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有个笑话,说骆驼和大象打招呼,大象一脸鄙视:我不跟咪咪长在背上

的家夥说话!骆驼很气愤地还了一句:我也不跟JJ长在脸上的家夥说话!

疼痛是吴飞现在唯一的感觉,冰冷的手术刀划开皮肤、肌肉被镊子翻动扭曲,

神经线在药物的刺激下病态地迸张着,将一波波深沈的痛苦信号不断地传送到大

脑皮层的回路中。

吴飞一个顺风顺水的富二代,父母经营的家族企业在当地也算是一号人物,

吴飞到也不想一般的纨絝子弟一般欺男霸女为人还算比较踏实,高中学习成绩也

不错考上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後直接帮着家里打理生意,也算是标准的人生赢家

了。

吴飞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自己的身高,只有一米六几在男人中那算是垫底

了,但上帝虽然没有给他身高却补偿了一张花美男样的脸,特别是那一双大眼睛

能绝对秒杀大部分女孩,再加上胯下的那明显超过亚洲人平均长度的额近二十几

公分的宝贝,从初中开始吴飞就一直肆意花丛,女人缘不断。

父母也曾经劝过吴飞洁身自好,找个女人踏踏实实的结婚生子。但天生一副

好皮囊的家夥总也管不住裤裆里的那玩意,终於这次玩出火来了。他在B市旅游

和那个刚刚认识不到三小时的漂亮钮搂在一起还在享受高潮余韵时,门被踢开了,

B市鼎鼎大名的杜公子一脸平淡地对着手下吩咐,女的做掉,男的要他生不如死

……

然後吴飞都还没有机会说话就被敲晕後带走,在醒来时已经被绑到手术台上,

注射了足量的肌肉松弛剂後,他完全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除了眼球还能转动外,

连呼吸都不能自主,只能依靠插入鼻管的呼吸机。没有麻醉药,没有镇静剂,他

就象生物课上的青蛙一样被活体解剖。

身体被无数次地切开又接合,疼到深处身体已经逐渐麻痹了,吴飞甚至不能

在清晰地感觉到手术刀在身体上肆虐的位置,终於,期待已久的黑暗吞噬了他。

吴飞的昏迷并不意味着手术的完结,实际上,这个异想天开的手术才刚刚开

始。细胞活力剂,神经增殖剂,反抗斥药剂,各种激素抗生素被大量地输入到他

体内,几乎代替了血液,无数的电线连接到周边堪比中央电脑的精密仪器上,严

密地监控着吴飞的各项生命体征。

手术还在继续着,按照预计,这是十几场手术中的第一环,还有更多的疼痛

与噩梦在等着他去一一品尝。唯一得到安慰时在接下来的手术时他们开始使用麻

醉药了。

生物科技研究院的新成果报告才让忙碌的杜公子想起大半年前哪个胆敢勾引

自己女人的蠢货,那小子的底细已经被调查清楚了,但说实话,这样一个有点资

产的小人物其实他并不在意,在杜公子看来,阉掉以後卖到泰国去也就行了,凭

那小子的相貌应该会很受欢迎吧,没想到底下人为了讨好自己好像花了不少心思,

看着助理一脸神秘的表情:「也好,只当是放松一下,把他拉来让大家玩玩,看

看能有什麽惊喜。」

吴飞被带到到的时候,杜公子正跟其他的几位太子党在私人会所里闲聊。助

理还几个保镖提着一个行李箱走了进来。保镖打开箱子,一个以四肢着地的姿势

伏在箱底的托架上的女体面对着杜公子等几人显露了出来,虽然四肢着地的姿势

看不见性器和乳头不过可以清楚地看到锁骨下方突起的胸部和背後苗条挺翘的臀

部。

被夹在托架上的女体的手脚,她的四肢……在一定长度的位置以下消失了。

脚,是在膝盖的部分。手,在手腕和手肘之间。看不见切断面。腕部的切断面被

安装上一个小巧的狗爪样乳胶材质的护垫上面还覆盖一层粉色的软毛显得非常可

爱,後肢则是一层皮革像护套一样覆盖住了残端。用来防止擦伤。而且,手脚左

右的长度刚好相同——更加清楚地证明了,她的四肢不是因为事故,而是被人为

切断的事实。

箱子打开後,箱内的女体好像显得很紧张,一双海蓝色异常秀美的大眼睛不

安的四处打量着,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双眼并没有聚焦点,女体的脸形很美,

标准的瓜子脸形挺直的鼻梁,但因带着一付卡通犬面具无法看见整个相貌。

杜公子眉头一扬,这叫个什麽事啊,虽然哥几个不存在别苗头的心思,可也

不能平白掉了面子,跌了份啊,就这麽一个玩意还敢告诉我费了大功夫??!!。

当时负责处理这事的助理倒没在意老板的脸色,擡个手示意保镖把卡通面具拿掉。

接下的场景让在座的几位见多识广的太子爷都惊的目瞪口呆,纪大少一脸不

敢相信:「我勒了个擦,这麽凶残,还真有脸上长阴道的人啊!」

只见那张秀美的脸上本来应该是嘴巴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类似女人阴道的肉洞,

更为夸张的是肉洞的两边还有阴唇一样的肉瓣一直连接到鼻翼(我觉得还是留着

鼻子好看点)。

助理的解说适时地开始:「我们用手术将他的牙齿和牙床完整的取出,然後

填充进新的肌肉和神经组织,并将原来的开口缩小,营造出类似女性阴道的形态,

还从他姘头的下体的阴道和阴唇移植到他身上,以求更加逼真!当然还有阴蒂,

我们用他姘头的阴蒂组织改成鼻尖替换了他原来的那个并且再次增加了敏感度。」

「这个过程非常复杂,得宜於本集团下属的生物研究所最新的人造器官技术

和高分子无痕技术,及转基因皮肤技术(参考吾栖之肤)结果非常令人满意,他

的全身皮肤都已经被替换虽然经过了大量的身体改造却不会留一点手术的痕迹,

而且非常的敏感。」这种顺带的推销比任何电影里的植入广告都高明,也让几位

大少们更是好奇。

「请看这里,助理把托架旋转了一圈,让女体的臀部展现在众人面前,原本

应该是性器的位置的现在确实光滑一片除了一个粉红的尿道口外什麽都没有,但

在尾椎的位置却长了一个尾巴样的物体正软趴趴的搭在粉嫩的菊花上。

「他的阴茎已经被切除了,所以这里除了留出尿道口外都覆盖的转基因皮肤,

但切除的阴茎并没有被遗弃。」边说着边又把女体转了回来带上一付乳胶手套小

心地翻开女体脸上的阴唇,捏住一边慢慢地揉碾,很快,女体就开始轻微的颤抖,

这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动情,就象女人被爱抚的那种感觉,而身後的那根尾巴样

物体尽然开始慢慢的勃起,一直到顶端的龟头冲出包皮怒挺向天的时候众人才看

出那是个阴茎。

「不可否认,那小子有一根很极品的家夥,所以我们用它改造了一根尾巴,

他的睾丸也被保留了下来植入臀部的皮下脂肪内,所以这个尾巴还保持着射精的

功能」

说完助理终於放开了发红的阴唇,将手指插入中间的小穴里. 四周的软肉几

乎是本能地就含紧了入侵的外物,乳白色的手指被紧紧地吸住,手指抽出时竟然

还发出了夸张的「啵」的一声。

「这个阴道是以古代花魁名器的标准设计改造的,紧窒度,包容度,吸力和

弹性都是最佳的,相比女性的阴部,男性的面部肌肉更加发达,收缩吸吮的力度

比一般的女性阴道更强,而且他的舌头经过一定的修剪後也被保留下来,在体验

阴道性交的同时使用他的人还能尝到口交的乐趣」

「本来考虑保留他的胡须充当阴道的耻毛,但胡须的硬度可能会让使用者感

到不适,所以用光子刀破坏了他下颚的毛囊细胞,就让他当一只白虎阴道吧……」

「声带被改造过,一只好狗就应该有一付能发出犬吠的声带……」

好像是在被他的话做注解一样,一阵好像幼犬般柔嫩的吠叫声从女体的喉咙

内传出,但只叫了一声就立刻停了下来,接着女体开始不安的左右摇摆头部和身

体,不是又传出几声短促的汪汪叫声,声音里充满了不安和恐惧。

吴飞的意识一直到助理的手指抽出来後才完全清醒过来,之前的吴飞最後记

忆还一直停留在不被绑在手术台上被手术刀肆意切割的时候,慢慢的那种让人痛

不欲生的疼痛感已经感觉不到了,一阵阵非常奇妙的快感从嘴巴的位置传来,好

像有个什麽东西在嘴巴搅动带了一阵阵如电流般的战栗感,知道那个东西从嘴里

被抽走吴飞的所有意思才完全清醒过来。

自己好像是趴着一个架子上,试着活动手脚,但手脚好像被固定住了一定也

没有办法移动,知道这次自己踢到铁板谁知道那个女孩子的男人有这麽大的能量

啊,回复清醒的脑袋第一时间想着开口求饶,这才发现自己的整了口腔内好像肿

了一样明显感觉舌头被紧紧的压缩口腔内只有很小的一点活动余地,嘴唇好像也

被粘在一起一样只能张开一个很小的洞可惜吸进气但像做出呼气的动作却异常的

困难,而且自己刚才想说的是「饶命……」但从喉咙里居然发出的是汪汪声音…

……他们到底对我做了什麽??

吴飞开始不安起来,擡起头恐惧的四处看去想知道自己到底在什麽地方,但

因为趴伏的姿态视线受阻只能看见面前一群人腰部以下的位置,完全看不见自己

被些什麽人围着看,努力的挣紮想站起来,但被几条皮带束缚在支架上的身体最

大只能轻微的来回摇摆,想喊救命,但好像被黏住的嘴巴只发出了类似犬吠的汪

汪声,这TM的到底是怎麽会事,吴飞的心里惊恐异常。

「这条母狗好像回复神智了,因为改造过程中的手术次数较多,怕母狗的精

神崩溃而丧失调教乐趣所以我们使用药物将他的大脑麻醉进入一种类似冬眠的状

态,一直到手术全部完成才进行药物催醒」助手的看着吴飞开始进入不安状态,

就像众人解释了情况。

「母狗??!!他们说的母狗是谁,难道是那天和我上床的那个女孩??」

吴飞提听助手的声音开始下意识的在房间里寻找那个女孩的身影,想来给这麽一

个能量大的男人送绿帽子她也肯定会很惨,但左右看去并没有发现她在房间内。

助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当然,不光是阴道可以使用,他的菊道我们也做

了改动,我们增加了肛门和直肠的敏感度,直肠也做了阴道画出来使其可以分泌

巴氏腺液也就是俗称的爱液使用时就不用担心因为干涩而不爽了」

一位大少一时脑袋有点转不过弯问了个傻问题「那他没牙怎麽吃饭啊?」助

理笑笑:「阴道能吃的的东西只有一样,那东西不需要牙齿!」虽然没明说,但

那暧昧的表情也让一屋子的男人心领神会。

不过众人也纳闷,那玩意充其量就几毫升,得吃多少才吃的饱啊?似乎早就

知道太子们的疑问,助理开始解惑:「为了避免长期少食和流食,我们对他的肠

胃进行了改造以转基因模式嵌入了食腐秃鹫的肠道基因,并且调整了胃酸的分泌,

这样完美的扩大了他的食谱,即时是喂食排泄物他也能完美的消化吸收期中的剩

余营养,但关键的量要够,」

说道这还不忘和众人开个玩笑然後接着说,「每周还有一次营养检查,缺少

什麽都会直接注射补充就可以了,另外一些阴道清洗液也可以直接灌入而不用担

心他会中毒,以保障使用时的卫生安全」

没搞清楚状态的吴飞一直在听着助理的话想弄明白他们在说什麽,是不是和

自己有关,但越听越糊涂,阴道和吃饭有什麽联系??他们到底再说谁被改造,

记得最後的记忆是在手术台上,难道他们说的是我??!!

助手来到支架的边上,把束缚住吴飞四肢的皮带解开,然後从支架上抱了起

来放倒一边的地上,吴飞下意识的想站起来,但却完全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双脚,

准头往身後看去,一阵凄惨的犬内哀鸣声一时间充斥房间内,「我的脚?我的脚

呢??!!

伸手去摸才发现手腕的位置居然是一副狗爪手却不见了踪影,下意识的举起

双手到眼前看,但只有後肢着地无法保持平衡的身体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这只

母狗还没有适应自己的新身体,这些都是正常反应」助手又开始做注解。

惊慌失措的吴飞艰难的重新以四肢着地的姿势站了起来,像正在说话的助手

扑过去撞地助手一跄踉差点摔打冲着助手疯狂的叫着「你们到底对我做了什麽,

我的手脚呢??!!!」但在周围的众人只听到一阵疯狂的吠叫声。突然一阵剧

烈的电流冲脖子上带着的项圈内传来,吴飞一下被电到在地上四肢抽搐着。

「不好意思各位,母狗还未经调教有点失控」助手很尴尬的说到,一边说一

边还不忘又捏了两下手里的遥控按钮,地上的吴飞又被电的连续痉挛了两次。助

手走到被电的四肢麻木的吴飞面前又开始接着介绍到。

「因为少爷一直喜欢养一些大型犬,所以我们对母犬的四肢也做了调整,刺

激增加了肌肉组织生长,减少了脂肪含量使其更有活力,并对四肢外形进行了调

整更符合审美不会因为残缺而丑陋。」

「後肢要比前肢稍长一些韧带也做了调整向後无法伸直最大只能和腹部保持

140度使其无法用後肢直立,向前或向左右却可以轻松的擡到腰部以上这样更

符合犬类後肢的特点。」

吴飞脑袋里完全是一片混乱的,就因为一次艳遇自己的手和脚就没有了,被

电的昏昏沈沈的脑袋里充满了懊恼和悔恨自己当初为什麽没有听父母的话洁身自

好呢,到处沾花惹草现在手脚都被人切除了以後还这麽生活,希望他们能快点把

自己放了,虽然手脚没了但至少还活着,想着自己心事的吴飞完全没有之一助理

再说些什麽,还在幻想着自己能有被释放的希望。

? ?? ?? ?? ?? ?? ?? ?? ?? ?? ? 【完】