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七年之痒

(第一章)结婚纪念日

「喂!老公啊,别忘了今天是什麽日子啊!下班後记得来接我。我已经给爸

打过电话了,他会去幼儿园接晓晓,明早再送她上学。我得去上课了,拜拜!」

「喂!小惠……」

「嘟……嘟……」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婆就挂了电话。

『大概怕我又有应酬吧!』我心里想着。

老婆叫李慧,比我小两岁,是市实验小学的语文老师,而我在一个大型企业

的采购部门工作,平时应酬很多,经常回家很晚,老婆虽然对我有些抱怨,但还

是很支持我的工作。

在这样一个垄断国企的采购部门工作确实不容易,上下关系要打点,客户关

系要维系,还要时刻防备小报告,压力虽然大,但油水也很足。

因为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老婆在几天前就对我说了要一起去吃烛光晚

餐。这样重要的节日我当然不敢怠慢,老早就推掉了晚上的饭局,静静等待着下

班。

结婚七年了,过得可真快啊!女儿晓晓都五岁了,而我也刚过了而立之年。

七年的婚姻,激情已经不再,只剩下了平淡,甜蜜的爱情也变成了浓浓的亲情。

回想当年我们刚结婚时的样子,每天两人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有可爱的

孩子,稳定的工作,温馨的家庭。现在一切已经拥有,但那时的激情与甜蜜却再

也没有找回。

虽然当时我们的初夜充满了青涩,但身体却被激情和慾望填满着。那时的我

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缠绵一番,好像不知道疲倦是什麽一样。可是七年下来,每

天只是重复着上班、下班、回家、睡觉,机械式的生活让我们的思想变得麻木,

性生活也变成了例行公事。

我们对彼此的身体熟悉无比,就连身上哪长着颗痣都了如指掌,「左手握着

右手」大概是对我们最贴切的比喻了。

我们也曾经探讨过这个问题,也尝试着增加一些情趣,但妻子多年的传统教

育让她很难接受那些她所谓的「伤风败俗」的东西。

下班後开车来到了实验小学门口,远远看去,妻子已经等在那里了,米黄色

套装下的身体略微丰满,但在165公分身高的衬托下更显匀称,上衣被丰满的

双乳绷得有些变形,衣领开得很低,隐隐看到中间的沟壑,齐膝的短裙衬托出紧

实的翘臀,再配上肉色的丝袜和白色的细高跟鞋,对我仍然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虽然没有了青春年少,但多了那种成熟少妇的气质,岁月并没有在妻子脸上

留下痕迹,白里透红的肌肤、精致的五官、略尖的下巴,过肩的长发随着微风飘

荡。

看到我的车停在了路边,妻子快步走了过来,我赶忙放下车窗:「老婆,没

迟到吧?」妻子脸上露出了笑容,打开车门上了车:「还算准时。走吧,位子我

已经订好了。」

来到餐厅,我们在订好的位子坐下,妻子接过服务生送上的菜单,对我说:

「今天吃什麽?老公。」

「你点吧,今天我听你的。」我拿着湿毛巾擦着手,擡头看了一眼服务生:

「先来一瓶红酒,今天有什麽主菜?」只见服务生的眼睛紧盯着妻子的胸部,妻

子两手拿着菜单,手肘撑在餐桌上,那一对豪乳在两只胳膊的挤压下使得乳沟更

加明显,衣领边缘处隐隐能看到露出的蕾丝花边。

听到我问话,服务生急忙移开了目光,吞吞吐吐的回答:「哦……今……今

天的主菜是牛排,还有……」

菜很快就端了上来,那个服务生在放菜时仍不忘往妻子的胸部瞟一眼,我见

状咳嗽了一声,那小夥子就赶忙逃开了。

我和妻子一边吃,一边聊天,我嬉笑着把刚刚服务生的囧样小声说给了妻子

听,妻子害羞得脸马上就红了:「坏蛋,有人偷看你老婆你还笑。都是这衣服弄

的,以前你刚给我买时穿着刚好,现在怎麽这麽瘦了?唉!岁月不饶人,我快成

老太婆喽!」

我惊讶地看着妻子:「这衣服是……我们结婚一周年时我给你买的那件?」

「是啊!那时我刚去学校任教,你说为人师表,以前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不

能再穿,正好赶上结婚一周年,所以就卖了身套装送我。唉!人老珠黄,你也不

把我放在心上了。」说着说着,妻子就有些伤心,那哀怨的神情让我心里有些难

受。

「对不起,老婆。这几年我忙於工作,对你的关心太少了。你也知道,我那

工作压力很大,我们经理眼看也到了退休的年龄,多少双眼睛盯着那位置呢!」

「好了,老公,我也没说什麽,只是有些感怀而已。」妻子不待我说完,就

打断了我,表情平静的看着窗外,似在想着心事。

「来,老婆,庆祝我们结婚七周年,乾杯!」我赶忙转移话题,今天这日子

还是谈点开心的比较好。

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一瓶红酒也被我们俩喝个乾净。

餐厅离我们小区不远,我开车抄小路回到住的小区,倒也没碰到交警。

妻子上楼时脚步有些踉跄,看来红酒後劲挺大,刚进门妻子就开始脱衣服:

「老公,我先去洗澡,这衣服穿着有些紧了。」

我关好门坐在沙发上休息,打开电视无聊的换着节目,卫生间这时已经传来

「哗哗」的流水声。

妻子打开卫生间的门朝我说:「老公,帮我拿一下换洗的衣服,就放在衣橱

里。」

我拿着家居服走进卫生间,妻子在花洒下闭着眼睛,任由水流冲洗而下,流

过高耸雪白的双峰,在两枚暗红色的乳头上荡起了些许水花。虽然小腹已经有了

些赘肉,但并不是特别明显,浓密的倒三角矗立在双腿之间,更衬托出皮肤的白

嫩,修长的双腿下是两只晶莹剔透的玉足,红色的指甲油更显妖艳。

应该说只要是个男人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下面都会蠢蠢欲动吧,但我却有些

无动於衷,同样的身体看了足足七年,大概是有点审美疲劳了。

「看什麽呢?坏蛋。」妻子见我看着她的裸体,竟有些不好意思了。

「呃,老婆,你越来越漂亮了。」

「哪有,我又胖了呢!你看这里,还有这里……」妻子用手指着小腹和手肘

上边不满的说道。

「你那是丰满,我老婆身材最棒了,前凸後翘,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

刚刚好。」我赶紧马屁奉上。

「油嘴滑舌,来帮我擦背。」老婆递给我沐浴乳就转过了身,脸上洋溢着满

意的笑容。

我把沐浴乳倒在浴花上,开始为老婆擦背,浓浓的泡沫在平坦的背部越聚越

多,已经开始向屁股上流去,我马上蹲下身为老婆擦洗屁股和大腿。由於生过孩

子,妻子的胯部显得很宽,肥大的屁股微微上翘,中间被深深的股缝一分为二,

股缝下露出的几根阴毛在嫩白的皮肤下清晰可见。

正擦洗着,妻子转过了身,乌黑浓密的阴毛正对着我的鼻尖,暗红色的阴唇

在泡沫中若隐若现,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芳草气息。

「老公,一起洗吧!」妻子说。我擡头看着妻子,她那水汪汪的眼睛好像会

说话:『老公,我想要。』

我站起身将衣服脱去,妻子反而蹲了下来,两手慢慢将我的内裤褪下,有些

发胀的下体终於没有了束缚,在空中晃动着跃跃欲试。

妻子一手拿着花洒在我的下体冲洗,一手在卵蛋上慢慢抚摸,温度在上升,

血流在加快。

放下花洒,妻子扶着肉棒根部,张开小嘴就将龟头吞了进去,「哦……」我

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只觉我的龟头被一个温暖的所在包围着,而且还有一条黏滑

的小虫在钻来钻去,我知道,那是老婆的勾人小舌,随後妻子两手扶着肉棒根部

用嘴来回的套弄起来。

随着套弄,肉棒在妻子小嘴内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无奈地退出了肉棒,妻

子改用她那丁香小舌来回舔弄,由龟头上的马眼慢慢往下,滑过坚硬的棒体,来

到两颗卵蛋上,用舌尖在上面划着圆圈。

「哦……老婆,好舒服……」

妻子为我口交的次数并不少,但每次都是应付工作一样舔几下完事,像今天

那麽主动的服侍却并不多见。

老婆擡眼看着我,那迷离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显得那样的淫荡,嘴上的工作

并没有停,那灵活湿滑的小舌重又回到了我坚挺的肉棒上面。

在妻子的舔弄下,我的呼吸越来越重,海绵体中的血液越聚越多,让我感到

有些难以忍受,我的肉棒现在急需插入的感觉来缓解不适,於是我两手扶住妻子

的头,腰部向前一挺,坚硬的肉棒几乎尽根没入妻子的口中,觉得龟头顶到了什

麽东西,很难再向前一步。

妻子在我突然的举动下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随後两手用力一推我的大腿,

肉棒已被她吐了出来。

「咳咳……你想憋死我呀!咳……」妻子眼中噙泪,对我不满道。

我看到妻子的摸样,心里也有些不忍,蹲下来双手抚摸着她的脸,柔声说:

「对不起!老婆,刚才真的太舒服了。你没事吧?」

「你是舒服了,差点憋死我。」妻子好像有些生气。

「哪能呢!A片上你又不是没看过,不会有事的,我们注意点就好。来,我

们继续吧!」我好言劝慰着妻子,下面的兄弟还等着呢,可不能半途而废。

「饶了我吧!我可不来了,赶紧洗洗出去吧!」妻子说完站起身就要继续洗

澡,我也赶忙站起来一把抱住了她,两具裸体紧紧连在了一起。

我腾出一只手,握住在沐浴乳润滑下的乳房揉捏起来:「老婆,刚好在兴头

上,你要是走了,小弟弟可是要抗议的。」

「坏蛋,我只是说出去,又没说别的。赶紧洗洗,我在床上等你。」妻子对

我笑了笑,边说着边冲洗起来。

自从我们结婚以来,在性爱上我没有勉强妻子做过任何事情,只要她开口说

「不」,我就会马上停止,然後想办法迂回前进。体位的变换、乳交、口交等等

每一次的新花样我都费了很大的口舌才得到她的同意,甚至当初一起看A片她都

会不好意思。

「好吧!」我无奈地应和着,低头看了看已经有些变软了的肉棒,只好拿过

肥皂开始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