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夫妻交换之甜美的回忆

今天爱人生日,十二点半了我才发信息祝他生日快乐,这还是我们结婚六年来我第一次这样误事,因为我一直在想该怎样把这两天的事情记录下来,给自己留下一个可供审视的机会。

因为,你们看到的将不是快乐,或者说是不纯粹的快乐,又或者说只能算是一种幸运,因为,我们只是遇到了一对很好的夫妻,很纯朴很善良很热情很恩爱的一对(下文我将对方先生直接称呼为王,他爱人为胡)吧。

这次是我们夫妻的第八次交换了,也是最开心的一次、最想回忆的一次。

三天前,老公和我经过多次的联系和商量,决定这个星期五加上大礼拜利用三天的时间来完成这次烟台之旅,并与对方协商一致前去他们那里,对方夫妻显示出异常的高兴。星期五的早上,太阳已经很高了,我和老公才从被窝里爬出来,简单的洗唰和打扮,按照事先的计画我们上路了,目标是六百公里外的烟台。

火车在不紧不慢的跑着,窗外的景像是那麽的诱人,老公不停的向我介绍刚刚过去的那个地方的名胜和人文,我们的心情似乎出奇的好,下午四点多列车准点到达终点这座有名的海边小城。一个简单的旅行包装载着我们的全部所用之物,老公轻轻松松的背在身後,我空手行走时那样的舒畅,刚出站口,我就在茫茫接站的人海中发现了他们,几乎是同时男主人也看到了我们,几句热情的问候我们上了他们的私家车,十几分钟後到达了一家很有名气的饭店,看来我们将在这里开始我们的共同三天生活。

这顿饭足足吃到晚上八点多,看来主人俩安排的很是用心,我们面对面地坐下去,两个男人开始谈天气,谈烟台的海洋性气候与内地的气候差异,後来男人们的话题又转到两岸关系上,我和胡则比较沈默,有时候只是随和着笑一笑,我不敢直面看王,我觉得我会泄露自己的表情或意愿,当我无意的斜视了他一下,一时间我像是从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很清晰的下坠感使我思想清晰,不隐瞒地说,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做朋友,而不适合做性游戏,但是这顿饭给我们的融洽带来了很好的效果,果然,吃完饭一起去唱歌时大家都轻松得忘记了自己其实是要做什麽的。丈夫很开心,喝着啤酒,唱着记忆里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恋爱的季节,他一手拿麦克,一手指着我,嘴里唱着「最爱是你……」迷离的眼神让我感动。而他们很亲昵地对唱,也很开心。我们都这样坦然地打发着时间,昏暗的灯光产生不出一点点感觉,唱在嘴里的情歌也只是一种美妙的音符……大家都不知道该做什麽或不该做什麽。十一点半的样子我们一起坐出租去他们家里。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二人世界,宽畅的大厅足足有三十个平方,两个卧室一明一暗门口相对,前後阳台分通两个卧室,女主人讲整个墙体、门窗都采取了隔音材料,关上房门就是声音再大外面也很难听见,白色的装饰更显得室内简洁温馨,我拥挤的心情忽然得到片刻的放松,夜风很温良,王在走上凉台时用手在我的腰上作了短暂停留,我突然变得紧张。

大家在沙发上坐着,女主人把卫生间的热水调好让我去洗澡,并顺手给我拿了件她的睡衣,我内心真的有几分感激他们如此的周到,此时我一再叮咛自己要穿不暴露的,但是最後出来时,我还是发现了自己露出的小半个胸和清晰可见的乳晕……我双手掩着胸,坐在丈夫旁边。大家也都轮流着洗澡,其余的人都较沈默,那时有个台在播射鵰英雄传。

完了之後我们都本分地坐在客厅看电视,一直到次日淩晨一点多。灯光很明亮,大家彼此没有一丝暧昧,於是女主人关了客厅的灯,大家开始心照不宣地笑了。

我其实有些勉强,因为王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很抱歉)。可是灯灭了,视觉上的压力小了很多,所以,我们就开始营造一种暧昧。大家坐一张沙发时,王搂住我的肩,右手揽住了我的胸,我没有拒绝,那时情景控制了一切。我看见丈夫很规矩地坐着,我突然觉得对不起胡,就用眼神鼓励丈夫。那时我是轻松的,也许是身体的短暂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宽容与接纳……天色已晚,大家仍没有困意,还是在王的提议下我们才准备我们的真实课题,按照主人的分付,老公和胡在南卧室,我和王在北卧室,就在我们要分别进入房间时,女主人快速走到我身边在我耳旁悄悄地说,她老公的家夥很大,要是吃不消不要硬来,我心里不觉得暗笑,别吓唬我,孩子都生出来了我害怕他那个小小几几,不过我还是机械的点了点头,我们分别进入了两个房间,一切的感觉是陌生的。因为习惯不同或者其他原因,我的激情的心没有如约而至……虽然是房门相对,但是关上门後还真像女主人说得那样外面的一切都难以如耳。王是一个很有修养的那男人,他并不是那样的猴急,而是和我坐在床边聊着让我开心的话题,他的手却在我胸前不停的来回抚摸,并在我们的说话时悄悄脱掉了我的睡衣、乳罩和内裤,使我紧张的心在不知不觉地过程中接纳了他,当他把我慢慢的放倒在床上时,我到是那样的自然了,在那幽暗的壁灯光下,他迅速的脱掉了他身上唯一那件短裤,这时我才想起女主人的嘱咐,我的眼神迅速的扫到他的两腿中间,只见他那雄起的武器挺在腹下,虽然没有特别的长,但是那个粗确实我没见过,我想足足有四到四点五公分吧,我的心一下又收紧了,紧张的思维着我该怎麽办,此时他似乎察觉到我的反应,站在床边,用右手拿起阴茎让我看了个清楚并说道:「害怕了吧?我的这个是有点大,不过结过婚生了孩子的女人更喜欢,你要是觉得受不了,我们可先试一试,行就干,不行就慢慢的适应好吗」?我不自然的笑笑说:「我真的没见过这麽大的,是有点紧张」,他把我的身体调整了一下,我头朝里屁股朝外,他在床边提起我的腿分开了,我的心在突突的跳,我感觉到他那巨大的阴茎头顶在了我阴道口上,感觉到他在慢慢的推进,此时我感觉到一股生疼刺向我,我不由得「啊」了一声,他立即停止插入问道:「疼得厉害吗」?

我说:「是阿」,他显示出很有修养慢慢把阴茎从我的阴道中拔出来,躺在了我的身边,用手在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我们相拥着,此时无声胜有声,我觉察到他的几几在慢慢变软。

我很内疚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说:「我知道,我们会慢慢的和合作好的」,我们躺在床上,他没有再次插入的动作,但是几次把我压在身下、有时候吸吸我的乳头,我则用手紧紧地握着他的几几,至少给他一种身体上的快感。时间过得真快。

他?起头看看墙上的钟表说:「我们进来快一个小时了,不知道他们俩进行得怎麽样」?

我说:「是不是担心你老婆啊,放心吧,我老公虽没你的大,但是火力很猛,哈哈哈」,我不由得笑出声来,他在我的脸上吻了一下「你个骚妹妹,看来你老公喂得你不错阿,哈哈哈」,他也大笑了起来,紧张的心一下放松了,我们俩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要不我们去看看他们做得怎麽样」?王忽然提出一个新的课题,我想了想他的大家夥我一时还不适应,去看看别人也好消磨点时间提提激情就说:「你看了他们正在做着可别上劲把我整惨了阿」,「不会的宝贝,我知道你吃过後还会想吃的,哈哈哈」,「你好坏」我顺手在他的几几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说:「走,去看看他俩在干啥,可是怎麽看啊,叫他们俩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我有办法,他们房间有灯,後阳台上是黑的,我们从哪里往里看的清他们,他们看不到我们」,我捶了一下他的背:「你鬼点子真多」,我在他的拥抱下,裸体的我们俩轻轻的出门、走过客厅、餐厅来到了後阳台,一道不太明亮的光线穿过薄薄的窗纱从北卧室射出,我们俩个人相拥着悄悄地走到了窗前,藉着并不太光亮的光线房间了看得清清楚楚。

床上两个人光光的身体正叠加在一齐做着上下运动,老公趴在胡的上面每一次都是那样的用力,啪、啪—啪啪的响声很有节奏,伴随着这种响声的是啊、啊—啊啊的叫声,我们俩不约而同的数着1、2、3、4、5……18.20……70.71,终於老公趴在了胡的身上不动了。

「怎麽了,累了」?

「你还不过瘾阿?都快一个小时了」,「射了吗」?

「没有」,「那就歇一会吧」,看着这样温馨的对话我的心中不免有点嫉妒,这麽体贴人的老公让给了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我回头看了看王,发现他并没有认真地在观看眼前的情景,是不是他也心疼着他的老婆,在我回头瞬间,他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同时我觉察到我刚才害怕的那根东西已经从我的两腿中间插了过去,他双手紧紧地抱着我,并不时地揉搓我的乳房,我把我的左手按在他的胳膊上,右手握住那根从我腿间插过来的阴茎头,我们继续在看戏。室内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存在,只见到老公从胡的身上翻下仰面躺在床上,胡则迅速的坐到我老公的身上,我这才发现老公的命根是那样的刚挺威武,我体内的水在视觉和後面那个男人的摩擦下流了出来。室内的表演在继续,一段女子坐莲後我没看清楚他们什麽时候换成了男上女下69式,老公的阴茎在胡的口中进进出出,胡的嘴角边已经躺出了不少的液体,看得出她在努力的张大嘴巴迎接着那根肉棒的拔出、插入,胡的双腿曲分着,老公的头抵在她的两腿之间,不时地作出舔、咬的动作,胡的屁股下面已经湿了不小的一片床单,说不出这些水是胡的液体还是老公的口水。

「快点、快点、我要来了,快啊」,一阵女人的叫喊声传出,只见女人的屁股在不停的上下摆动,「啊、啊、啊——-啊」,一声长嚎,女的伸平了双腿,只见老公动作加快,女人只是机械的张着口,「啊、埃、嗷————嗷」,又是一声长嚎 ,老公的阴茎从胡的口中拔出,一股白色浓浓的粘液顺着胡的嘴角、脸上、耳根流到了头发上,他俩拥抱在一起,室内停止了一切活动。这时王轻轻的拥着我离开了这个窗口,我们回到了我们的房间,之後并没有做什麽,我知道他很想要,但是又怕我害怕不急於行事,我们穿上内衣、睡衣,我斜躺在他的怀里看着电视。

十多分钟後老公和胡裸体从房间里走出来,老公的脸上还挂着汗珠,看来他真的累得不轻,软软的几几随着他的走动左右摇摆,胡的脸上、头发上还挂着浓浓的液体,从她阴部流出的东西顺着她的腿往下流,可能是没有预料到我们早已在客厅中的原因,胡把手中的衣物自然的档在了阴部,老公笑嘻嘻的说道:「你们怎麽那麽快啊」?

王说:「快去洗一洗吧」

他们俩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老公只穿着那件小小的内裤,胡则穿的多一些,在我们相拥的沙发旁他们也相依而坐,「看得什麽片子阿」?胡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问到。

我说:「射鵰英雄传,演好一会了,廷好看的」,胡问:「什麽,你们看好一会了,怎麽没做阿」?

老公看着我的眼睛好像在寻找答案,我说:「真是,我有点怕,没敢,不好意思」,胡过来一边拉起我一边对他老公说「你就是拿我有本事,就是不爱惜我,妹妹都来咱家了,你就不会好好伺候阿,来来来,回屋去,我们俩帮你们一下。在胡的连说带拉大家嘻嘻哈哈笑声中,我们一同进了我刚离开卧室,在胡的催促下,她和我老公都只穿着一件内裤,而我和王被扒得光光的,不知道是她们高潮後的快乐还是我真的想试一试那个大家夥的利害,大家营造出一格热情开放的场面,我仰面躺在了床的中央,王则在我的双腿中间朝我而跪,老公在我的左则斜卧着,他的右臂从我的头下穿过并把手按在我的右肩上,给我无限的抚爱感,胡在我的右则,用她的左手轻轻的抚摸我的双乳,右手则紧握她老公的阴茎给他快感,我老公一会伏在我的脸上给我轻轻的吻,一会给我擦擦本来就没有的汗水,当他看到王那特别大的阳具後,他那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安,在胡的连续刺激下,王的阴茎膨胀到了极点, 4.3公分(後来知道的)的粗度也使我不由的心在打颤,我还是不动生色的看看老公,他又一次的亲吻了我好像给我鼓励,」好了,准备开始吧,妹妹你吃过一次後可别上瘾阿,让我以後老饿肚子,哈哈哈「。

她的这句话确实让大家放松了不少,我不由自主地把双手放在了屁股下面,紧紧地托起臀部迎接着紧张的那一刻。

」好的,慢慢来,进的不要太快,不行就停「,胡就像一个指挥员在指挥一次大的运动,王轻轻的趴在了我的身上,不知为什麽此时老公起身转到了我们的後面,一会我才明白,他在看王进入我身体那一刻对外我冲击,我尽量把腿分到最大,王的粗喘说明他已经开始发力,胡用左手拿着丈夫的阴茎帮它寻找目标,右手则扶在她老公的屁股上示意推进的动作,我明显的觉察到王那巨大的龟头在向我的体内推进,觉察道有点疼感,不由得」啊「了一声,胡立刻叫道:」停「,并问我:」能行吗「?我点了点头,表示我能忍耐,胡则低头看了看我的阴部,对我老公说:」你别光看热闹,帮帮忙,把你老婆的阴唇往两边分分「,老公笑着说:」真是麻烦啊,哈哈哈「此时我觉察到我的阴唇在外力的作用下向两边分去,王的阴茎又慢慢地向我体内推进,我不时的发出」啊---啊「轻轻的呻吟声,可是胡并没有再次喊停,我感觉到王的速度在加快,我紧紧地咬着牙,随着王猛地一推,我」嗷「的大叫一声,胡说:」好了,到底了,慢慢的往外抽「,随着胡的指挥,王在我的身上时起时伏, 那根让大家着急的大家夥在我体内慢慢进进出出,几分钟後王的速度明显加快,我也不再喊叫胡拉着我老公说:」走吧,别看了,让人家赶快做吧「,我看到她在我老公的屁股上扭了一下,老公则顺手抱起她走出了房间。我们真的配合得很快很好,王几次去看我的阴部有没有出血,慢慢的我们适应了,并先後做出了几个花样,双人卧式,口交,69式,背後式,啪、啪、啪——啪、啪,啊、啊、——啊的叫喊声我想他俩肯定听得很清楚,中间几次我还特意留意阳台上的床户,哈哈,我在看他们有没有在偷视我们。

半个小时後,王那根巨大的阴茎已经垂下了头,上面挂满我那红色的分泌物,我那难已闭合的阴部液流淌着他的精液,在他的搀扶下我们慢慢的走向卫生间,路过客厅的时候我看到老公脸上带着疼惜的表情,而胡则高兴的喊叫着:」怎们样,妹妹,你的逼吃饱了吗,哈哈哈「,我回了她一句:」等会看我老公帮不帮我给你个阴进口出穿膛过「。

女人总是有些敏感,我很爱怜胡,就像怜爱自己。在看电视的时候我让丈夫抱着她,我则在身後抱着丈夫,其实那一刻我也需要他,只是我没说出来而已。我头贴在他的背上,感觉他胸部的温度。这个我熟悉的温暖的怀抱……我不忍离开。很长时间情绪才稳定下来,我觉得那是因为两个男人的同时安慰。

我和胡都认为在这个游戏里男人得到的快乐多於女人,我们很友好。

她的笑很迷人。稍微休息过後,天色已经很晚,不免都有了几分困意,大家商量着晚上怎麽睡。其实在刚才休息时我就对丈夫明确说了:」我不想和王整个晚上都在一起。「这是真的,当时并没有想到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着别的女人过夜。我只是从我自身出发而强烈要求的。所以大家在讨论时都尽量遮掩自己的态度。当然,明确地表达出来肯定或多或少地伤害到某个脆弱的灵魂。

我笑着说:」我还是不习惯和陌生人睡。「,如果开着灯,大家会看到我坦诚的丝毫不加掩饰的微笑。大家其实并不很赞同我,因为他们还在讨论。」你们决定,我随便。「他们三个都这样说。我突然有一种悲哀,但又很执拗。也许他们都期待一种新的睡眠的感觉。

我坚持:」还是和自己人睡吧,要不然……真的不习惯。「他们同意了。因为我的理由冠冕堂皇。

我和丈夫回到南卧室,当然地发生了一丝不快。我是个自私任性而又刁蛮的女人,我责怪丈夫不顾及我的感受,责怪他不疼惜我,责怪他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爱我,责怪他的种种……我刁钻古怪的问题常常诘问得他有口难辩,我打他,掐他,拧他,我让他发誓说爱我……我背过身去,双手抱肩,头发寂寞地垂在胸前,我泪流满面,鼻息沈重不堪,我觉得性使一切变得脆弱。

我想着任何一个值得我怀念的男人:我想到我原来的那些性友,就非常想在淩晨三点钟发短信告诉他我想他,想他纯洁到单调的情感,我知道他会说世界还是纯净的好,於是我就非常怀念以往纯净的生活…想到小唐,想到WXY,想到WY,想到陌生的」心情「……那时随便任何一个向我表示过关心的人,都可能成为我的倾诉对象……我的泪已经打湿了鬓角的头发……正在这时,王推门进来了,对丈夫说他们换一下睡吧,我一听非常非常不高兴,但是没说一句话,我的鼻息声让他觉出了异样,於是他问我丈夫我怎麽了?丈夫说睡着了,他问这麽快,丈夫说:」坐一天的车,天又这麽晚,再加上刚才的兴奋劳累吧「於是王说那你们睡吧……王走後我故作平静地说:」失望了吧?要不你过去?我一个人睡挺好……我不会生气的,真的。「丈夫笑,他用力抱我。我躲,他就使劲抱,我再躲,他再抱……终於我很委屈地钻进他怀里,数说着他种种的不是,他开始吻我的耳垂…我们又很好地做了一次,出了一身汗,下身虽然有点痛但又随即沈沈睡去,我还是依旧的姿势,从背後紧紧地抱着他……以前总是他把腿搭在我的身上,但是怀孕以来,丈夫为了不使我的腹部受压,就一直保持这样的睡姿,所以,这个姿势就变成了我们现在最佳的入睡姿势,就像在自己家里那样这一夜我睡的和踏实。

星期六的早上太阳已经很高了,我才懒洋洋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老公似乎还没有要起床的意思,我问:」很累吗,身体吃不消今天就悠着点「?老公把双手枕在头下慢悠悠的说:」什麽呀,我是在想想昨天晚上你被吓的事情那,哈哈「,」坏蛋,你看到别人哪有那个操你老婆你不心疼啊 「?

」心疼是心疼 ,不过我们出来就是享受的,你兴奋了我也高兴,我真的害怕他那大的家夥把你的洞撑破了 ,哈哈哈「,」去你的,你要是有那麽大的家夥我谁也不让用,自己留着啊,哈哈「哎,你说他们起来了吗?我们起床吧,别让人家说我们是一对懒蛋啊,我去洗漱了,你也快点起来吧,昨天那他们不是说今天带我们出去玩一去哪吗」,老公听到这里坐了起来。

由於昨天晚上的愉快合作,今天那大家的心情都特别的好,王一面开车还一面不停地介绍烟台的特点,他的老婆到是不住的提醒他注意安全,路连岛的东口、西口,烟天台上公园上的灯塔下都留下我们的足迹,随後我们又乘船去了崆洞岛,吃了一顿在内地很少能见到的海鲜,下午快到五点时我那双高跟鞋好像在和我作对,使我的脚掌越来越疼,胡的脚上也磨起了一个泡,看来穿着高跟鞋游玩真的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回到住人的家我就立即脱下那双好看但是不舒服的鞋子,洗了一个 热水澡,有点劳累的身子 才轻松下来,电视机旁我们一面吃着新鲜的水果,一面继续听着王对烟台的叙说,老公不时的用我们泰安的特色讲上一两句 ,他们都很健谈,我和胡则在一起小声的说着家庭 、孩子、工作和女人生理上的鸡毛蒜皮的事,这时王走到我的身边坐了下来,我仍在和他老婆说着话,王就不知不觉的从我的背後解开了我的乳罩扣,那件带蓓蕾花边粉红色的乳罩掉在了我的腿上,胡用手打了王的手臂一下说:「色狼啊,你就不能让妹妹消停一会啊」,此时我老公却说:「要不大家再来一次吧」,王则立即迎合到:「好啊,我们在一起玩一会再吃晚饭,到时候我下厨,哈哈哈」。这次仍然是到了南卧室 ,可能是这间房里的床特别大的原因吧,女主人快速的整理了一下床面,本来都没穿多少衣服的我们立刻都脱的精光,我们还是交换着做,两个男人就像事先说好似的把我们两个女人并排放倒在床上,他们并没有上来 , 而是站在床下分别把我们俩的腿搭在他们的肩膀上,我看到王的脸在发红,不停地在用手刺激自己,老公则不紧不慢的分开 胡的双腿 ,好像在仔细的欣赏着一件作品,由於我和胡并肩相躺,我们还没有去关注男人们的事情,任他们随意在摆动着我们的身体,我看看老公,他闭着眼睛,身体不停地前後运动,我问胡:「进去了吗」?

胡答:「不知道什麽时候进去的,你一问我才感觉到逼里有根东西进进出出的,嘿嘿。我老公的进去了吗」?胡反问我,我说「好像还没进去,正在往里插啊」,「别怕,他那东西也就是第一次见怪吓人的 ,以後就是一种享受了,真的,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他一直不让我看,可能是怕吓的我不敢跟他谈了,结婚前年捻吧,他去我家正好我父母去走亲戚了,我们有了第一次,当我见到那个东西时,我真的下的不知所措,但我不停地在哭,他一面安慰我一面往里插,我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好像有人要把我劈成两半事後我出了很多血,半天没有站起来,哈哈哈 」,两个男人在我们的身体上用力的重复着一个动作,闭口不说一句话 ,我和胡则任他们抽插,根本没在意还在做着爱,继续着我们女人之间的对话,「你的第一次顺利吗 」?胡问我 ,我想了一会说:「真的我第一次没什麽很特别的,就是稍微有点疼,出血也不是太多,完事後我最怕的是怀孕那」,「看来你老公一看是就很珍惜你呗」?

「不是的,我的第一次不是他开的,认识他还是在我第一次的两年後,」什麽?你把第一次给了别人,给的谁,你老公当时知道吗「?

」是我在高中时我的体育老师,那天下大雨,我家远又忘了带伞我就住校了,天很晚了我就要睡觉时我看到窗户上有个人影,我吓得不敢出声,那人就先说话了,我是你刘老师,後来他进了屋,我们有了第一次「,」哈哈哈哈,你还挺超前的,现在想想也是,女人早晚要让男人捅破,只要喜欢,给谁都一样「。

我们两个女人的身体在男人的动作下不停运动者,根本没有去关注,只是我们不停地聊天。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觉察到 胡不说话了,双臂抱着我的头和肩膀闭起眼睛在哪里呻吟着 ,嘴里不停地发出啊、啊的声音,我也静了下来,室内只听到啪、啪——啪、啪啪,皮肉的撞击声,随着一声」嗷「,我看到老公趴在胡的身体上不动了,胡的身体在一阵剧烈的颤动後也发出」啊「的一声停止了运动,我知道他们都到了高潮 。王还在用力得在我的体内抽插,这时老公仍趴在胡的身上看了我一下,我朝着他笑了笑 ,老公用手抚摸着我的脸上,」舒服吗「?我问老公,他没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我说:」摸摸我的 乳房吧,我快来了「,老公轻轻地把手放在我的乳房上捻着我的乳头,王的速度突然加速了一倍,室内啪啪的皮肉撞击声特别的大,」哇——嗷「,王射了,我只觉得阴部一热,昏了过去。

除了外出玩就是家里玩,根本没有食慾,晚餐我仅仅喝了一小碗粥,电视仍是我们的主要消磨时间的条件,新闻过後王说他有CD,几部片子他认为不错,我们都认同了他去那片,只见他熟练的链接线路、调整光色,不一会电视上出现了夫妻交换的镜头,好像是一部陕西的内容,成员有四五对,片子拍的很有故事性,记得好像是从吃饭开始的,气氛很热烈,女士们都穿着高跟鞋、很漂亮的衣服,男士们都很有风度,他们在宾馆租的房子,看不清谁合谁是夫妻,更没看清楚谁和谁在交换,做爱的场面很多但是显的有点乱,我们都集中精力得欣赏着每一组镜头,片子结束时我们才发现四个人挤在了一个沙发上,王说:」看人家打扮的多新潮,你们俩能让我们开开眼界 吗「?

」是啊,这两天光做爱了 ,都忘记了穿 衣服的你们是个什麽样子了,哈哈哈,打扮一下,提提我们的情绪「老公随和着王,」那有什麽,想看什麽样的,我们保证让你们裤裆里的东西跷起来妹妹,你带了吗,没带 我有啊,说啊,你们想看什麽样的「?女主人又是反嘴又是问着我老婆,」就来个高跟鞋、黑色长筒袜、丁子裤、超短裙、带乳罩不穿上衣,哈哈哈「,老公完全表示同意,十几分钟後,我和女主人亮相了,二十七八的女人正是最美的时候,还没等我们俩醒过神来,两个男人就把我们按倒在沙发上,老公甚至都没把胡的丁字裤拨开就插了进去,胡疼的大叫:」慢点啊、慢点啊,你把我的丁字裤都顶进去了「,老公笑着说:」我太猴急了「,当胡坐在沙发上慢慢从阴道中拉出那根细细的带子时,我看到上面带有少量的血迹,这场服装秀的结果时王把精液射宰了我的高跟鞋上,老公的精液粘满了胡的乳罩,男人做完後喝水休息,我们俩女人不得不打扫战场。当时钟指到12点时,第二天的活动画上了一个句号,我和老公上床不久,兴奋点仍然起着作用,我亲吻丈夫,他有点兴奋,我劝他去隔壁房间,他说不去,我知道是说给我听的,但还是挺高兴……女人就这一点傻……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什麽莫名其妙地特好。在我的劝说下老公还是过去了,王也来到我的身边。我们俩在聊天,真的没有什麽顾忌了,之後他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时手中拿了一包湿巾,这个男人真的很周到,我好像喜欢上他了。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看得出王很牵挂妻子,问我:」你说他们做了吗,做完了没?「我说:」不知道啊,好像没听到动静,要不你去看看吧「。

他问:」你去不去,我说我没有那个勇气「,哈哈,我是不想再轰轰烈烈的高一场,毕竟这两天做得太多了,下身有点隐隐约约的疼感」,他过去了,一会就过来了。

我问:「他们做了吗?完了没」?

他说:「好像没做,但是你老公趴在我老婆身上」。

於是,我穿上衣服,心里一阵发紧,担心老公消精过度,我说:「我也去看看。」

丈夫趴在胡的身上并没有对准胡的部位,两阴有一定的距离。看见我过来,他们笑了。

我说:「怎麽没做,练功啊?

丈夫说:」不行了,透支的厉害。「我问为什麽,他说:」在休息,哈哈哈……「我说:」我可不是有意要过来的,是王说你们在玩游戏我才过来的。

我的解释是正确的,但是正确的解释恰恰为我的真实想法作了很好的掩护……我还是很自私。……无法言说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丈夫看见我宽容地笑笑,他知道我在寻找安慰。我回到房间躺在王的怀里睡着了。

今天是星期天,也是我们这次计画的最後一天,当我醒来的时我发现王已经离开床不知去向,我又在床上迷糊了一会,老公和胡在客厅的说话声说明只有我自己还没有起床,後来老公喊了我两次我才懒洋洋的离开卧室,胡早已做好了饭,安排我和老公先吃,胡说:「找人买好了车票,他去拿票了,一会就回来」,我们真的感到之一对夫妻与我们真是有缘分。往回来了,两张卧铺车票放在了茶几上。

他说:「离开车的时间不大两个小时了,收拾一下在家休息一会吧,不外出来」,我们真的有积分感激,简单的行李不用收拾,我们只等上车的时间了,剩下的近两个小时怎麽打发那,王说:「我们抓紧时间在再来一次吧,也好有个美好的总结」,大家都鼓掌同意了,在客厅里我和 王,老公和 胡,我们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做爱,也可能是要分别的原因吧,很快大家都到了高潮,就在我要区卫生间的时候,女主人喊住我说:「别排出来,你就要走了,就把我老公的精液一块带走吧」

我说:「要是在车上流出来多难看啊」?

「我有办法,来,你仰躺着,我用创可贴给你 糊起来 就躺不出来了」,我下笑着说:「那我可真的要把你老公带走了,哈哈哈」,「就是让你带走啊。留个纪年啊」,说着,两片床可贴封在了我的阴唇上,「那你逼里还有我老公的精液啊,你也会封起来吗」?「」你看,我早封上来,等你回到家後,你打来电话我们一快揭开封条好吗「?她说着?起一条腿,让我看看她的封条」好的,一定,说话算话,我们走了可不许早拆封条啊「,」一定,我还想留到你们下次再来的时候那「,」下次啊,我们不来了,该你们到我们家了「,大家表示一定如约按照计画准备出发了,在开门前老公突然把 胡按坐在地上,那根引阴茎立即插入到户的口中,仅仅几分钟,一股白色的液体充满她的口腔,此时王 也把我搂在怀里,在他呀噢噢射精的一霎那,对准了我的胸膛,他的精液湿透了了我的乳罩,已经没有时间在打里了 ,胡伸了伸脖子把老公精液咽了下去,我则拉了拉上衣遮挡住沾满精液的乳罩。门开了,我们奔想回家的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