坏蛋。”她轻轻地捶打我的胸膛。

我不作声,左手搂住她的脖子,让她更贴近我,舌头灵活地在她细滑的脖子

上拖移。右手慢慢探进她裙子里边,将整个手掌贴住大腿内侧抚摸。

“不要嘛……”她扭了扭身子,但随着我的中指指尖抵住她蜜穴口划圈,她

整个身子都开始软化在我怀里了。

隔着一条薄薄的小内裤,我都觉得她蜜穴开始有淫水泌出了。我心想,索性

玩得更放一点好了。于是俯在她耳边轻轻说:“小燕,我帮你把内裤脱下来,好

不好?”

“唔,我……我怕。”她张开大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来还是有

点顾忌。

“没事的。哥哥保证不会有人来。”我用坚定的口吻打消她的顾虑,右手已

经摸进去,揪着她的内裤往下扯。

看到事已至此,她也配合地欠起了身子,让我顺利地帮她除下小小的丝质内

裤。

“你看,都湿成这样子了。”我把内裤在她面前晃了晃,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唔,还有一股骚味呢。”

小燕娇羞地拍了一下我的胸脯,怪不好意思地把整个头都埋在我身上。

我把她的内裤随手一扔,右手继续探进她光光的大腿内边。

“哗,你的皮肤真的好滑呀,像丝绸一样好摸。”手指滑过去,所触之处,

有如丝缎般柔和。

看到小燕有如温顺的小猫般半伏在我身上,任我肆意抚弄,心里的欲火开始

慢慢地升起。

右手继续在她蜜穴边上揉弄,让她慢慢地湿润了,左手已经开始伸进她的小

背心里边,解她乳罩的扣子:“宝贝,让哥哥帮你把这对大乳房解放出来,透透

气。”

小燕今晚戴的是无带文胸,我很容易就得逞了。

“来,让哥哥亲亲。”把仍然带着幽香的文胸扔到地上,我的牙齿已经毫不

客气地隔着她的小背心,在她明显突起的两颗红提子上轻咬。

“唔……”小燕闭着眼,轻哼着,双手不自然地插进我的头发里乱扯。

上下其手抚弄了一会儿,我发现小燕下边蜜穴涌出的淫水都把我的右手打湿

了。唔,看来是时侯好好地操这小妮子了。

我把她身子翻转过来,让她面向长椅,双手撑住了长椅背,双腿叉开俯身跪

着。

长椅的空间本来就不大,而我把她摆弄出来的姿势,就迫使她的背最大限度

地向内弯,而那浑圆的屁股就最大限度地向外挺起。在淡淡的月光下,宛如一个

刚从湖里爬出来的美丽女妖,耸起诱人的屁股,张开鲜红的肉缝,等待凡人们粗

大的鸡巴来抽插。

我把她的短裙翻上去,让那雪白的屁股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伸手在她蜜穴边

上抚弄了几下:“宝贝,你看,你下边已经全部湿透了。”

“唔……坏蛋。”小燕的小脸侧贴在椅背上,长长的发丝贴下来,那无助、

等待挨插的感觉更让我兴奋不已。

我用最快的速度脱下裤子,握着早已喷舌的大鸡巴,贴近她被淫水反射得发

亮的肉缝上。

等龟头迫开红红的肉缝后,我停止了继续住里边插,双手往前伸,分别握住

了她的两个大乳房,隔着小背心痛快地揉搓起来。

她的乳房本来就够大的了,这时往下垂着,更充满了肉感。握在手里,让它

不停地变换着形状,爽得连我的鸡巴都突然往上挑了挑头。

“哥哥……我受不了啦,快进来吧。”这小妮子,果然是不多经人事,这麽

快就想要了。

“哥哥正在服侍你的大乳房呢,那有空呀。”我故意逗她,就是不让鸡巴捅

进去:“要不,你自己动动屁屁,把它吞进去吧。”

“唔……”在我的淫语挑逗下,小燕果然慢慢地往后移动她翘翘的屁股,让

肉缝一点一点地把大鸡巴吞了进去。

“好烫呀!”终于吞进了一大半,她用手拨了拨散在脸上的头发,长长地吐

了一口气,娇羞地瞟了我一眼。

鸡巴被蜜穴包围着,周边不断耸动的肉缝更是让我一下子就给刺激起来了。

放弃了她肉感十足的双峰,我用双手固定她的腰,屁股用力地狠狠往前一送,鸡

巴全根没入:“来,哥哥让你这小骚货爽个够!”

“啊……”小燕被我这突如其来的狠狠一插,不由自主地高呼了一声。

“爽吧?呀!”她蜜穴里边早已经是泥泞一片了,暖暖的烫得鸡巴很舒服,

紧紧的咬着鸡巴不放,抽插起来非常舒服。

我咬紧牙关,渐渐加快抽插的频率。

……

“啊!啊!啊!”插了不到五分锺,这小妮子就开始不由自主地用力抓住自

己双乳,拼命地往后送着浑圆的屁股,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我停止了抽插,把鸡巴抵在她蜜穴深处,静静地享受她一股股阴精的喷灌。

“爽吗?宝贝。”等她平静下去,我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小脸。

“你把人家弄死了。”她软软地伸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半娇半嗔。

她的肉缝仍然死死地咬着鸡巴不放,看着大大的鸡巴全根没入在她茂密阴毛

中,我没来由地一阵兴奋。

“来,换个姿势。”我保持着鸡巴的插入状态,把她抱起来,让她仰面躺在

草地上。

这样的姿势让我的鸡巴更深入了,而且我整个身子伏在她健康饱满的身上,

就好像是趴在一张充满了弹性的肉床上。

们我双手探下去,抓着她充满了弹性的屁股,鸡巴毫不怜惜地一下下重重捶

打在她蜜穴深处。

……

“啊……!”插了一百多下,在她一层层肉缝的紧紧夹吸下,我不由自主地

将精液全数喷射进她蜜穴深处。

后记

从那天以后,小燕就被我金屋藏娇了。但可能是“湘女多情”吧,一段时间

后,我发现她真的爱上我了,爲了不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在20

03年11月11日(一个寒风呼呼的晚上)明确和她断绝了来往。

但她真的在我心中留下了一段非常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