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娘娘驾到

七月的天气,闷热的让人快窒息了!



下午未时左右,上颜耀坐在凉亭里,喝着泡过冰凉泉水的酒,身后站有四名宫女,拿着大羽扇替他扇风,但,他还是感到燥热无比。



他端看着手上的银制酒杯,这么酷热的天气,那个来自温湿月眠国的小娃儿,能适应这样炎儿的天气吗?!



三天了,自从那天在大殿上看了那个小娃儿一眼后,这三天来,她那晶眸盈满泪水的怜爱模样,不断盘旋在他的脑海里,甚至连夜里都扰得他无法好好的睡觉。



她叫羽蜜,很可爱的一个名字,人如其名,那张白皙漂亮的小脸蛋,就是给人一种娇甜的感觉。



她看起来好娇小,完全和北方修长、丰腴的女人不同,那么,抱她的感觉会是怎样呢?上颜耀阴鸷的黑眸,闪烁着一丝遐想。



正当他又陷入沉思,一旁的查总管说话了。



王上!查总管低喊了一声。



有什么事吗?上颜耀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不悦地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是老奴想问王上的。王上,您有什么心事吗?查总管恭敬地问着。



从六岁进宫以来,他在宫中已经有五十个年头了,而身旁的霸王上颜耀,更是自小就由他服侍的,因此,他对王上可说是相当的了解。



他察觉到王上这几天,老是会像这样出神的想事情,但脸上的神情,看来又不像有什巨大事发生,倒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



我哪会有什么心事?上颜耀冷凛地说着,又斟了一杯酒,然后又是一口饮尽。



他突然想起她跌倒一事,因此开口问道:那天,御医怎么说?查总管被王上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先是愣了下,随后终于了解王上问的是什么了,同时也知道王上为何这几天来,会经常像这样地陷入沉思。



原来是因为那位可爱的小公主!



王上会关心人,而且是一个女人,这还是头一遭呢!不过,看样子王上本人倒没有发觉这一点。



回王上,御医说,那羽蜜公主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的。查总管回道。



王上会在意那个小公主,那是必然的,因为那位羽蜜公主不但长相灵秀动人,而且看起来纯真无邪,给人一种清新又甜美的感觉。



或许羽蜜公主的甜柔!可以化解王上过于暴戾刚毅的脾气,毕竟他从小被严苛地训练着,让他不懂得什么叫爱,更不懂得如何去爱人。



那她......还习惯这里的生活吗?上颜耀随口问着,但脸上依旧只有冷然的表情,不让人读出他的心思。



回王上,这老奴不清楚。不过,那月眠国是四季如春,不知道羽蜜公主会不会让这一波的热气给闷出病来?查总管不动声色地说着。



闷出病?上颜耀俊脸倏地一沉。



上颜耀抿紧了唇,听到那个可人的小娃儿可能因为天气炎热而生病,他的心就有着一股难受的躁动。



按捺不住内心那股想去看她的冲动,上颜耀放下了酒杯。



走,到玉宁宫会,上颜耀再也坐不住,他担忧着那个小娃儿真的病了。



上颜耀迈开脚步大步地走向玉宁宫。



王上驾到!走在前端的一名公公扯开喉咙,大声对着玉宁宫喊着。



王上,万岁!当上颜耀走紧玉宁宫的园子,只见四名宫女发抖地跪趴在地上拜见他,却不见羽蜜与她那两名陪嫁过来的宫女。



她真的生病了吗?



羽蜜公主为何没出来迎驾?他阴沉地问着。



公主她......她......四名宫女害怕的抖着,王上来得太突然了,她们根本就来不及通知羽蜜公主。



她怎么了?上颜耀急问着,捺不住宫女的回答,他低哑地说道:你们都在外边等着。说完,他便压不住急躁脾气,快步地走进大厅,然后直走入后面的房间。



他冷凝着一双黑眸,讶异地看着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



人怎么不在房里呢?



此时,他听到后方传来一阵阵的嬉笑声,那里不是浴池吗?



他绷紧了脸,眼眸窜升怒火,大步地走向后的浴池。



最好别让他发现,那个小娃儿在后面的浴池里戏水!



*********************



公主,好了,你不要一直用脚打水嘛,我和春红都被你给喷湿了。夏绿用双手挡在脸上,向在浴池里的小主子求饶着。



羽蜜双脚快乐的打着水,水花溅得好大。



嘻!我就是故意要喷湿你们,天气这么热,你们也一起凉快凉快吧!话一说完,羽蜜双手打着浴池里的水,然后向两名贴身的宫女泼着。



来到兀颜国已经过了三天,除了第一天她跌倒,让她很不愉快外,在兀颜国的生活,她一点也不会不适应。



因为,虽然兀颜国的七月非常酷热,但是,这玉宁宫里的浴池,比她在月眠国,母后派人专程为她建盖的浴池还要大个几倍,而且还是阶层式的。



不但可以在中间的深水游泳着,更可以躺在石阶上泡水,让她简直乐坏了,每天都在这里玩上几个小时呢!



虽然她曾答应过母后,不会在浴池里游泳,但是天气真的很闷热,而且,只要她小心一点,不被人发现不就行了吗?



她让四名宫女在最前面的庭院守着,只要有人来了,就立刻进来通报她,因此,她才能无后顾之忧尽情在浴池里玩着,和春红、夏绿嬉戏着。



羽蜜俏脸上堆满了调皮的笑靥,她再一次用双脚打着水,啪!啪!啪!喷出一波又一波的水花来。



在浴池里嬉闹的主仆三人,由于水中的人儿一直用脚打出水花来,而一旁的两名宫女又不停地喊饶,根本没听到外面的声音,更不知道背后有一双锐利的黑眸,怒盯着她们。



上颜耀没想到自己看到的,不是她生病躺在床上的景象,居然是她活泼乱跳,像只鱼般地在浴池里戏水?



他刚刚还在为这个小娃儿担心,怕她不能适应这闷热的气候,怕她热出病来,没想到她竟泡在浴池里,而且还玩得这般快乐!



上颜耀抑不住心中狂燃升起的怒火,俊脸上因发怒而抽紧着。



好舒服喔!羽蜜从清凉的水中冒出细嫩的小脸来,漾着灿烂的笑容说着。



她将掉在前额的发丝向后拨弄,突然间,整个人僵住了,脸上笑容顿失,一双晶眸瞬间充斥着惊惧与恐慌。



是……那个恐怖的王上,上颜耀!他什么时候来的?羽蜜因为过度的惊愕而刷白了脸。



一旁的春红和夏绿察觉公主脸上的异样连忙齐问道:公主,怎么了?王......上!羽蜜在水中颤抖地说着,同时赶紧抓过水中一条橘红色的丝巾,挡住了自己赤裸的身体,丝巾虽然不大,却可以遮掩住自己的胸,直到腿部。



两名宫女一听到公主害怕地喊着王上,她们也赶紧转过身,看到一名高大魁梧、又具威严的男人,正阴沉着一张怒脸看着她们,她们两人一吓,赶紧跪趴在地上,王上,万岁!你在做什么?上颜耀压制不住内心那翻腾的怒火,大声吼道。



我......我......上颜耀的那一声怒吼,顿时让羽蜜因害怕而结巴着,颤抖的双手更紧抓住自己赤裸胸前的那条橘红色丝巾。



她感到整个身体无法动弹,因为,他那冰冷而慑人的锐利眼神,看起来像是要杀人了。



她的耳里不断传来夏绿说过的一句话--只要一个不顺心,就会下令处死人!他要杀了她吗?他要下令处死她吗?



一阵强烈的恐惧立刻席卷了她,让她的身子抖得异常厉害,而清湛的晶眸,也因为害怕而滚落一颗颗的泪珠。



王上,请恕罪,公主只是因为天气太热,流了汗,下水净身而已,请王上恕罪!春红跪在地上向愤怒的王上解说,同时请饶着。



上颜耀如阴鸷般的黑眸,直盯住浴池中的人儿,发现她那小身子抖得很厉害,而当他看到自她那双充满灵气的大眼,溢出一颗颗的泪珠,滑落过她漂亮粉嫩的脸颊时,他怔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那一副梨花带泪的模样,他的心就会有股强烈的怜爱呢?



该死!他不禁在内心低咒了一声,他不是故意要将她吓成这样的。



上颜耀深吸了口气后,威严地命令道:你们两个出去!王上请恕罪,公主她只是......眼前高大勇猛的王上,看来相当的生气,春红生怕公主会受到伤害,但她的话只说了一半,立刻又被一阵怒吼给打断了。



出去,你们两个都出去!上颜耀暴烈地咆哮道。



是!春红和夏绿吓得赶紧走出浴池,内心不断祈求公主能平安无事。



2004-5-1221:09#1



黑夜该用户已被删除



精华积分N/A帖子阅读权限注册N/A《献身娘娘》2



浴池里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氛。



看到上颜耀那高大的身子向自己走来,羽蜜在水中的身子抖得更是凶,泪水也流得更猛,她瞄了下一旁桌子上的毛巾与衣物,她现在全身光溜溜的,怎么也无法从浴池里走出来,然后穿上衣服,向他行礼的。



看到上颜耀那高壮的体格走到池畔时,羽蜜下意识地向后退着。



王......上,请......饶了......羽蜜,我......只是因为......天气太热了,我......羽蜜敛下了眼睑,断断续续地哽咽着。



上颜耀望着水中哭成泪人儿的美丽娃儿,原本内心的怒火,全被急起涌上的心疼给覆盖了。



他坐到池畔的石上,冷冽里充满怒气的俊脸,也逐渐缓和下来,过来。他低声说着。



羽蜜被上颜耀突然转变的温和态度给惊愣住了,张着单纯且泛着泪水的大眼,直看向他。



我不会伤害你,过来。上颜耀像是要安抚她害怕的情绪,因此压低了声音说。



虽然上颜耀口气转变,但羽蜜仍感到害怕,可是她又怕他会生气,因此,她颤抖着身子,双手仍紧紧抓着挡在胸前的橘红丝巾,然后缓缓走向他那庞大的身躯。



当羽蜜走到他的旁边,上颜耀低凝住她那仍盈满泪水的晶眸,心疼且爱怜地伸出大掌,轻抚着她细嫩的粉颊,替她擦拭脸颊上的泪珠。



她的脸蛋真的很小,还不及他手掌大呢!但摸起来却是非常的柔嫩,他甚至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么小小的一张脸蛋,感到疼惜呢?



别哭,为什么要向本王求饶,你又没有犯错。上颜耀一双黑眸直瞅着眼前美丽的小人儿。



她看起来真的很小,像是个易碎的瓷娃娃,让他心生爱怜地小心触摸着。



我......羽蜜一时答不上话来,因为当上颜耀那粗糙的大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低声地对自己说话时,原本内心的害怕虽已去掉大半,但又像是增加了一份莫名的恐惧。



只是现在内心新涌上的这一份恐惧,又和刚刚那种害怕的感觉,有点不同,但她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同。



上颜耀的手,沿着她的粉颊,划过了她的颈项,抚摸着她雪白如凝脂般滑嫩的纤肩、手臂。



她的肌肤白皙又细嫩,摸起来很柔软、很美好,他从没碰触过如此细滑的肌肤,这让他体内的欲望因子开始隐隐作祟起来,同时想扯掉她围在身子前的那条碍眼丝巾。



王上!她颤栗地唤了声,因为他粗糙的大手,这样摸着她的身体,让她有股怪异的感受,有点热又有点令人害怕。



而且他看着她的眼神,看起来怪怪的。



望着她雪白赤裸的小身于,上颜耀的欲望突然攀升,下腹开始传来阵阵的灼热,他要她,而且是热切的想要她!



但看到她的身体因害怕而直发抖,上颜耀内心突然产生一股强烈的疼惜之情,而她眼里的害怕,让他克制着体内的强烈欲望,因为,他并不想伤害她。



他在内心苦笑着,他从来不曾有过为了怕伤害一个女人而抑住自己高涨的欲望。



她生涩且毫无经验的纯真反应,不但没有减少他体内升高的欲望,反而更助长了他的欲火,让他想抱住她,亲吻她身上每一寸柔软的肌肤。



倏地,上颜耀站起身来,然后开始解下身上的衣物。



王上,您是要......看着上颜耀脱着衣服,她先惊愕地怔了下,然后突然想起丁嬷嬷的话--夫妻之间裸裎以对是必然的。



当下羞红了脸,她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很自然地,身体又向后退了几步。



上颜耀深眸望了她一下,目光始终盯着她瞧,然后简洁地说道:天气真是太热了,想下去--冲凉。您也要下来游......呃,您也要下来冲凉?一听到王上也要进浴池,羽蜜慌乱地说着,差点咬到了舌头。



她又开始害怕起来了,她望向和浴池有点距离,放着她的衣服的桌子,为什么春红刚刚不把衣服放在池畔就好了呢!



在看到上颜耀脱下他身上的龙袍,裸露出他那黝黑、健壮又结实的上身后,羽蜜又是一阵羞赧,脸上原本淡薄的红晕更深了,因为他的身材真是高大又魁梧。



看着他继续脱着裤子,羽蜜整个小脸像颗熟透了的红苹果,羞怯地立刻转身背对着他,径自在角落边,不敢再继续看下去。



上颜耀将她因羞怯而泛红的可爱模样,尽收眼底,嘴角扬起一抹诡邪的笑容。



羽蜜将身子完全的瑟缩在浴池的角落,感觉到上颜耀庞大的身体进到水里,让水面泛起了不少的波动与涟漪。



上颜耀并未立刻要求她转过身来,他望着她那赤裸雪白的细小背部,沿着她美好的身体曲线,隐约勾勒出她那娇小的俏臀来,他目光梭巡地直往下移,清澈的水底,有着一双纤细笔直的玉腿。



上颜耀坐在浴池的一个阶梯上,背靠在石墙上,水位只达他的肩部。他眯紧黑眸,直凝住一旁娇小赤裸的身子。



真是一幅值得欣赏的美景!看来,她虽然长得娇小,但身材比例却是相当的匀称。



过来我这里。上颜耀浓浊地说道,此刻,他好想将她那雪白诱人的身子,紧紧地抱在怀中。



羽蜜仍是背对着他,毫无动静。



体内升高的灼热,以及渴望抱她的欲望,让上颜耀有点失去耐性,他粗嘎且带点威吓的口吻说道:黛姬将你送给我,不就是要你服侍我吗?还是,你想让我将你送回去?听到上颜耀那深具威胁的话语,羽蜜的心一惊,立刻转过身来,双眉微皱,瞠着一双大眼,惊慌说道:王上,不要,不要把我送回月眠国去!她答应过母后,她会乖乖的听话,绝不会让人将她送回月眠国去的,因为,她是月眠国的公主,有职责保卫月眠国国土的安全。



如果你过来我这里,或许,我就不会将你送回去。她果然单纯的可以,上颜耀其实也不想这样用话来威吓她,但是,他只希望,她不要这么的怕他。



羽蜜紧抓着身前那一条丝巾,缓缓走向上颜耀。虽然内心对他心生畏惧,但是,她更害怕他将自己送回月眼国。



她怯生生地走到他的身旁,她觉得自己双颊发烫着,因此她微垂着脸,不想让他瞧见自己脸红的模样。



当她依偎在自己的身旁时,他几乎可以闻到自她身上传来的香味,同时痴望着她那白里透红的美丽脸颊。



克制不住体内那股冲动,上颜耀用手指勾起了她尖圆小巧的下巴,看着我,不准你低头!强势地让她正视着自己,因为,他不怎么喜欢她老是低着头。



两人互相凝视着对方。



被上颜耀这么霸道强迫自己看着他,羽蜜有点因羞涩而生气,但却让她因此看清楚他的长相。



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老,他有着一张黝黑、充满刚毅完美的脸形,鼻梁傲慢地挺直着,一双深邃的黑眸威严又有自信,让他看来英挺无比。



虽然他经常冷着一张脸,发起脾气来很恐怖,但不可否认!他其实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这么亲近着,这让她感到自己的心猛烈的跳着。



上颜耀一手勾住她的下巴,另一手则轻抚着她细致完美的白皙脸庞,她虽不若兰妃那般美艳,但精致粉嫩的脸孔,配上一双灵活清湛的大眼,给人一种自然纯真、娇俏甜美的感觉。



蜜儿!他低唤着,她那清新的甜美,让他的心为之悸动。



他的手指,轻轻划过了她小巧诱人的朱唇,猛地,低头吻上她那两片嫣红的嫩唇。



挡他男性厚实的唇碰到她的时,羽蜜吓了一跳,有点反应不过来,怔愣着一双大眼,然后开始感到呼吸有点困难。



碰触到她那细嫩的朱唇,上颜耀的自制力已逐渐瓦解,因为,她尝起来的味道,如同她的名字,给人甜蜜又柔软的感受。



原本只是想轻吻一下,但由于受到她这一股甜蜜诱惑的刺激,上颜耀完全无法停止下来,因为,他想更深入的要她!



他的吻,给了她一种温暖而坚定的感觉,让她的脸发烫着。感觉到他的舌头舔着自己的唇,然后滑进了自己的嘴里,她不由得紧张地惊喘了声,同时,顿觉天气愈来愈热了,让她感到头昏,呼吸困难,身体也热了起来。



虽然体内仅存最后一丝的自制力,但是,他不要纯真无邪的她害怕畏惧着他,他会慢慢勾引出她的热情,因此,他小心且温柔地将灼热的舌,探进她的小嘴里,品尝着她的芳蜜。



他的唇充实地堵住了她的呼吸,让她感到很难顺畅的呼吸,而且体内一股莫名又怪异的热气,更让她难受地闭上了眼睛,在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时,她感到一阵晕眩,身体摇晃着,像是要昏倒了。



感觉到她的虚软,上颜耀及时伸出手扶握住她的纤肩,低喊了声:小心!并将她搂至自己的怀里,不至于让她倒进水里。



羽蜜感到一阵昏热,双手一松,放开了手中紧抓的丝巾,整个人倒向坐在石阶上的上颜耀,然后趴在他赤裸健硕的胸膛上。



看到她丝巾滑落,露出小巧浑圆的胸部时,上颜耀身体一抽紧,下腹的灼热感更为浓烈了。



上颜耀的一句小心,同时一双有力的手握住她的双肩,将她拉回到现实,她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赤裸地趴在同样也是光溜溜的上颜耀身上,两个人的身体可说亲密地贴合在一起,羽蜜心里一紧,羞赧且慌乱地想离开他厚实的胸膛,双手直觉地欲挡住自己的胸部。



她原本想要遮掩住胸部的双手,却让上颜耀给抓住了,羽蜜惊吓地看向他,正好迎向他盯视自己的炯烈目光,让她的心猛然的跳动,脸颊立刻布满了红晕。



上颜耀的动作很快,抓过她想挡住胸前的双手,一手将她纤细的双手给牢牢把在背部,另一手则压握她的俏臀,将她更往自己的身上贴近,在她仰头望向他的同时,再一次覆上她诱人的朱唇。



这一次的吻,不若刚刚那般的温柔,是一种几近强硬、霸气,而且狂野、炽热的吻,因为他急切想品尝她的甜蜜。



噢!上颜耀忍不住在内心低喊了声,她的唇真的很柔软,他慢慢加深了他的吻,因为,她是如此的甜蜜,如此的美好。



羽蜜受不住他那温热舌头的挑逗,以及自他身上传来那男性浓烈的气息,她身体微颤着,不自觉发出了轻微的呻吟,而且感到体内像是在发烧般,很不舒服,有一股很怪异的灼热感觉袭向她的四肢百骸。



上颜耀狂切地需索、吸吮着她诱人的芳蜜,这一次,他会慢慢地教她、引导她如何配何他的吮吻,然后去调整她的呼吸。



他湿热的舌,轻吻着她绯红的双颊,然后滑至她耳边,低哑道:小口地喘息。羽蜜只觉得头昏脑胀,双脚几乎快要站不住了,加上上颜耀不断在她耳边吹入热气,她难受地呢喃道:好热!上颜耀听到她这么纯真的说出内心感受,嘴角扬起一抹得意且邪恶的微笑,看来,他已经勾引出她体内那潜藏的原始欲望了。



他的唇顺着她脸庞的弧线,吻上了她的粉颈,他爱恋地吮吻着,在她雪白的细颈上,留下一点一点暗红的吻痕来。



他的手放开了她原本被扣制在背后的双手,一手紧搂着她的纤腰,另一手则自她的俏臀慢慢向上抚摸着,然后大掌握住了她那小巧丰盈的胸部,轻轻搓揉着,湿热的舌,饥渴且充满爱欲地低头轻舔着她那小丘上的嫣红蓓蕾。



不......啊......强烈且颤栗的感受,让羽蜜禁不住呻吟出声,紧抓着他结实的臂膀。



她是这么的娇小,又是如此这般的柔软、甜美,让他对她颤抖发热的小身子爱不释手,甚至已无法克制体内要她的那股强烈欲望。



饥渴的炽热因子,在他体内瞬间爆裂开来,让他身体因为这一炙热的需求,而绷紧、灼胀着。



上颜耀大手抱住了她的纤腰,轻盈地将她从深水中抱了起来,然后让她跨坐在自己的双腿间,来,坐好!他已经不能再忍耐身体那股胀痛了,他要她,他必须要进入到她柔软的体内!



羽蜜突然被抱了起来,又跨坐在他的身上,脸上又是一阵红色晕潮,但她无法像他所言地坐好,因为她的臀下像是有个硬物直抵着她,让她失去平衡,身子不安地扭动着。



王上,不......好不舒服......我不能坐好......会痛......羽蜜难受地低下头,想看看下面是什么硬物。



在看到是属于上颜耀身上的东西时,她先是一惊,然后内心涌上一阵莫名的强烈恐惧,脸色骤变,全身颤抖着,她咬了咬下唇,试图掩饰害怕。



她答应过母后的,不管王上要她做什么,她都不可以拒绝,哪怕自己现在是这样的害怕,她都不可以哭。



虽然她极力想克制住她体内的恐惧,但他依旧可以从她惊惧的大眼里,看出她的害怕,况且她坐在他身上的身子,颤抖得很厉害。



不行!她太害怕,又太过娇小了!这个时候,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粗暴与过度膨胀的欲望,可能会伤害到她!



上颜耀抿紧了唇,沉默了片刻。



走开!他粗暴地低吼了声,将她娇小的身子自他身上抱开,然后冷凛着一张脸,自浴池里踏出,背对着她开始穿上衣服。



上颜耀深吸了口气,不再看水中的人儿,试图控制、平缓他体内那股强烈的饥渴,她是如此的小,他并不想伤害她,因为她可能无法承受得了他。



王上......羽蜜因上颜耀突来的低吼声,以及走出浴池的举动,感到错愕。王上看起来......像是生气了,她又惹他生气了吗?



上颜耀并未转过身来,身体因强行压抑内心的欲望而绷紧着。因为他不能保证,当自己转身再看着她时,能否克制得了体内炙热的欲望,他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就在这浴池里强行要了她!



王上,你讨厌蜜儿吗?我......没有......羽蜜想解释,她并没有要拒绝王上,她只不过是因为第一次见着了男性赤裸的身体,以及两人亲密的肌肤接触,让她感到有点害怕而已。



上颜耀穿好衣服,不发一语,目光冷冽地瞟了她一下,便转身离去。



王上......



羽蜜傻愣着一双大眼,看着上颜耀离去的高大背影,她还是搞不清楚,究竟王上是为了什么而生气?她做错了什么吗?还是他根本不喜欢她?



上颜耀绷紧着身体,走出玉宁宫后,直奔向月宁宫。



王上驾到!兰妃一听到王上来了连忙出去迎驾,虽然她对王上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她,感到一丝不解,但她仍是很高兴地出来迎接他。



上颜耀俊颜紧绷着,大步地走进月宁宫。



王上,万岁!兰儿......兰妃跪在地上,话还没有说完,立刻被僵着一张怒颜的上颜耀给粗暴地拉起来,然后走向房间。



上颜耀将兰妃推向床上,他必须发泄一下体内高涨的欲望!



王上,你怎么......今天的王上好奇怪,因为他很少会在白天要她,而且,从来不曾这样的急躁过。



虽然她对王上在这个时候,这样饥渴的要她,感到很高兴,但是,王上如此反常的行径,她还是头一次看到呢!她不免有一丝的纳闷。



王上,让兰儿来帮您吧!兰妃娇媚地笑着,然后伸手想要替上颜耀脱下衣服,不料,却被他大手一挥给拨开。



不用了!上颜耀粗嘎且冷厉地说着。



他直接掀开兰妃的裙子,拉高至她的身上,用力扯开了她的亵裤,然后解下自己的裤头。



上颜耀闭上了双眼,在奔腾解放的过程中,试图不去想一直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娇俏人儿。



他粗嘎地低吼了声,结束了这一场生理欲望发泄的追逐。



但是在他的心里,那美丽无瑕的小脸蛋,却紧紧缠绕住他的心,让他的心始终无法获得发泄后的满足。



王上,您......怎么了?兰妃喘息地问着,他甚至没脱她的衣服,就急切地要了她,这太怪异了。



上颜耀并未理会床上的兰妃,俊颜仍是冷漠。



他整理好自己的衣着,在临去前,冷瞟了下床上的兰妃,为什么他以前会觉得她长得很美艳,迷恋她丰腴的身子呢?



不,应该说,她依旧是美艳的,体态依旧丰腴,只不过,他的心被一个小小的身子给完全占据了,而现在可以完全满足他的,只有一人,一个娇小而甜蜜的小女人!



王上......上颜耀如同来时匆匆一样,走得也很快!完全不理会兰妃柔媚地呼唤。



在王上离开后,兰妃起身整顺自己的衣服。



王上怎么了?不但没有脱下她的衣服就直接要了她,而且刚刚在要她的时候,也是闭上眼睛的,为什么会这样?而他停留在这里,还不到半个时辰呢!



为什么王上今天这么反常呢?不,兰妃眼眸进射出一抹厉芒,她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走出房间后,立刻吩咐身边的贴身宫女阿蛮,去调查王上今天下午做了什么事以及他的行踪。



在得知王上是先去了玉宁宫,然后直接到月宁宫来后,她美艳的脸上浮现阴沉的冷笑。



虽然王上可能是因为那个小娃儿满足不了他,因此来找她,但是,不可否认的,王上今天这样反常的举动,全都是因为那个干瘦的小娃儿,或许爹担心的有道理。看来,她得好好注意那个十五岁的娃儿!



她让宫女阿蛮,随时注意着那玉宁宫的一举一动。



***************************



羽蜜坐在庭院树下的石椅上,手上拿着母后给她的绣帕,呆愣地想着事情,而宫女春红和夏绿则站在一旁。



五天了,从王上生气的走后,已经又过了五天。



这五天来,她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担心着王上会来王宁宫,然而他却没有来,虽然这让她松了口气,但心底的某个角落,却因为见不到他,而感到一丝失落。



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情绪变得这么复杂呢?一颗心怎会有两种极端不同的心情呢?又是放心又是失落的,她到底是怎么了?羽蜜摸不着自己的情绪,小脸微皱着。



还有,这几天以来,她总是不断想起在浴池内所发生的事--王上那粗糙的大掌不停抚摸着她的身体,摸得她全身发烫;还有他的吻,虽然吻得她头昏发眩,但却有着一股兴奋,教她难以忘记。



她轻轻碰着自己曾让上颜耀吻过的嘴唇,像是还有着温存、还热着呢!为什么自己会对他的吻,这么的思念与渴望呢?



她不由得想起了他那黝黑健硕的胸膛,是那么的宽厚、那么的结实,一想到自己曾光溜溜地趴在他结实的身上,她的脸颊不由得绯红着。



但是,王上会再来玉宁宫吗?



唉!她深深地叹了口气。那天他那么生气的离开,或许,他不会再来玉宁宫了,因为,他并不喜欢她。



看着身旁的主子,这几天来,经常是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红着脸,又一会儿叹着气,春红和夏绿都感到很好奇,因为这样多愁善感的公主,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夏绿忍不住开口问道:公主,您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没事。羽蜜心不在焉地说着,玩弄着手上的绣帕。



这时,突然刮起一阵旋风来,北方的七月虽然闷热,但经常会突然刮起像这样的一阵风来。



羽蜜很自然地拿起手上的绣帕,挡在脸上,或许是她太过漫不经心了,手上的绣帕反而被那一阵旋风给吹走了。



呀,我的手帕!羽蜜和两名宫女随即追着绣帕跑,一旁的四名宫女也加入追逐的行列,但那丝织的绣帕,由于太轻了,被突来的强风那么一吹,便给吹到了庭院里一棵高耸的大树,横亘在树枝上。



啊!我的绣帕,那是母后给我的!羽蜜焦急地喊着,看到风一直吹着,像是要把那条绣帕从树上吹走。



公主,我去找人来帮您取下!春红说道。



怕是来不及了,等找人来,搞不好绣帕已经被吹上天空去了。羽蜜忧心忡忡的看着卡在树枝上的绣帕。



不行,我不能让它被风给吹走,我自己爬上去拿。羽蜜边说,边拉起了裙角,然后勾在腰间,这样比较方便爬树。



不行,公主,这树好高,很危险的,还是让奴婢们去找人来帮忙!春红和夏绿两人同时劝阻着公主。



一旁四名王上御赐的宫女,一听到月眠国的公主要爬树,个个莫不睁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眼前的公主居然会爬树?



来不及了,你们放心,我又不是没爬过树!羽蜜的小手握住了树干部分,开始准备攀爬。



虽然她没有爬过像这样高的树,但母后的绣帕在上面,她怎么也要将它给拿下来。



公主,还是让夏绿替您爬上去拿吧!夏绿说道。



虽然她不曾爬过树,但她看过公主爬树,应该不难,而且,这树这样的高,让公主爬上去,实在太危险了。



好了,你们几个不用再啰嗦了,在下面等我。羽蜜没时间和她们再啰嗦,因为时间是很宝贵的。



公主......您要小心哪!几名宫女齐喊着。



羽蜜小心地慢慢爬上树,虽然这棵树的树枝都很细,但是,只要她小心的踩,应该是不会断裂。



她费力的往上爬着,终于,让她取到了横亘在树枝上的绣帕。



她将绣帕系在腰际上,然后停顿地站在横出的树枝上,想先喘口气再向下爬。



啪--一阵清脆的树枝断裂声传来,原来她脚踩的树枝已经应声断裂了。



啊......公主!树下的六名宫女,看到公主所站立的树枝断裂,不由得吓得尖叫着,甚至有人还因为害怕而掩面不敢看。



幸好本公主的反应还算快!羽蜜庆幸地想着,因为她的双手及时地向上抓住了树枝,但是双手抓住树枝实在太累人了,她不由得又将双脚勾在同一根树枝上。



这下完了,羽蜜在内心哀叫着,因为她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是,她却动弹不得的挂在树枝上。



******************************



上颜耀在御书房里批阅着奏章。



但一个下午下来,他只批了三本奏章,效率可说是其差无比,因为,他根本无法全心的批阅这些奏章。



他的心,早已被一个甜美的面容给占据着。没错,就是那个十五岁的小娃儿,羽蜜!



可恶!上颜耀因为无法专心而气闷地咒骂。



尽管他克制着自己不要一直想她,但脑海里始终不断浮现羽蜜赤裸娇羞的模样,不但白天教他失了神的想着,到了夜晚,更是教他辗转难眠。



五天了,他再也没有去玉宁宫,因为他怕自己再见到她时,会克制不住体内的欲望,但没去的结果是,想要她的欲望更强烈了。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为了一个小娃儿,给弄得心神不宁,内心始终无法平静下来。或许,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留下她,应该将她送回月眠国去,今天也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形发生。



他深吸了口气,重新调整自己的思绪,然后拿起礼部大人的奏章审阅着,内容提奏的事,是关于继任新后一事。



宣布继任的王后人选?上颜耀深眸眯紧,他几乎忘记这件事了。



奏文内提及新后人选,他认为是贤淑才德与美貌兼具的兰妃,为最佳新后的人选。



兰妃当王后?不久前,他也正有此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是怎么想也想不起那兰妃的长相。没想到才短短几天未去月宁宫,居然忘了她的长相,甚至她的存在?



为什么自己刚刚在想到继任王后的人选,脑海里闪过的,又是羽蜜那娃儿的娇美小脸蛋呢?



如果是敌人,他可以领着兀颜国英勇无敌的大军,痛快地将他们给立刻铲平与消灭;如果是一个与他作对的人,以他一国之王的地位,可以很爽快地下令将他处死。但是,偏偏那个小东西,什么都不是,却又不停的搅乱着他的心思,而他也无法将她铲除、消灭、处死,甚至将她送回月眠国,正因为如此,让他的心一直无法舒畅。



上颜耀拿起毛笔,在礼部大人的奏章上批示了本王自有打算几个字后,将它给阖上。



启禀王上!查总管缓步地走进御书房,同时手上端着一杯东西。



有什么事吗?我不是说过,别来打搅我的吗?罗嗦上颜耀不悦地说道。



王上请息怒。因为天气太热了,兰妃娘娘亲手替王上做了莲子汤,她让老奴端进来给王上。查总管尊敬地回答着。



放到一旁去!上颜耀粗暴且不耐地说道。



是!查总管将莲子汤放到一旁的小桌子上。



上颜耀看着一旁的莲子汤,心里却想着兰妃在意他,所有的官臣在意他,甚至全国的百民都在意他,但是,她呢?她在意他吗?



他的心一沉,脸色也更为阴郁,不行,他必须到外面透透气。



他大步走出御书房,而一干的随从立刻跟在他身后,端看王上那甚是骇人的怒颜,谁也不敢开口问王上要去哪里。



说要透气,但他却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玉宁宫。



上颜耀蹦紧着脸,高大的身躯矗立在玉宁宫的前方,一双鹰眸只是看着,未发一语。



突然,听到自玉宁宫里传来一阵宫女们急促的尖喊声:呀!公主,小心哪!羽蜜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上颜耀心头一紧揪,立刻快步走向王宁宫,然后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只见六、七个宫女围在一棵树下,然后全部仰头向上望着。



他依循她们的视线向上望去,脸色夹杂着惊愕、怒气,还有着一丝自己不曾有过的--害怕!



****************************



几名宫女围在树下,在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立刻转头一看,个个都被惊吓住了,王上,万岁!几名宫女立刻吓得颤抖地下跪请安。



而吊挂在树枝上的羽蜜,一见到开门进来的人居然是王上,她不禁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同时手脚不自觉地松开,整个人向下直直的掉落。



啊......公主,危险!宫女们看到羽蜜公主从树枝上掉落,又是一阵惊叫声。



危险!上颜耀立刻跃起身,以飞快的轻功,从一旁的树上轻点了下,然后飞身过去,伸出双手,及时抱住了羽蜜。将她给牢牢地接抱在怀里!



上颜耀一颗心差点停止了跳动。他冷怒着脸,气愤不已地将怀中的人儿给放到地上,这才发现她原来这么娇小,竟然只及他胸膛的高度。



羽蜜惊魂未定地双手紧抱在胸前,以为自己这一次死定了,幸好让王上给救了。



她深深的喘息后,抬头望向身旁高大威猛的王上,察觉他的俊颜看来有点威严,又有些生气似的,因此小脸漾起了甜美可人的笑靥,刚刚真是好险,王上,谢谢您救了羽蜜!她竟笑得出来?而且还笑得这么灿烂、纯真,想想刚刚自己见到她从树上掉下,身上的细胞不知道死了多少?



而且,如果不是他及时接住了她,她从那么高的树上掉落在那坚硬的地上,恐怕会……后果真令他不敢想像!



他抑不住内心因为过度的紧张,而升起的浓烈怒火,粗暴地大声说道:你在做什么?一双黑眸紧紧的盯着她。



羽蜜被他突然的怒斥声,给震得又吓了一跳,她睁着一双大眼,眼眸显露无辜地望向高大魁梧的上颜耀,她感到十分疑惑,因为以前她若犯了错,只要对母后笑着,母后就会原谅她。但是,为什么他仍然会这么的生气呢?



说呀!上颜耀又是一声怒吼。



我......刚刚......其实是......羽蜜想解释自己为什么去爬到树上,但看到上颜耀那怒不可遏的恐怖神情,她困难地咽了口口水。



他没想到看似娇小柔弱的她,竟然会爬树?难道她忘了自己是一位公主吗?而且还蠢到不知道爬树的危险性,她不但会爬树,还爬上比屋顶还要高的树上,难道她不知道,她这样有多么的危险吗?今天幸好是他及时赶到,救了她的小命,但是,明天呢?后天呢?他是不可能随时待在她的身旁的!



我母后给我的绣帕,刚刚被风给吹到树上,我怕它飞走了,所以才......羽蜜望着他愈来愈阴沉的怒脸,几乎快要说不下去了。



就只为了捡一条绣帕?上颜耀紧抿着唇,冷凛的问着。



王上,我......那是......羽蜜小脸皱紧,微颤地想向他解释。



或许,我该好好地教训一下你这个野丫头,教你以后都不敢再爬树了,他怒不可遏的瞪视着眼前娇小的人儿,他会给她一个惩罚,让她以后都不敢再爬树。



王上!!我......羽蜜知错了!望着他暴怒的说要教训她,羽蜜当场怔住了。



上颜耀大手一使劲,牢牢地勾住她的纤腰,轻易将她提抱在腰际间,然后怒气冲冲地直走进她的房里。



王上,不要......羽蜜知错了,请放我下来,我以后不敢了!羽蜜觉得很害怕,同时也感到很难为情,毕竟她也是个公主,在那么多随从与宫女面前,被上颜耀这么一抓提在腰间,是一件很糗的事。



上颜耀并未理会腰间人儿的抗议,仍是将她紧紧地牢抱在腰际间,他会好好教训她一顿的。



一干的随从与宫女们,个个睁大了眼,呆愣在庭院里,看着王上生气的抱住了羽蜜公主,给提进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