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比武招亲妙事多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了一年,这一年之中,甄南仁可谓享尽人间艳福,因为,月狐师徒三人轮流陪他玩乐呀!

她们颇有默契的轮流着,月狐每月玩二次,田娃玩六次,田欣玩十二次,她们皆大欢喜的玩乐着。

她们为了避免甄南仁玩亏身子,叫他时时进补,而且不时以灵药奇珍为她们自己及他进补着。

所以,她们艳若桃李,甄南仁壮如山。

“姐,谢谢你这么一年来之照顾。”

“别客气,咱们好比鱼水呀!”

“的确,姐,我想请教几件事。”

“说呀!”

“你们为何住在此地?你们仗何维生?”

“我曾经杀了一批马贼取得不少的财物,我至少可以维持三十年,至于我为何住在此地,和你颇有关系。”

“请说!”

“柳扬有否和你提过崔姬。”

“没有!”

“这是他的奇耻大辱,他当然不会提。”

她又疾挺十余下,方始道:“崔姬今年已逾六十,二十年前,她妒嫉我和柳扬,所以,她性武挫败我们两人。

“她制住我们之拍欲强行求欢。却遭柳扬坚拒,於是,她一刀削去柳扬之宝贝,方始放走我们。”

“啊!这么狠呀!”

“是的!我们为了复仇而搏杀六合老人取走六合掌法,我一时贪心而设计毁去膺本致令令他含恨而归隐。

“这些年来,我发现六合掌法只适合男人修炼,我又不愿去找他,所以,我训练田娃二人及这群女孩子欲对付崔姬。”

“抱歉,我坏子你的计划。”

“格格!错矣!你抵得过她们二人,我全部寄望你啦!”

“请吩咐!”

“你总全六合掌法之后,便化名出现江湖,你的目标是混入崔姬身旁,我要你将她高成脱阴而亡。”

“这……”

“格格!你认为她已逾六十,必是鸡皮鹤发的老太婆吗?错了!她会服食长春丹,一直保持妙龄女子之容貌哩!”

“真的呀?”

“她和蒲公英颇有来往,你可以趁机对付蒲公英。”

“太好啦!”

“我正在安排你如何接近她,你别急。”

“谢谢!”“姐,你真迷人”“格格!你也是如此的哄丫头二人吧?”

“不!她们不够成熟。”

“格洛!别惹她们吃醋。”

“不会啦!她们也有自知之明呀!”

“格格!好弟弟,姐姐-定为你鞠躬尽瘁。”

“姐姐,谢谢你。”

两人像愉快的温存着。

翌日起,甄南仁仍然在白天专心练习六合掌法,月狐则指挥五十名少女易容进入中原探听消息及安排着。

时光飞逝,清明时节,月狐亲自为甄南仁易容为一位大帅哥之后,含笑道:“弟,你就取名为甄强吧!”

“好呀!甄强,实在强也!”

“格格!对,听过招贤庄吧?”

“听过,我也去过呀!庄主侯昭贤为人四海,挺好客哩!”

“他决定在六月一日起为其女楚楚举办比武招亲,二十岁至三十岁之田人皆可以参加,你就去享享艳福吧!”

“这……你呢?”

“我当然会带人暗中接应你。你记住这个手势。”

说着,她的左手食指尖便搭上拇指尖。

甄南仁跟着扣成小圆道:“这样吗?”

“是的!若是中指扣拇指,代表急事。你就设法和对方会昭。”

“是!”

“你就以六合老人闭门弟子自居,因为。他一生末收传人。”“是!”

“这是你的假身份,你记住它。”

说站,她便递出-张纸。

甄南仁瞧了三遍之后,便递还纸道:“挺单纯的。”

月孤揉碎纸道:“招亲之事已经传遍武林,蒲公英及崔姬必会派人去现场,你就好好的展现你的魅力吧!”

“好呀!”

“总之,你见机行事,我们会配合你。”

“谢谢你,我该如何陪你呢?”

“我们自会安排,用膳吧!”

二人立即欣然取用酒菜。

不久,她坐在他的大腿,两人便边玩边喝酒。

一个半时辰之后,两人方始尽兴的收兵。

“弟;你可别见了新人忘旧人喔!”

“不会啦!新人嫩得很,不好玩啦!”

“格格!行家。”

两人便爱抚的欢叙着。

金陵,自古以来,便是政治,经济及军事重地金陵的风景及古迹带来人潮。使它终年皆热闹纷纷。

五月天,金陵风和日丽,更吸引观光人潮。

尤其招贤庄比武招亲盛况更吸引大批的武林人物他们生性豪迈又出手大方,金陵各家店面主人及小二们皆捞翻啦!

五月二十四日中午,甄南仁一身蓝绸英雄装出现於招贤庄大门前,立即吸引二位看门青年的妒羡眼光。

甄南仁含笑走到有侧之公告栏,便欣赏着内容。

不久,他一走到大门前,一名青年便陪笑道:“欢迎光临!”

甄南仁含笑颔首道:“如何登民参加比武?”

“请跟小的来。”

他一跟入大门,便注视现场,只见通道两侧各有六张桌椅,桌旁各站有二名青年,他们正在协助当事人办理登记手续。

带路青年陪笑道:“公子在此登记吧!”

“谢啦!”

他-上前,便有一名青年迎来道:“欢迎,请入座。”

他一入座,立即提笔写下姓名,年龄、藉贯及门派,当他写下六合老人,两名青年神色一怔,立即互视一眼。

他一搁笔,便含笑道:“行了吧?”

“是的!请跟小的入客房稍歇。”

“谢啦!我已经投宿,下月一日比武吧?”

“是的!请公子提前一天来敝庄抽纤及了解比武方式和程序。”

“好!喝茶吧!”“叭!”一声,两锭黄金已经放在桌上。

“铭谢公子厚赐!”

他哈哈-笑,便行向大门。

他又抛给方才带路青年一锭黄金,方始离去。

他先返客栈用过膳,方始出游。

由於时间充裕,他便悠哉的逛着。

接连五天,他便一直穿身於名胜古迹之间。

五月三十日上午,甄南仁愉快的到达招贤庄,上回获赏之青年立即巴结的前采行礼道∶“祝公子抽得吉祥号码。”

“哈哈!谢啦!”

说着,他立即又递出一锭金元宝。

青年连连谢道:“小的为公子带路,请!”

说着,他便陪笑在前带路。

招贤庄既宽又豪华,一草一木皆经过精心的设计,出身平凡的甄南仁不由暗暗的赞赏及羡慕着。庄内有不少人在各处轻声交谈或背景,其中大多是青年,甄南仁明白他们皆参加比武招亲,他不由一直含笑而行。

不久,青年带他进入大厅道:“公子,此地便是抽签场所,这些座位可以自由选择,请!”

“谢啦!”

青年一离去,甄南仁便打量现场。

此厅甚宽,六、七百幅座头-摆,仍然未见拥挤。

甄南仁朝第一排最中央座头一坐,他一见桌上摆着瓜子及糖果,於是,他翘着二郎腿悠哉的磕瓜子。

不久,二名青年快步入内,甄南仁瞄了他们一眼,立见右侧之人前来道:“这位公子可否换个位子?”

“换位子?有排定座位吗?”

“侯庄主一视同仁,并未排定座位。”

“我不配坐这个位子吗?”

“那倒不是,公子可否让敝公子坐上此位子?”

“没此必要。”

“公子认识敝公子吗?”

说着他便递出一块腰牌。

甄南仁瞄也不瞄腰牌,立即道:“不认识!”

“敝公子便是‘玉扇公子’。”

“不认识!”

“公子知道五扇庄否?”

“不知道!”

“在下愿以百两银子换取此座位,如何?”

“我只值一百两银子吗?”

“请公子别误会!”

“够啦!别烦我啦!”

二位青年只好悻悻而去。

不久,青年们三三两两的入厅,他们一见有人在首位磕瓜子,他们怔了一下,便入座低声议论着。

不久,一位中年人率十二名青年入厅,立见中年人自我介绍道:“在下侯承杰忝掌敝庄总管,欢迎各位公子。”

立即有不少青年巴结的拱手道:“参见总管。”

甄南仁只是略一颔首,便继续吃点心。侯承杰便带十二名青年在厅口迎接着。

青年们鱼贯而入,他们为了保持风度及观察现场,所以,他们皆一直往后座,前六排一直只有甄南仁一人。

不久。有头有脸的公子哥儿结伴入内,他们瞄了甄南仁一眼之后,立即客套的行礼及让座着。

观场经过一阵热闹之后,他们方始入座。

不过,第一排仍只坐着甄南仁而己不久,侯总管欣然喊句:“朱公子!”立即哈腰拱手。

一声“幸会!”之后,一位俊逸青年带九名青年出现,双方行过礼后,朱总管便陪他们来到第一排。

俊逸青年不但帅,服装更帅,他之出现,厅中立即一阵沉静,众人之视线亦集中在他的身上。

他却只是瞧着甄南仁。

甄南仁却置之淡理的将瓜壳放入空盘中。

侯总管陪笑道:“朱公子,各位公于,请!”

俊逸青年立即坐於甄南仁之右侧。

其余九人便依序入座。

侯总管上台道:“在下首先代表庄主喝诚欢迎各位公子。”

说着,他立即做个环揖。

众人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

“谢谢各位公子,在下趁着庄主尚未和各位公子见面之前,在下先报告比武之相关规则供各位公子参考。

“本次比武招亲之宗旨在为敝庄姑娘择婿,比武区分为初赛、复赛、决赛及总决赛四种。”

“简而言之,初、复、决赛皆采取淘汰制,落败之人即失去晋升资格,总决赛则采取循环计分方式。”

“为了争取时间,自明日起,在敝庄右则十二座比武台上,同时有二十四位公子比武,胜负揭晓之后,便由另一组接续。

“待会就请各位公子抽出签号,由於人数多达八百二十人,请各位公于勿客气的直接抽号,别因为客套而浪费时间。”

立见二位青年将一个大红虹方箱抬到台前。

接着,六名青年便捧册入座於六张桌后。

候总管道:“敝主已经编妥八百二十十号码纸,在下已把它们放入箱中,各位公子再依登记顺序前来抽号。”

说着,他已经由桌下捧出十个纸袋。

二名青年立即将袋中之纸团倒入大箱中。

侯总管捧箱上冲下洗、左搓右揉一阵子,方始放手。

一名青年立即道:“有请洪公子抽号,池公子,许公子请准备。”

立即有三名青年含笑行出。

第一名青年抽出一张书有一百二十五之纸团之后,侯总管立即含笑道:“恭喜!

请公子入座!”

庄中青年立即以红笔在名册写下一百二个五。

青年们便以此种方式顺利的列队抽号。

半个时辰之后、甄南仁上前一抽,居然是第-号,众人不由-怔,俊逸青年更是为之锁上剑眉。

甄南仁哈哈一笑,立即返座。

又等了半个时辰,众人皆已抽妥号码,侯总管含笑道:“各位稍候,在下这就去恭请敝庄庄主出来和各位见面。”

说着,他立即离去。

青年们立即抬起红箱及名册。

不久,侯总管已经陪着一位俊逸中年人入厅,青年们立即起身鼓掌,唯有甄南仁仍然坐於原位。

这位俊逸中年入正是以“四海”闻名的拍贤庄庄主侯昭贤,他含笑拱手致意之后,便站到台前道:“各位公子请入座。”

青年们便含笑入座。

侯昭贤道:“首先,吾感谢各位公子支持本次比武招亲,各位公子之踊跃报名,实在超逾吾之估计。

“本庄一向广结善缘,本次活动除了择婿之外,更欲结交各位,因为,各位皆是年青一代之后杰。

“本次活动一共礼聘十二位武学名老担任裁判工作,他们一定会作最公平的裁判,衣各位公子放心。

“比武以点到为止,宜避免见血,更不宜因为比武而伤和气,吾不希望获得一位乘龙快婿而少了更多的朋友。

“明日辰时起,便要依照各位公子方才所抽号而进行密集比武,请各位公子配合本庄完成这项盛举。

侯总管:“各位公子可有疑问之处?”

立即有一人起身道:“复赛时,是否重新抽签?”

“是的!在下补充一件事,为了争取时间,明日一共有十二个比武台同时进行比武,每座比武台由-号编至十二号。

“甄公子及贺公子抽中一号及二号,他们便在一号台上比武,二十五号及二十六号、四十九号及五十号,七十三号及七十四号便在一号台前等候。

“再过一个时辰,各位公子之比武顺序及场所便会公告於大门前,各位公子不妨去瞧瞧,不知各位公子尚有何疑问?”

众人立即一阵寂静。

甄南仁问道:“可否请侯姑娘和大家见见面?”

立即有不少人为这个冒昧点子而一怔!

侯昭贤含笑道:“小女会在午宴和各位见面。”

侯总管向道:“各位尚有何疑问?”

众人寂静一阵子,侯昭贤立即道:“请各位稍歇再入席吧!”

说着,他立即含笑下台。

青年们立即又起立恭送。

甄南仁则坐在椅上吃着点心。

不久,侯总管含笑道:“各位公子稍歇,待会再入席吧!”

说着,他立即离去。

甄南仁一起身,便迳自离去。

厅中之青年们立即批评他的无礼及狂妄。

甄南仁听在耳中,却置之不理的在庄内逛着。

招贤庄依山傍湖而建,它占地二甲余,房舍既多又华美甄南仁逛了一降子,便走到右侧比武台前瞧着。

十二个高台搭建得既高又雄伟,它们环绕四周而搭,中央地面则设了七、八千张板凳,至少可以容纳二万名观众哩!

甄南仁一逛回大门,那位青年立即道:“公子快入席吧!”

他道句:“谢啦!”立即入庄。

不久,他已经进入宽敞整齐的餐厅,只见青年们皆已入座,侯总管正在招呼十二名老者坐人中央之席旁。

他一见主桌右侧尚有空位,他立即含笑行去。

招贤庄甚为重视此宴,侯昭贤除了招待比武者,更安排十二名裁判及庄内重要人物兴会,场面可谓隆重之至。

中央一带之座位-向较尊高,所以,青年们皆不敢入座,甄南仁这-入座立即引来不少人的不爽及不满。

不过,他们皆保持风度的忍了下来。

甄南仁朝同桌的七名中年人一颔首,便含笑欣赏餐具。

桌上清一色的银制餐具,既可展耀财力又可验毒,招贤庄果真不凡。

不久,侯昭贤夫妇及一位青年,一位少女依次入内。

甄南仁一瞄少女,立即忖道:“真美,难怪会有如此多人参加比武。”

他立即望向侯昭贤付道:“此人气热不凡哩!”

不久,侯昭贤一入座,立即起身道:“欢迎各位公子参与本次比武招亲。粗菜淡酒不成敬意,请各位公子取用。”

说着,他立即入座。

众人便默默用膳。

与甄南仁同桌之七人乃是侯昭贤礼聘入庄担任文武工作之人,他们一见他如此大胆同席,不由留下深刻印象。

甄南仁却大方从容用膳。

膳后,侯昭贤便介绍十二名老者,他们皆是各派长老,由於他们明日将担任裁判,所以,青年们颇为注意。

侯昭贤又强调比武之公平性及和气之后,方始陪众人及十二名裁判离去,青年们亦结伴离去。

甄南仁俊同席七人离去之后,方始启行,立见一名魁梧青年来道:“兄弟,你是谁?你太大牌了吧?”

甄南仁含笑道:“我叫甄强,我不大明白大牌之意?”

“你今日两度占首位,便是耍大牌。”

“你为何不占首位呢?”

“我知礼,我守礼,不似你这般狂妄,无知,失礼!”

“见仁见智,我觉得我没有错!”

“哼!你别逼我扁称。”

甄南仁笑道:“别伤和气,你忘了庄主方才之言吗?”

“妈的!你若有种咱们就到外面去。”

“别急,只要你有种而未被淘汰,咱们迟早可以在比武台上见面,届时,咱们再好好的玩一玩,如何?”

“好,我秦风一定痛扁你。”

说着,他便板脸而立。

甄南仁朝附近之人一笑,立即行去。

那批人却报以冷淡的眼神哩!

甄南仁一出餐厅,便迳自离开招贤庄、他存心查查别人对他不满的程度,所以,他直接返回客栈歇息着。

那知,青年们为了风度,皆未打扰他哩!

翌日上午卯中时分,甄南仁一来到招贤庄,便见大门右侧之公告栏上已经贴着比武人员之名单,顺序及场所。

他望着自己名列於首位。不由含笑忖道:“老天赐我一号,我一定要夺魁,我一定要打响这一炮。”

他立即含笑步入庄中。

立见侯总管迎来道:“甄公子,请入厅稍候,待会再一起入场吧!”

“请!”

甄南仁一入厅,便见不少人已经入座。而且每张椅背皆贴着-张红纸,红纸上则以黑笔写下号码。

他立即坐上一号椅。

不久,一位英雄服青年坐上一号椅,他瞪下甄南仁一眼,立即沉声道:“风哥要我先教训你一顿。”

“秦风吗?”

“不错!”

“你若扁我,他就没机会扁我,怎么办?”

“凉伴,你等着入江喂鱼吧!”

“好凶喔!你是那一派呀!”

“我是青城弟子。”

“喔!你是小牛鼻呀!”

“蚂的!你欠揍呀?”

“别激动,小声些,上台再打个过瘾吧!”

“妈的!我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立见奏风行来道:“小子、你给我小心些。”

甄南仁含笑道:“保持风度,请返坐吧!”

秦风冷冷一哼!立即返座。

不久,侯总管入内道:“各位皆知道比武场所吧!”

“知道!”

“现场已经人山人海、各位公子大显神通吧!请!”

甄南仁立即起身跟去。

其余之人悟按顺序跟去。

他们一接近比武场,大门口便响起一阵密集鞭炮声,甄南仁心儿一振奋,嘴角立即浮现出笑容。

他们一入内,果见台前之板凳已经坐满人,掌声更是如雷传出,甄南仁高举双手,含笑边走边向众人招呼着。

立见十二名少女分别引导他们行往比武台。

比武台前整齐的摆着七十幅座头,甄南仁朝台前人群挥挥手,便愉快的入座及迳自品茗着。

他们入席之后,侯昭贤掠上一号比武台道:“欢迎各位莅临,光阴宝贵,请十二位裁判上台吧!”

十二名老者立即各登一台。

侯昭贤含笑道:“请一至、二十四号公子上台吧!”

甄南仁一起身,便和那位青年一起上台。

那青年卖弄的翻身落台,立即博得一阵掌声。

坐在老者身旁之中年人立即道:“甄强对祝荣海开始!”

祝荣海一拔剑,甄南仁立即道:“别急,先向裁判行个礼,再向大家请个安咱们再先礼后兵吧!”

“行!”

两人立即向裁判及台下行礼。

两人互一拱手,祝荣海立即喝道:“你的兵刃呢?”

甄南仁抚手道:“就是它们。”

“好,出招吧!”

“你出招吧!你不是迫不及待了吗?”

“好,看剑!”

“刷!”一声。三剁剑花带着劲气卷来。

甄南仁微微一笑,立即向右一闪。

祝荣海立即一招紧接一招的抢攻着。

青城派之“乱披风剑招”以迅速疾见长,祝荣海功急进,所以,台上立即剑光霍霍及咻咻连响。

甄南仁却似飘絮般飘闪。

祝荣诲疾攻一遭之后,边攻边喝道:“你为何不还手?”

“你不是要扁我吗?我成全你。”

“妈的!你真的皮痒啦!”

说着,他立即全力扑攻。

甄南仁边闪边道:“可惜,只差一点而已,加油。”

祝荣海猛攻,甄南仁猛批评指教,场面十分的有趣,没多久。二、三万人的眼光皆集中於第一号比武台啦!

祝荣海又疾攻三遍,仍然沾不到对方的衣角,他暗觉不对劲,可是,他已经骑上虎,他必须硬着头皮冲啦!

甄南仁笑遭:“你是否心有余而力不足啦!”

“你只会躲吗?”

“我怕你招架不住呀!”

“妈的!攻呀!”

“好!你小心啦!”

“刷!”一声,他闪到祝荣海的正面,立即攻出三招,祝荣海挥剑闪避,勉强的躲向右侧。

甄南仁顺手一拂,立即拂中祝荣海的“笑穴”。

祝荣海踉跄跑三步,便哈哈笑道:“小子,哈哈哈……你……哈哈哈!”

他便发疯般边笑边扬剑确来。

立听老者喝道:“甄强获胜。”

甄南仁向右一闪,便反手僻开祝荣海的“笑穴”。

祝荣海呃了一声,立即反手砍来-剑。

甄南仁以指挟剑道:“保持风度。”

“你……你……我杀了你!”

立听老者喝道:“胜负已判,请!”

甄南仁一松手,便向老者及台下行礼。

他淡然一笑便向祝荣海拱手道:“别占用他人的时间。”

说着;他便掠向台下。

坐在台前等候比武之六七十人立即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因为,他的武功已经使他们的信心大受挫折啦!

现场之观众却热情的鼓掌着。

他挥挥手,立即入座。

祝荣海一下台,立即悻然离去。

二十五号及二十六号青年立即掠上台。

他们行礼之后,立即挥剑进攻。

甄南仁瞧了一阵子,便不感兴趣的望向别处。

另外十-座比武台上之青年们仍在激战,他们的修为皆差不多,所以,他们拚斗迄今,仍然分不出高低。

甄南仁忖道:“哇操!若照这种进度,预赛至少要进行十天,复赛再五天,决赛二至三天,总决赛得拖到二十天之后啦!”

他立即悠哉的欣赏着。

坐在第九个比武台前之玉扇公子却一直推敲着甄南仁的身法,因为,他已经将甄甫仁视为唯一之劲敌啦!

这天上午,一共有三十六组分出胜负,晌午时分,侯总管立即邀他们入大厅用膳,甄南仁仍然大牌的坐在中央桌旁。

膳后,侯总管宣布道:“参加比武之人可以自由活动,一十三至二百号之公子务必要出席,以免发生不克比武遭淘汰之事。”

说着,他立即含笑离去。

甄南仁不愿和祝荣海噜苏,他仍然前往比武场。

这些歌颂之话令他听得暗爽不已啦!

末时一到,二十四又上台比武。第五号台上之丐帮弟子手持打狗棒对付一位持枪青年,甄南仁立即大感兴趣。

持枪青年施展一路“杨家枪法”,他仗着长枪全力施展,当场攻得那位丐帮弟子只有招架及闪躲的份。

甄南仁模拟自己为丐帮青年专心的拆招着。

不久,丐帮弟子挨了一枪,立即踉跄退去。

“承认!”

“高明!”双方行过礼,立即联袂下台。

甄南仁已经有了对策,立即微笑着。

黄昏时分,他看见一名壮汉锤砸攻一位使剑青年,两人互有攻守,立即引起甄南仁的注意。

两人拼斗将近半个时辰,壮汉倏地走偏锋的迎肩扫砸,青年刚刺肩,立即发现不对劲啦!

青年正欲撤身,右肋已经挨了一锤。

壮汉哈哈一笑,立即收锤挺立。

甄南仁暗笑道:“笨拙之至,粗俗之至!”

天一黑,侯总管立即宣布歇战。

甄南仁从容跟入大厅用膳之后,便住进客房。

他猜忖祝莱海及其亲友必然会在客栈候他,他不愿在此时闹事,他更要呕呕他们,所以,他住在招贤庄内。

接连六天,甄南仁一直观战及住在招贤庄中,他发现不时有人在盯着他,他研判对方不敢在此胡来,便从容观战。

这天上午他终於见识玉扇公子的扇招、他不由注视着。

和玉扇公子过招之人是点苍弟手,他全力施展“苍鹰剑招”,可是,他的修为无法充分发挥点苍派的“招牌剑招”。

反观玉扇公子身似流云,扇似疾雷般进攻,不出盏茶时间,点苍弟子立即挨了一扇及持剑甘拜下风。

下台立即愉快的行过礼,立即下台入座。

甄南仁付道:“小卡司,看来我赢定啦!”

翌日上午,预赛全部结束,众人立即返厅用膳。

膳后。四百-十名获胜者立即抽签。

哇操,可真邪门,甄南仁率先一抽,居然又抽中一号,他当场哈哈一笑,其余之人不由为人一怔!

玉扇公子更是锁上剑眉。

不到半个时辰,四百一十人皆已经抽完签,侯总管徵求他们同意之后,一至二十四号立即联袂登上比武台。

其余之人则循序入座等候。

和甄南仁对战之人是位丐帮弟子,只见他扬起打狗棒,立即攻来,甄南仁仍然从容的飘闪防守着。

他一直挨对方攻过三轮之后,只见他倏抬左掌,立即扣住打狗棒,他的右手一切,立即切中对方的腕脉。

叫化棒一脱手,对方立即道:“高明!”

甄南仁塞回打狗棒,立即含笑拱手道:“得罪啦!”

老者立即喝道:“甄强获胜。”

甄南仁行过礼,便含笑下台入座。

他便悠哉的继续观战。

大门侧之公告栏正好在此时贴上复赛人员名单,守门之青年立即上前道:“甄公子又获胜了,真行!”

立即有不少人认同的点头。

祝荣溜却在远处咬牙切齿。第四天上午已中时分,复赛一结束,二百零五名获胜之人立即入厅准备抽签,立即厅玉扇公子道:“本公子有意见。”

侯总管含笑道:“请说!”

“不宜再由甄公子先抽签。”

“甄公子有何意见?”

甄南仁含笑道:“我不必参赛吧?反正多出一人嘛!”

立听秦风喝道:“不行!你凭什么如此做?”

“哈哈!朱公子胡言,我也乱语吧!”

玉扇公子沉容道:“本公子岂会胡言,大家已经百般容忍你啦!”

“好吧!我最后抽,你爽了吧?”

“哼!”

侯总管取出一张纸道:“抽中这张空白纸之人,可以免赛晋级。”

众人立即点头同意。

於是,侯总管将白纸和其他纸放箱内及摇箱着。

不久,玉扇公子率先抽,他一见自己插出四十四号,不由一怔!

甄南仁含笑忖道:“哼!那有抽中一号之命呢?”

青年们依序抽之完后,甄南仁含笑道:“哈哈!我没有说错吧!这老天爷也认为我可以免费晋级啦!”

侯总管一拆箱,便拈起唯一之纸道:“甄公子免试普级。”

甄南仁不由哈哈一笑!

青年们立即神色一怔!

侯总管含笑道:“各位请用膳吧!”

甄南仁哈哈一笑,便率先步向餐厅。

落选之人已经不好意思入膳,甄南仁等二百零五人便和侯昭贤父子及十二位裁判一起默默的用膳。

倏见祝荣海入内遭:“我抗议,甄强不该免赛晋级。”

侯总管含笑道:“抱歉!此乃抽签之结果。”

“我怀疑抽签之公正性,他不该每次皆先抽签。”

“抱歉!甄公子方才殿后。”

“当真?”

秦风点头遭:“总管没说错!”

祝荣海立即脸红的拱手离去。

甄南仁一直从容用膳,此时更是默默咀菜,侯昭贤瞧得暗喜道:“够沉稳,吾能获此贤婿,实在太好啦!”

膳后,甄南仁便返回客房稍歇。

未初时分,他再度入座观战着。

半个时辰之后,玉扇公子和挥锤壮汉一拆招,一刚一柔之战,立即吸引甄南仁及现场不少人员之注意。

壮汉此番不再放手猛砸,他在攻守之间紧守门户,玉扇公子之招式却仍然似水银泻地的录隙钻攻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玉扇公子已经稳占上风,壮汉明知必败,却仍然彪悍的挥锤砸扫,玉扇公子一时也获不了胜。

他被逼得施展出“狂风沙”绝技啦!

扇影如山扫出劲猛之功力,壮仅立即招式大乱。

“叭!”一声,壮汉的右肩挨了一招,立即收锤道:“高明!”

“承让!”

两人行过礼,便联袂下台。

甄南仁立即闭目回想玉扇公子的招式。

这天下午,他完全浸淫於玉扇公于之招式。

接连二天,他用过膳,便在房中诉招着。

这天下午,决赛一结束,一百零二人便脱颖而出。

甄南仁正在房中练招,倏听敲门声道:“吾乃侯昭贤。”

“庄主请进。”

侯昭贤一入内,便含笑道:“决赛已经结束啦!”

“真快!明日起便进行总决赛了吧?”

“不错!吾为了争取时间,欲请教公子一件事。”“言重矣!庄主吩咐吧!”

“吾打算再进行三次淘汰赛,再让十三人循环赛,如何?”

“好点子,我同意!”

“谢谢!公子有何高见?”

“没有,贵庄安排妥当矣!”

“很好,打扰矣!”

“不敢当!”

“半个时辰之后,请公子入厅一叙。”

“是!”

侯昭贤-去,甄南仁便喝茗及运功。

半个时辰后,他一入厅,便见玉扇公子诸人已经在座,侯总管一指着中央空椅,他立即含笑入座。

侯总管道:“目前计有一百零三入,势必有一人可以免赛升级,为了公平起见,仍然安排一张空白签。”

说着,他已经取出一张白纸。

纸上的殷红“!”字,代表甄南仁又抽中-号。

玉扇公子不由忖道:“他不是一号,便是免费升级,上天当真属意他吗?不行,我-定要得到侯佩仪。”

侯总管含笑道:“明早再赛,请各位公子歇息吧!”

甄南仁立即含笑离厅。

立见祝荣海迎来道:“小子,你敢出庄吗?”

“我不屑你血气之斗!”

“你怕啦!”

“比武结束之后,我会好好陪你。”

“哼!你妄想靠招贤庄替你撑腰!”

“别激将,你身为弟子该检点言行。”

“本派之人要为我讨回公道,你敢来吗?”

“敢,不过,时机尚未成熟。”

“哼!说穿了,你还不是怕我。”

“我不吃激将计,失陪!”

说着,他便行向左前方。

祝荣海闪身-挡道:“你的包袱快被抛出客栈啦!”

“几套臭衣衫,不要也罢!”

“你……你当真不肯跟我出去吗?”

“时机未至,失陪!”

“刷!”-声,他已经闪出八丈远。

祝荣海一咬牙,方始悻悻离去。

甄南仁一返房,便默默的运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